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著正義旗幟的英雄最自私,跟著口號的暴民最無知


自由啊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

這是一篇我也不知道如何起頭的文章,自己對世界的了解雖然還很少,但我有自信跟別人比不會少,也稍微了解這個世界的運作方式,尤其是民主制度的遊戲規則也是有所了解,所有會發生的事情都多少了解,也了解為甚麼政治人物總是必須以愚笨的形象出現,在所有的感觸裡面我最最不能了解的就是那些揮舞著大旗,講著不具備任何思辨論述性的煽動語言,就會有很多群眾隨著興起跟著喊起這些所謂的正義或是諸如此類的名詞。

這社會奇妙就奇妙在這裡,當台上的人講著自己都不相信的東西,但是底下的人卻深信不疑甚至奉若神仙般地將那些句子當作聖經般對待,理應要做的追根究底在這個時間變成了一個沒有意義的事情,與其自己思考不如交給別人思考,等到拿到別人思考的答案之後再安慰自己說那也是自己思考後的答案,一切突然變得很輕鬆,反正所有的思辯過程別人都會透過沒有理論基礎的懶人包或是一些不理性的內容跟你說,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相信就好,當裡面的東西與其他人充滿理性的內容相衝突的時候,作法也很簡單,那就是拿著先前揮舞的那張大旗,可能是正義、公平、尊嚴、道德等等的說詞,讓自己呼叫更多人來一起公審這個不同意見之人。

這社會就是這麼殘酷,在這樣殘酷的氛圍當中所有人都希望能夠擁有一點溫暖的聲音,於是左派就這樣形成,而真正講求讓社會趨近於平衡的自由反而被所有人唾棄,會有人說就是太自由才導致社會這麼混亂,但當我們舉頭看看我們的民主政治,其實運作得非常有成果,民主社會就是會有各式各樣的聲音會發出,我不討厭所謂真正的左派社運人士,當年的托爾斯泰願意放棄自己的權位,支持蘇聯的知識分子很多最後都放棄的自己在資本社會中的競爭優勢而回到了他們希冀的共產社會中打拼,甚至有許許多多的社運人士都是屬於真正的左派,他們知道單純的理想性目標沒有辦法被社會接受,必須要將左派的理想化作實際可以運作的理性政策,然後當這些人士努力的奮鬥的時候,就會出現那群打著旗號的假左派領導人士告訴大眾這些人就是阻礙前進的目標,然後煽動所有的暴民去攻擊那些真正在想辦法為社會盡一分心力的人。

要知道這世界之所以會不斷的往前進,是因為我們相信人類有自由發展自我的潛能,而願意讓我們努力的原因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我們希望讓我們的下一代能夠有更好的生活,所以我們想辦法賺錢和獲取新知,又或是我們踏入未知的領域當中冒巨大的風險,原因不過就是兩個,一個就是會覺得高興而另一個就是因為有利益,而利益越大的領域越為危險,我們為什麼要努力的為自己奮鬥? 也是因為我們希望能夠在這社會上能夠得到更多更有價值的東西,然後很可惜的是那些有價值的東西多半是稀有的,而且數量不夠所有人分,所以有人分得多也有人分得少,或者是有人分得好就會有人分得差,但這社會需要建立的是一種保障所有人的努力可以有所回報的機制,最後我們確立了我們當前的制度來保障我們所擁有的私人財產,而為了害怕財富過度集中導致的戰爭和紛亂,我們創造出來言論自由和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來緩衝有可能造成的危害,言論自由是其中最有價值的產物。

但許許多多的時候言論自由並不會像我心中那般運作,假左派人士就是利用了言論自由來發表他們那些立論基礎不足又不具備思辨的煽情言論,目的是為了要累積群眾聲勢,可悲的永遠是這些群眾,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人利用得徹底,甚至很多群眾是打從心底相信這些煽情言論總有一天會帶給這個社會甚麼改變,但很可惜的事情是這些假左派人士心裡也知道這些東西是假的,他們唯一要做只有利用這些充滿理想的所謂公平正義來達到自身利益,他們可能會變得有名、變成某種社會聲音的代表,但可恥的事情是等到他有一堆加入了所謂利益集團的時候,他會用另一種姿態說明著這個生態很混濁必須要給我更多力量我才有可能改變,而其實他們不過是想要更多權力和利益罷了,而無知的群眾只能從頭到尾渴求別人能帶給他們甚麼恩惠,卻完全忘記天底下唯一能幫助自己的只有我們自己

看看那些左派人士,他們嘗試在制度裡面真正做些甚麼事情,同時讓社會上已經擁有一定優勢的人認同這樣的做法,結果這些人被直接打成混蛋,殊不知這些人才是真正為了那群無知群眾在思考的人,就算是在廣大群眾眼中無情的右派知識分子,也是有內心關於這個社會要如何繼續順利運作下去的方式,而不是單純的冷血,更不要說那些被大家以為過很爽的資本家們承受了多少經濟壓力和社會壓力,必須要每個月付出薪水和支票才有辦法讓公司存活下去。左派和右派對社會的貢獻都很多,但這些貢獻在那些無知暴民的眼中就是一種欺壓,他們寧可選擇充滿謊言的假左派來相信,直到人生的盡頭仍不後悔,這就是無知。

即便如此,我還是支持所謂的言論自由,雖然他會帶來許許多多的謊言,但我相信人有改變的可能,總有一天暴民會嘗試思考自己的論述是否完整,總有一天他們或許有那麼一點機會去看清楚那些喊口號喊得最大聲,但當真的要做些甚麼時候卻又躲在陰暗角落中裝傻的假左派英雄。


最後,我記得曾經有個老師在課堂上面跟大家說如果我們懂得社會是怎樣運作的,就會因此獲得很大的利益,但如果不懂的話也可以過得很好,懂運作之外還要懂得如何操作。當時其實我想大家也是糊里糊塗就過去了,也應該沒有想過那麼多,我已經忘了過了多久,不過現在或許我已懂了一些。
打著正義旗幟的英雄最自私,跟著口號的暴民最無知 打著正義旗幟的英雄最自私,跟著口號的暴民最無知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8:43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