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東車票、演唱會搶不到,黃牛票也不過很合理



每次遇到甚麼過年或是一些連假,各大交通樞紐就會湧入大量人潮準備返鄉去,在這些返鄉人潮當中最常塞爆的就是花東的朋友們,通常開放售票的當晚就在電腦前面搶票,如果沒有的話就要去現場塞,很多時候甚至只能看著車子就這樣開走,上面還留下不少空位。與此同時這個假日可能台北校巨蛋正在舉辦某一個巨星的演唱會,票也是被大家搶翻天,幾分鐘完售的現象也不少見,之後默默的幾小時以後就會在網路上開始賣比原價高出非常多的黃牛票,馬上就引來大量的民眾不開心,要求政府處理這類的黃牛票問題。無論是返鄉的花東車票或是黃牛票,其實問題源頭都可以一起討論。

關於花東車票,我經常思考花東的人口並沒有很多,依照幾種交通運輸的方式應該是可以順利的將流量給排解完,但為什麼總是會造就那麼多的人潮? 甚至讓那麼多的朋友買不到返鄉車票? 事實上是在開放訂票的瞬間會有許多的旅行社去訂票,但為什麼是旅行社? 因為花東本來就是觀光勝地,而連續假期不就是正好應該要去觀光的時間點嗎? 因此造就問題的不只是返鄉人潮,也包含了觀光人潮在內。旅行社會想方設法的把座位都訂完才有辦法運作它們自己的經濟模型,從這個角度上來看那些班車上面應該不會有任何空位才是,為什麼有許多花東的列車上面是帶有空位的? 那些是旅行社的空位? 還是返鄉人潮沒有及時趕到車上?台鐵有訂票機制也會有退票機制,特別的是訂票需要跟別人搶,但退票完全不需要這樣處理,加上只要在時限內把票給退完就能拿回完整的金額,因此有很多旅行社會運用這套制度去吃下可能的所有車票,然後在旅遊套裝行程賣不出去的情況下再一一退回那些車票,最後過多的車票無法在短時間之內售完,賣票的速度比不上退票的速度,就導致車子上面有許多空位,這邏輯再簡單不過。

回頭去思考如果今天沒有旅行社介入這套機制,很有可能塞爆的情況仍在,簡單說來就是平時這條線路並沒有這麼大的運輸量,連假的因素導致一時消化不了這樣的人潮也是再正常不過。思考一下旅行社為什麼會願意吃下這麼多的座位,甚至冒著有可能系統出錯退不了票的風險等等,會發現無論怎樣思考,源頭都只有一個,那就是車票太過便宜。

這邊所說的太過便宜並不是平時的車票太過便宜,而是在特殊日期的票價太過便宜,假設今天一張票賣到三四倍,需求量自然會降低,同時旅行社可能也無法投注這麼多的金額在這個有可能會賠錢的專案上面,旅行社的介入層面會降低,同時返鄉的人潮當中會有許多人可能會決定不要在熱門的時間回家,轉而去較為冷門的時段返鄉,但這種作法一定會大量的民眾罵死,會說政府搶人民的錢等等的說法,但我們轉個念頭思考一下當前的機制吧。

在電腦前面搶票需要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或許對於有時間的人來說是項值得的投資,但是對於單位時間成本較貴的人來說,把時間花在工作上面能賺得的錢比較多,那對這個人而言他會希望待在電腦搶票? 還是利用時間去賺錢,之後輕鬆的用較貴的票價保證買到他要的返鄉車票? 那問題再次出現,到底要賣到多貴才是合理的價格?

競標是個好方式,設計一套系統讓所有要買車票的人競相投錢在系統上面,系統會去排列出價格的高低,包含車次、坐票、站票甚至是複數不同班次的投注等等都可以寫在系統上面,然後一旦排名完了以後立即付款,並且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退款。為了避免弊端也保留部分現場座位供販售,如此一來人潮過多的問題就可以一一解決,而且這套系統也將能運用在其他的班次上面。

但這套系統一旦開始運作,一定會引來民眾痛罵台鐵鄙視窮人,然後就會引來另一波討論關於政府的公共設施到底是要拿來賺錢還是要拿來便利國民等等的一番討論。但很奇怪的事情是這套機制其實並不陌生,飛機票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在旅遊淡季的時候機票總是非常便宜,甚至在淡季為了要降低未來的售票風險,有些時候也會以便宜的預售方式去賣一些汪季的票,但是一旦到了甚麼節日或是熱門時期,飛機票價就會上漲,這套機制我想很多人都能理解,不知道為什麼換成台鐵就不是太多人能夠接受。馬上就會有人要反駁我了,說飛機票多半是出去旅遊,跟花東列出所面臨的返鄉問題其實不一樣,但其實這類的討論都是攸關於成本,如果今天成本過高的情況下,是否返鄉意願還是那樣高?

不管是江蕙、五月天還是張學友每次的演唱會都是大爆滿,當天會場門口會有許多的人在賣黃牛票,價格比原價高上不少,但還是會有許多粉絲牙一咬就買下去決定參加這場盛宴,但事後卻覺得自己被坑錢,上面痛罵賣黃牛票的人沒有良心。但按照經濟學來說黃牛票的存在不過是讓價格回復到正常的水平,因為一旦需求遠遠大過供給的時候,價格當然會升高,尤其是這種巨星的演唱會尤其如此。如同花東車票的情況相同,統一賣票對於單位時間較貴的人來說實在有點不公平,於是這些人可能就會在事後去選擇黃牛票,但是這不禁讓我回頭思考既然黃牛票的存在是自由經濟中的自然現象,那為什麼當初主辦單位訂立票價的時候就把價位抬高一點呢?

想想看如果今天這些演唱會的票貴一些,說不定每個人能分到的座位更大,並且能夠有更好的視聽體驗,那為什麼主辦單位不願意主辦這種高價位的演唱會呢? 這就跟這年代所建立的庶民文化有關了,隨著自由民主的發展以後,人人在制度上是平等的,透過更廣大人群的參與可以讓知名度更高,甚至新聞媒體的版面更大,透過低價位的票卷販售可以一瞬間賣完以後再透過媒體延燒,甚至讓主辦單位有一種扮演好人的感受,畢竟壞人可能會由黃牛票的販售者來扮演。並且聽完演唱會以後的感想或是照片有更多人分享在臉書或其他社群網站上面,會讓人氣更加延燒,換言之主辦單位其實是希望有更多的黃牛票商人進來搶票之後再賣出的,對他們而言一方面知道這些票真正的價值,另一方面證明自己的人氣真的很旺。

說來卻是非常的奇怪,因為台灣並不允許黃牛票的存在,警察是有在這方面努力地去抓黃牛票的,但就如我所說的黃牛票的存在不過是自由經濟中再正常不過的一環,是將價格正常反應在市場上,甚至要囤積這些票本身的金錢和時間成本都很高,怎麼能被視為是一種毫無付出的收穫呢? 不過既然法律規定不行那就不行吧,奇妙的事情是法律卻沒有規定禁止幫忙排隊或是那種預售型的黃牛票,這些嚴格說起來與黃牛票的本質沒有甚麼差異,唯一的不同點只在觀感上面,但都是屬於自由經濟機制的一部分。

無論是花東車票、演唱會門票都是如此,之所以會造成大爆滿的原因就是票價太過便宜,所以會有旅行社去吃下所有的票或是會有黃牛買下所有的門票等等都是正常行為,屬於自由經濟的一環。問題在於當這些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們要以怎樣的心態來看待? 很多人會說大家擁有的時間一樣,所以用搶票的方式最為公平,這當然非常的合理,但是對於那些時間成本比較貴的人來說他們或許就不是這樣思考,如果在這樣的思維底下,馬上就可以發現我們需要的不只是這樣的制度,或許我們應該把浮動票價的機制納入部分售價系統當中,或許能夠更完善的處理當前的問題。


關於花東車票的後續,蔡英文上台以後做了我覺得最糟糕的示範,部分列車開始販售實名制的檨票,如果是當地的居民可以用身分證直接購買車票,只要到特定的車站就可以不用排隊直接購買車票。或許有人會認為這是一個進步,但別忘了這是一個自由的國家,如果要用自己的名字才能獲得車票,那對自由的價值是一個巨大的損傷,我能理解很多居民希望能夠透過實名制來確保自己能夠獲得回家的車票,但自由的價值卻在無形中損傷了,而且就在我們反對旅行社屯票和黃牛票的過程當中,我們的自由也靜靜地被抹去了。
花東車票、演唱會搶不到,黃牛票也不過很合理 花東車票、演唱會搶不到,黃牛票也不過很合理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10:00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