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覺醒青年的共產幽靈一直都徘徊著

 

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會把覺醒青年跟左派深深的掛鉤在一起,或許是因為我認識那些自稱是覺醒青年的人都徹底的左派,都伸張他們所認為的正義和公平,也或許因為他們平時都在外面受風吹雨打,所以書讀得少了一些,對於政治經濟的書也可能因為涉及的比較少,多半的資源都是從網路上整理的懶人包或是情緒性文章中的少許知識來補充,於是經常就可以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言論或是資料在這些人的頁面上分享。

請慎點,這個東西非常傷眼
http://non-mainstream-research.blogspot.tw/2014/06/qa.html

維納斯計畫是前幾天有個朋友轉發給我的,我先前就在臉書上面看過很多朋友好像多多少少都看過這個,或者是有談論過這個我不知道該怎樣評價的計畫,由於這個計劃實在有點長加上有點愚蠢,所以我不如就簡單替各位介紹一下這無知的計畫。簡單來說這計劃就是說人類已經走到文明的盡頭,我們對於金錢的渴望已經讓我們失去了對於世界的平衡。我們所運用的經濟體系讓我們大家都過得很不開心,不如就把金錢取消吧,汙染也嚴重到我們人類幾乎沒有辦法生存了,人口的負擔可能已經讓這個地球失去了自我調節的機制,機器人即將搶走我們大家的工作,資源實在是太難分配了,我們應該要用更聰明的方法來分配我們的資源,建議大家使用一套電腦來分配我們所擁有的資源。

大致上的情況就是這樣,我仔細想了一想,這他媽不就是共產主義嗎? 共產主義講求大家都有一定程度的生存資源,在馬克斯的理想當中認為每個人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我們這裡談的共產主義不是馬克思那套根本就沒有運作過的共產主義,談現實面的列寧主義吧,要擁有分配資源的權力本身就需要強大的力量來支撐,就會變成中心化的政府,而這個政府本身會有他的想法和拘束,因此馬克思認為的自由世界當然就無法達成,因為當個人自由與政府意志相左的時候系統就會出現矛盾,最後在集體利益大於個人利益的情況下,個人自由將大幅度的抹煞,不過neo-共產主義通常會說我們不如把東西交給電腦處理吧。

首先我們來談談甚麼叫做自由經濟。我們進入一間商店,想要買一隻鉛筆,但是眼前的鉛筆有數十種,有紅色、綠色或是覺醒青年logo的鉛筆,於是我們選擇了一個在我們中心覺得最划算的一支鉛筆,他可能是最便宜的也有可能是冷門但是比較貴的,然後我們把鉛筆拿給店員結帳,這個店員領個最低時薪在結帳,鉛筆不知道是誰製造的,但那個製造的人一定也是看著成本挑自己覺得最划算的材料來製作,最後到我們眼前才有辦法買,在購買完以後我們去ATM看看這個月的薪水進來沒有,在確認進帳之後開心地回家。這就是自由經濟,當我們挑選一支自己最喜歡鉛筆的同時,我們就在無形當中壓迫自己,因為當我們選擇那支鉛筆的同時,勢必代表那家鉛筆的老闆賺得一定比別人少,然後這個老闆因為利潤少而有優勢,賺到的錢自己就不多,但他依然要消費,在整體系統當中我們卻無形當中讓自己的薪水變低了,這就是所有人都在剝削所有人的道理,但這套系統要成立的前提是,我們必須要有一套計算的單位,這個單位就是我們人類發明的東西當中最自由平等的產物,那就是錢。

無論是凱因斯還是海耶克又或是在那之後的傅利曼都無法說出自由經濟的壞處,在市場機制的運作之下,我們雖然每個人都受這意志所制抑,但同時我們也因此從中得到了好處。當一件事情有經濟利益的時候就會有人主動去執行,但是當一件事情沒有經濟意義但是有選票的時候也會有人去執行,在自由經濟的過程當中,我們透過自由平等的錢和言論自由的民主政治獲得了一定程度的平衡,那怕是金錢系統或是環保等等問題都在這裡獲得一定程度的改善。

同時在自由經濟的運作之下,機器人不可能讓人類大規模失業,因為機器人的設計本身需要人力去規劃,在經濟利益計算之下,會去衡量到底要用人力還是機器,改用機器的瞬間會有人失業,但是這些失業的人會在市場的另外一端找到新的工作,除非他不肯學習新的工作方式,不然這個民主機制的運作之下,至少還有一張選票去維護自己的權益,關於機器人會取代人力這個老命題和爛問題,我已經討論過很多次了,有興趣的看這影片。




再來就是最蠢的中心化思想,過去蘇聯使用的方式是用政府來處理,政府裡面聚集了大量聰明的天才,開始在計算一年要生產多少雙鞋子、多少件大衣等等的數學,然後經過幾年之後卻發現這套系統根本就無法使用,因為有些數量根本是計算不出來的,也不像自由經濟系統可以有各種形狀和顏色的變化,中心化的數量計算讓所有人都失去了選擇的自由。所以現代共產主義者就會說我們拿電腦來計算就可以了,把所有經濟數字都輸入到電腦裡面去這樣就可以有更正確的答案,這是以前做不到的事情啊,但這群腦弱都忘記了到底這套系統或是程式碼要由哪個學者的學說來建立,或是要由哪一家公司承包撰寫,甚至是要由誰來負責維護和修理,在無法避開這些東西的情況下,這套系統怎麼可能會按照大家心裡所想的那樣完美的分配資源或是計算要有幾雙鞋子呢?


雖然已經罵得差不多了,但是我知道還是會有許多知識匱乏的人去期許烏托邦能夠誕生,但是這世界上是不可能會有那樣的世界,我們從出生開始對世界的認知就是我們的記憶,我們會對照顧我們的人有感情,對我們生長的土地有感情,對我們所信奉的宗教有感情,我們經常會做很多自己都不了解的事情,連我們自己或是最心愛的人都不可能真正了解自己了,怎麼可能把這個自由的機會送給更大的中心化思想呢? 每當我看到有覺醒青年在那邊談左派理想的時候,我就會想到他們心中那個巨大無比的正義,在實行完他們所要的正義之後,就會來決定我明天的午餐該吃甚麼才符合正義,在我根本不喜歡的情況之下,這些左派青年還是會硬塞給我吃下去的。
左派覺醒青年的共產幽靈一直都徘徊著 左派覺醒青年的共產幽靈一直都徘徊著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10:44 Rating: 5

1 則留言:

  1. 除了本篇所提的之外,只要以物易物的根本渴望跟需求還存在,那個系統其實也沒有辦法改變人類累積"財富"備用的天性,只是那個財富的計量單位變成另外一種而已。另外就是如果真的作到努力(或才能差異)也不會影響報償的時候,要嘛就是推動大家努力的誘因變得很薄弱,要嘛就是成果是很奇怪的;因為成果之間的競爭性被拿掉......

    在那個網頁提到的,"人能不能因此快樂一點?",是啦,給一個好像正當的偽理由去抽掉競爭壓力是會讓你快樂一點,不過整個世界的自發性進展會緩慢很多,除非那個系統本身近似一個宗教,讓人利用類似信仰的方式去奉獻自我(?),不過肯定同樣也沒辦法對所有人有效。
    競爭這個東西很微妙,互相想取代既有市場地位的這個動作,同時是人類最大的痛苦跟最大的進步來源。要快樂一點的話,好好審視自己的比較心,不要太人云亦云會讓人舒服很多,人心眼一小,開始想比東比西太過頭的時候,其實根本比不完,而且大多快樂不起來。

    自由經濟確實有它被大家所看到的缺點,但是光是"當一件事情有經濟利益的時候就會有人主動去執行"這一個對需求自動補位的趨力,就比他的害處還要有重要性了,自由經濟的缺點是不斷的競爭的盡頭存在過度競爭到錯誤的極限,比較慘的一種就像黑心食品等等,所以法令或第三方的把守者還真的不能睡著,讓大家能留在正確的範圍內競爭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