強烈建議咖啡弄設立男性優先席



這禮拜天氣開始變冷了,讓齋主覺得或許期待已久的冬天終於要來了,但就當我等待咖啡的時候滑滑手機,看到了一篇新聞,講述著成大為了要落實性別平等所以在籃框上面寫上女性優先,並且希望這能鼓勵女同學多運動。這新聞讓我笑到發燒,這邏輯真是太神了,神到我認為只有量子電腦才有辦法了解。

最簡單的邏輯討論,到底甚麼為什麼替女性爭取權利甚至是特權時,可以用性別平等的口號來達成訴求? 這個性別平等的球場可是明明白白寫著女性優先,所以這個意思是指因為女性過度弱勢,而又因為弱勢所以沒有辦法選擇打球,或是因為身材的差異導致女性在球場上被歧視,所以沒有辦法打球,必須要靠制度上的優惠來讓女性得以有機會打球嗎? 齋主去滿是女性的咖啡弄或是米朗其喝東西或是吃飯的時候也沒有因為裡面用餐的人都是女性而獲得男性保障名額啊。

真實情況根本十萬八千里,事實上在球場上大家都希望找到會打球的女孩子,甚至很多女性也有定期運動的習慣,而他們運動的習慣如果不是與自己的姊妹一起運動,大多數男性也不會因為對方是女性而不願意一起運動,甚至常常在運動場上看到漂亮女孩參加球賽的時候,哪個男性不是瞪大眼睛看的? 單純是看漂亮嗎? 並不是,其實是因為會去打籃球的女性本來就是少數。

所以籃球場上有規定女性不能入內,或是男性優先使用嗎? 不過就是男性比較愛運動而已,並且愛運動這件事情是建立在自由的選擇上面,換言之女性選擇不運動也是一種自由,並沒有甚麼合理的理由可以支撐這樣的女性優先的場地制度,可能會有一種聲音用博愛座來相比較,但這兩者是完全不同的理論基礎。

博愛座是交通設施,可以說是民生必需,而籃球場是娛樂場所,是非必要行為,加上博愛座上面禮讓的人士,是因為在移動中的交通器具當中,以可能的推測來說,應該是身體情況比較為弱勢的人(像是老人、小孩和孕婦以及可能的傷患等等),這些人士如果在移動快速的車廂當中是很有可能受到傷害或是意外的,但當把這個邏輯套用到籃球場的時候就會變得相當不合理。

沒有人禁止女性打籃球,打籃球人數比較少不過是因為咖啡弄的女性人數比較多罷了,而博愛座的邏輯是保戶可能的弱勢。但是從事籃球運動的女性並沒有較為弱勢,保持運動規則還是可以獲得娛樂和運動健身的效果。要立下這樣女性優勢的制度,只有在法律上先證明女性的體能和智力水準不如男性的情況下才需要特別用這套制度去保護女性,但是女權主義者不會同意這樣的做法,他們不斷強調女性在各方面都不會輸給男性,但卻在球場立下這樣的規範之外,還在球場以外不斷地以同工不同酬來繼續爭取自己的利益和權力。那這套邏輯又要怎樣推演? 以下是齋主使用女權主義神打上身之後的情況。

======女權主義者的理論======
我們都活在一個父權的社會。從資本主義開始是父權,我們的老闆是父權、政治人物是父權、可口可樂是父權、麥當勞是父權甚至連咖啡也是父權(但是咖啡弄不是),說起來由於所有沒有強調是女權的東西都是屬於男人擁有的,因為制度是男人創造的、運動是男人創造的甚至連語言都是男人創造的,所以父權結構幾乎是無所不在的,父權創造了一切東西,所以女權主義者可以合理的反對任何看到的事物,連女演員主演的電影票房不好也都是父權結構的錯,由於霧霾是資本主義所造成的,所以也是父權造成的。
============================

齋主經常會經過那些在女性之間特別熱門的店家,有些是咖啡廳、有些是大創之類的店,更常見的就是藥妝店,這些店面都是以女性為消費主力的店家,經過的時候往裡面一看幾乎都是女性在大舉購物,但按照成大球場的理論,我們應該要鼓勵男性消費,更應該做的是設立男性專用快速結帳櫃台,甚至讓男性購買可以有更多折扣等等,因為這類店家並不是限制男性進入,而是商品和服務定位就比較偏向女性,就像是籃球場沒有限定男性,但男性喜歡籃球不過是自由選擇下的結果罷了,因此特別建議咖啡弄要開設男性專用席。



強烈建議咖啡弄設立男性優先席 強烈建議咖啡弄設立男性優先席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9:41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