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討厭 蠹酸齋 和 子迂 者們的一封信



齋主從沒有想過要寫這封信,或許是因為受到太多朋友的勸解和循循善誘,告訴我應該要把自己的出發點和想法適時的用簡單的方法告訴喜歡我的人和討厭我的人(:女權主義者、覺醒青年、進步青年、時代力量的支持者等等),經過很長一段的思考之後我才決定好好地把問題寫清楚。

齋主我是個善良的人(馬上你就可以在文章中看到我打自己臉),雖然很多讀者怎樣都不相信,但我確實是少見的善良人士,甚至我敢說我比大多數在網路上公開宣揚自己做善事的人來得善良很多,除了做人講誠信以外,我生活圈當中能夠幫助的人我也都盡力幫助,像是我自己經常幫助我家樓下的遊民阿姨,此外在路上看到觀光客在找路的時候我也都主動前往幫助,那可能就會有人問為什麼齋主的文章看起來這樣極端而不近人情?

誰沒有過去,在覺醒青年一詞出現之前,齋主從小就接觸這些資訊,長大以後年輕熱血救努力地去閱讀自己想要知道的東西,當然也包含了那些覺醒青年奉為必看的幾本書,像是左派經濟理論、啟蒙主義和女權主義的相關書籍,齋主我都涉獵過不少,甚至我敢說我看這些書的數量遠比我讀過的右派自由主義書籍還多,甚至到後期我已經逐漸捨棄閱讀知識類書籍,轉而閱讀經典小說,而19世紀的經典小說幾乎每一本都是講述貧富差距,很多裡面都有共產主義的思想在其中,畢竟那時工業革命的環境就是如此。

思想其實可以很簡單,也可以很複雜。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知道善惡就可以讓社會順利運作下去,也是目前社會的主要思想模式,包含了戲劇中的善惡角色、媒體的鏡頭運作甚至到視覺廣告中的暖男惡女形象等等都包含了善惡、好壞、正反等等的二元價值思想。但當我們進一步思考之後就會發現原來世界並沒那些故事裡面的那些簡單,我們看到的好人與壞人,不過是從單一視角出發的結果,當我們把視角綜合之後就發現原來這世界上沒有所謂的好人與壞人,只有因為不同角度而出現的善惡,當我們換個角色的立場之後就發現原來大家都可以是好人,一個貪污的議員立委可以是一個慈父,一個清廉無比的企業背後也可以把自己做骯髒事的公司分開,一個主張乾淨能源的咖啡店老闆,他所使用的餐具和消耗品也是用破壞環境的方式生產的。

真實地說,我們每個人既是好人也是壞人,我們不可能對所有人都那麼善良和和藹,也不可能完全表現出那邪惡冷血的一面,因為我們終究沒有辦法脫離自己的雙眼去觀看這個世界,只能盡力去完善自己想法中的漏洞和把那些禁不起考驗的原則標準逐一去除,而齋主我的文章只是盡力去做到我認為的極限,把我認為的漏洞和那些禁不起考驗的原則去除掉的結果罷了,那可能就會有人反問我為什麼我們必須接受這樣的思想?

簡單來說因為這個世界真正的運作方式從來都不會是用感情和熱血來推動,我們大多數所知道的熱血故事都是假的,美國革命不是因為英國壓迫美洲,而是因為錢財談不攏,法國革命也不是為了甚麼自由,而是資產階級不爽貴族,就算提到最具感情訴求的1917俄共革命,列寧在前後也喬了相當多的利益才促成這個革命,換句話說這世界的運作方式是冷血的經濟制度在背後默默影響著我們,有句話說得好,殺頭的生意有人做,但虧本的生意還真沒有人能做。

到底有沒有人做虧本的生意? 當然有,不過能做多久才是問題,如果我們仍是善良的,應該要去思考到自己的善良能持續多久? 或者是自己的善良又是否建立在一個善良而清淨的自我? 我們或許很多時候都自認是個善良的人,但那不過是因為我們沒有仔細看看我們的過去,以及是怎樣的資源和制度造就了我們今天的樣貌。舉例來說我們每個人都喝過咖啡,但那些咖啡豆的來源卻是大眾口中的咖啡奴工所採集的,我們手中的手機都是在中國生產,如果你知道手中的iPhone是由工作環境多麼嚴苛的富士康所生產,就不會認為自己有多善良了。

如果自己真的不像我們所想的那樣乾淨和純潔,那我們又應該如何? 其實這個問題齋主沒有辦法回答,齋主一直以來的文章都講述著所有人都不願意面對的說法,或許到現在閱讀這篇文章的你還是無法接受我的大多數想法和文章,甚至從內心深處就開始抗拒這些思想,你認為這些東西是一種邪惡而不帶感情的野蠻人思想,但其實你說的沒有錯,因為我自己也這樣認為,但我更沒有辦法反駁的是我們人類那怕登上了月球或者有了量子電腦都好,我們依然被我們的心智所掌控著,別自大地認為人類就不同於動物,我們跟培養皿中的細菌、公園尿尿的柴犬甚至是尼安德塔人沒有太大的區別,最多就是我們多會用一點點大腦,或許建立了一些文明,但別因為這些小小的成就就認為我們可能擺脫那些困鎖在我們心中的框架。

對於很多認為自己從過去的教育中解放的人來說,可能沒有辦法接受為什麼自己應該是已經突破了過去那些教材和媒體所賦予的思想內容,而自己這幾年公民覺醒之後應該已經與過去不同了,怎麼還會被齋主這樣的莫名份子痛罵,其實齋主我也並不是想要罵人,而是看到有許多光有熱血的青年抱著對社會的抱負,而唯一做的事情是跟著別人的言論走,但那些言論多半就是用口號包裝成很厲害的理論,只要稍微讀些政治經濟的書籍就可以不攻自破的種種歪理,但或許是因為過於忙碌而沒有辦法把時間撥到閱讀上,但就這樣讓自己的熱血成為他人利益的燃油,這樣好嗎?


如同我先前所說,齋主是個善良的人(雖然從根本上來說我們都茁壯於那些不善良的資源),但我使用了最不善良的方式去撰寫嘲諷性質文章來讓願意靜下心的人閱讀看看,或許從以更多元的層面來重新看看這個世界和社會是怎樣運作的,而不是從小到大那單純的善惡兩分法。
給討厭 蠹酸齋 和 子迂 者們的一封信 給討厭 蠹酸齋 和 子迂 者們的一封信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10:13 Rating: 5

4 則留言:

  1. 看到本人之前都還以為是「草莓起司蛋糕冰淇淋索尼」復出XD

    回覆刪除
  2. 用熱血拯救世界只有在日本的王道漫畫上看的到,台灣人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但是似乎僅限於認識的人!

    回覆刪除
  3. 很多時候,謝謝你幫我整理了我有感觸卻又說不出口的想法!

    回覆刪除
  4. 版主有些文章看了心裡也暖暖的:)跟許多既得利益的假右派不一樣,不管左派右派只要真的理性又有理念就值得讚賞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