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主舒暢的腎結石經驗



大概五月中的一個星期天早上,如往常一樣起了床打開電腦,與我的摯愛鍵盤進行了一些接觸,她似乎對我今天的手指特別的有感覺,我的文章打得很快也很順暢,我想多少是因為前一天晚上對於整篇文章已經構思得相當完整,打到中途我決定先去隨便吃個午餐,回來再繼續把該處理完的事情處理完。吃完飯回家卻覺得好像身體哪裡不太舒服,我猜那大概是肚子痛吧,身為一個醫生的兒子打電話回家問一問,總是得到見怪不怪的答案叫我不要太緊張,我就這樣睡了一覺到傍晚,痛覺果然消失了,果然是個普通的肚子痛,沒啥了不起的事情麻…….我當時真的這樣以為

一個禮拜以後的某一天晚上,我隱隱約約感覺到自己身體好像哪邊不太舒服,好像會從腰部開始有點壓力,我想跟上次差不多,沒啥了不起的。當時我正在玩著鬥陣特攻,畢竟朋友找我玩玩這遊戲,加上遊戲也好玩刺激自然就多玩了一下,大概到10點多的時候我發現那股壓力好像慢慢變得無法忽視,甚至有點變成所謂的痛覺。身為醫生的兒子,自然就先打電話回家請問老爹應該的情況,聽著電話中的指示敲了敲幾個部位之後,我老爹告訴我很有可能是腎結石,然後我媽在旁邊訴說著腎結石痛起來會有多痛多痛,痛到在地上打滾甚麼之類的話。很剛好我的健保卡不在身上,所以只好問問老爹我應該要怎樣做比較對,當時我的選項有三個,第一就是睡覺,賭一下明天早上會沒事,第二就是去台安醫院掛急診,打打止痛針,第三就是搭明天早上的車回家,靠老爸的技術幫我處理。這麼簡單的東西到底有甚麼好選的,當然是選擇睡覺啊。

我躺在溫暖而舒服的床上幾個小時,我發現那股感受非但沒有消去,反而感覺越來越強烈,躺到四點左右我就知道我應該是撐不下去了,但我應該不會去台安醫院付那誇張的急診自費,看來唯一的路就是回新竹找老爹打針了,不過當時也才四點,我那時心想現在需要的讓自己分點心,說不定能夠讓自己舒服一點,於是我又打開了鬥陣特攻,只不過這次我需要扛著自己的痛楚來玩,玩了一小時之後我實在太痛了,而當時我已經蹲在椅子上面玩,算算時間已經差不多該出門了,我於是開始思考該穿甚麼衣服上台鐵或是高鐵。

我穿起平時就習慣的漂亮花襯衫搭配緊身牛仔褲,套上帥氣的皮鞋,我告訴我自己就算我被抬進醫院,也要漂漂亮亮的被抬進去,走在五點多的台北街頭我忍住傷痛招了招計程車,一路直奔台北車站。這時候我內心已經在思考我到底要搭台鐵還是高鐵,情況是這兩個的時間只差30分鐘,或許高鐵轉計程車回家會快那麼一點點,但價格卻是高上不少,我最後還是選擇了高鐵,原因是因為我無法確定那30分鐘會不會我身體有甚麼意外導致我會倒在台鐵的車廂上面,同時穿得漂亮的我應該會變成史上最糗的一天。反正總而言之我最後搭上高鐵,在過程當中我已經感受到那股痛覺慢慢地延伸下去,下車以後我每走一步路對我來說都是煎熬,或許那首煎熬我在這種痛覺之下也能唱得上去。計程車運將看到穿得漂亮的我,開始跟我聊天聊地聊東西,一開始我還因為禮貌就回應幾句,還能說幾句笑話,沒想到越來越痛,到後面連司機都覺得我不太對勁問我怎麼一回事,我跟司機說我身體不舒服麻煩他開快一點,沒想到司機卻回我說要不要去醫院,我實在懶得跟他多說甚麼,就直接請他送我回家就是。

到家以後我發現我爹已經把該準備的都準備好了,真是我愛的和愛我的好爹爹,兒子這時候已經沒有任何力量再多說甚麼,沒想到我爸竟然告訴我先去把我的衣服換下來,沒有病人會穿這麼漂亮打止痛針和點滴,我一身花襯衫的任務已經結束,我換上了最居家的衣服被打了針,十分鐘以後我覺得我的人生獲得了重生,那股痛覺完全消失,而且得到從未有過的舒暢感受。若要談起那股痛的感覺,有點像是後腰有顆鋼球從內部往外硬擠,同時那個部位的下方也會有痛感,像是有錐子從裡面往前方刺,那種痛的感覺不會在一瞬間讓人受不了,但是一陣一陣的緩緩增加痛楚,逐漸的自己會慢慢的連一些簡單的動作都受不了那種劇痛。

很幸運的那種強烈的痛在幾個月之內都沒有再次發生,一方面是因為有了一些藥物讓我在症狀初期就吃,避免了很多可能的風險,但這顆石頭聽我爹爹說應該不大,不過終究像是個不定期的炸彈在我的身上,我總是會擔心何時會開始痛,加上會有些粉紅色的尿讓我知道自己有顆石頭在身上,或許有些時候尿尿會帶有灼熱感,那種不定期的尿尿風險就這樣掛在我身上,久久不去。

就在11/5的晚上,一次尿尿途中我覺得哪裡不太對,今天尿得特別痛,並且奇妙的竟然在尿尿途中停住了,我感受到自己在噴射,但是卻沒有噴射出任何的液體,同時我感受到下體有著壓力,幾秒以後一個固體射到了馬桶中,甚至還發出了清脆的聲音,當時的我只覺得好痛,也不可能把目光放到那東西上面,只能先把尿給解放完,最後這一波的粉紅色尿尿還真多,讓我頓時有一種粉紅男孩的感覺。在把粉紅處理完以後,我低下頭去看看到底是多大的石頭,用著免洗筷把那顆石頭從底部中夾起,洗了一洗之後放到我的手上,之後再想想我的陰莖大小,我突然覺得我的尿道竟然卡著這麼大的石頭在裡面,頓時之間我已經昏倒。




昏倒一秒之後我開始跟各個朋友說起這件事情,同時打電話給我的父親說明那顆長久以來的石頭終於出來了,只不過這大小有點讓人震驚,我突然意識到喝水的重要性,反正這經驗實在有點太特別,在出來的那一瞬間的感受尤其難以筆墨,如果沒有甚麼其他的痛楚的話,我倒是覺得這樣的經驗未必是甚麼壞事,不過有一次就很足夠了,現在開始每天要喝水喝到我自己崩潰才行,因為那種背痛的感受實在太過可怕了。
齋主舒暢的腎結石經驗 齋主舒暢的腎結石經驗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10:27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