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儒腐說 性與愛



曾經有個漂亮的女人告訴過我這世界上最甜蜜又殘忍的復仇方式,她告訴我一個女人如果要對一個男人復仇可以用一個非常驚奇的方式,那就是找這個男人上床,用近乎完美的性愛讓這個男人的感官完全開啟,使出混身解數讓這個仇人絕頂升天,呻吟聲響徹整個屋子,讓這個男人的身心靈都得到極度的享受,在高潮之後恢復神智,用自己的性感的內褲往自己的下體一擦,留下那道性愛的味道之後將其輕輕拋在床上,之後穿上大衣一言不發的離去,讓那件內褲當作完美性愛的見證。從此這體驗過最高等級性愛的男人,將會保存那件內褲做為此生的回憶,並且此後的所有性生活都會聯想到這一次,永遠難忘的一次。

當時聽完這個驚人的想法確實讓我震驚得不能自己,我可以想像那種場景發生在自己身上,然後當那仇視自己的女人關上門的同時,似乎代表著自己永遠也無法再與別的女人做愛,又或者是永遠只能享受次級的性愛,而那內褲應該會永遠躺在心中的某一個角落,提醒著自己是個殘缺的性功能者,因為這功能沒有辦法完整的享受或是使用。這樣想起來確實是個相當了不起的報仇方式,只不過對女人的條件要求得有點高,總之並不是所有女人都可以這樣用就是了。

關於做愛這件事情,其實從字面上就說得很清楚了,雖然從事的是性行為,但本質上是需要愛來推動性的,這話聽起來滿奇怪的,畢竟現在大部份年輕人都應該覺得性與愛是可以分開的,可惜齋主並沒有約過炮或是單純為了性而做愛過,不過身邊幾個朋友總還是有這種經驗的。據他們的說法,當高潮過後將會回歸到一種很陌生的氛圍,會不知道是否要禮貌性地抱著,或是單純的就是陌生人共睡一張床上,當雙方分開之後就會有一種莫名的寂寥,從心底湧上眉頭。

所以性愛一詞就特別有意思,到底重點是性還是愛? 齋主有個朋友曾經有個特殊經驗,就是被年輕的女房東硬上,聽說這女房東的性事技巧特別好,幾乎是無可挑剔的等級,但他從頭到尾都沒有任何享受到,或者說關於單純的性他覺得很沒有感受,沒有感情的性愛到頭來或許連性愛都稱不上,充其量只是單方面或是雙方的洩慾過程罷了,等到慾望走了,還真不知道留下了甚麼。

齋主是個潔身自愛的男人,經驗人數可以用手指頭輕易算出來,這對男人來說好像不是甚麼值得光彩的事情,不過令我驕傲的事情是我沒有過單純只有性的性愛。經歷過都是有感情成分的,而且那些成分並不低,但總是可以比較比較差異性。有些這裡好一點、有些那裏好一點,但那些似乎都不是構成真正喜好的原因,更真實的原因反而是愛的多寡,與性技巧甚麼好像真的不是太有關連性,這好像就呼應了做愛這一詞。

最完美的一次經驗其實說起來也很簡單,並沒有太多那種華麗炫技般的姿勢交疊,或許就是用真實的愛去推動所有行為,可以感受到對方觸摸自己皮膚時的情緒,也可以透過自己的小動作讓對方理解自己的心情感受,或者一個閃神的表情對方也意會到了該有的應對,雙方都為了讓對方更高興,然後有時候在過程當中的幾個甜蜜的微笑,少了性的色彩卻帶來了更多的愛。偶而給對方些喘息的時間,然後短暫的說幾句話或是輕吻,用自己的靈魂去感受對方的悸動,兩人將靈魂頻率調整至相同之後的高潮,或許是雙方都可以滿意的吧,至少我是這樣相信的,完美的性愛必須要用愛去推動,而不是性。

還記得那個所謂最甜蜜又殘忍的復仇嗎? 我不明白那樣完美的性愛要如何用實行,如果女人已經對男人除了愛以外還多了更多的恨,用愛與恨為能量的性愛是否會變得不那麼完美,又或者說就是因為不那麼完美所以才令人難忘? 說起來這種感受應該相當的奇妙,因為實行復仇計劃的女人沒有辦法知道是否成功達成自己的目標,或許瀟灑離開關上門的那一刻眼淚就流了下來,想也知道這計劃會完全失敗,因為男人將會永遠拿著那件內褲訕笑,想著有個女人想要用這種方式報仇,卻在結束之後放不下那股愛意,留下的內褲只遺了恨,而不是美好的經歷。




酸儒腐說 性與愛 酸儒腐說 性與愛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10:23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