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居住正義看一個公民老師的知識匱乏


黃益中,這個人是誰說實在的我還真不知道,甚至連聽都沒有聽過,前幾天一個朋友丟給我一個TED的演講,我看完以後我知道原來TED的演講裡面原來也有這麼知識匱乏和沒有內容,單純就是討論所謂的情緒發言,滿滿充斥的無知言論讓我實在是有點憤怒,更令我傻眼的事情是他是一個公民老師,卻沒有任何政治經濟學的基礎知識,只在檯面上罵炒房罵房地產價格過高,腦袋思辨能力不足,竟然還敢用思辨作為自己的開頭。





  說起來也實在有趣,關於他在TED裡面的演講我大概用一段文字就可以輕鬆說明完了,簡單來說他在台上先說台灣的所得稅是多少,依照所得收入的不同會有5%~40%不同的水準,於是他就向台下的人說做房地產的人只要1.2%,然後炒房賣房根本不算是甚麼工作,只要用錢買一棟房子之後等幾年就可以賣掉賺很多錢,這根本就是不勞而獲。再來他談到台北市的房價被吵得太高,導致大家都買不起房,這根本就不符合居住正義。最後他談到平等問題,他覺得有人生下來就金湯匙有些人就很窮,這也不平等。總而言之大概就這三個點,他也可以扯13分鐘真不容易,而且邏輯不通、腦袋思辨能力不足,竟然還敢用思辨作為自己的開頭。

我們先聊聊這世界上的自由經濟是怎樣運作的,就是我們手裡的錢一律平等,錢不會認任何人為主人,他是自由且流動的價值,無論你是靠勞動收入、資本所得或是其他任何不違法的方式獲得的錢就是錢,沒有區別,只要你能養活自己收支平衡或是讓自己過得開心就好,自由經濟的立論建立在自由意志之上,只要你想做的事情不違法,那就是法律允許並同意的行為,所以無論是工作或是炒房都只是養活自己的手段而已,這一點都不奇怪也沒甚麼好辯論的。這邊他特地提到炒房的稅比較低,而工作的所得稅比較高,但他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沒有人一開始可以炒房,所有有錢人都是從打零工的勞動收入開始的,這些錢都要經過所得稅這一關,也就是說那怕最後拿來炒房的錢稅率比較低,但他的源頭卻是從原本的勞動收入來的(這裡要罵我請先去看過自私的基因),那這樣又有那裡不公平或是不正義呢?再者投資房地產並非如帳面上的那樣輕鬆自在,所有的投資都有風險,在那個決定投資的時間點上來思考,沒有人會知道自己會賺還是會賠,我們不能由最後的結果來評斷他是否好賺,因為這樣會陷入一個生存者偏差(如果你不懂生存者偏差,我建議你們去多讀讀書,別整天看一堆劣質的網路文章),然後就可以知道原來思辯是可以這麼廉價的東西。

所以房地產的稅收問題解決了,我們接著來談房價為什麼會這麼高,這問題其實一點也不難懂,台灣房價開始變高大概是這十五年之間的事情,差不多是2000年之後開始的,這個時間點代表甚麼呢? 代表台灣經濟大幅起飛的時間點結束了,因為整體經濟水準已經步入非常進步的地方,能夠繼續發展的水平不多,所以整個社會會趨向保守,過去那些投進去就可以賺錢的產業慢慢消失了,股市也不再是甚麼一萬二,於是過去那些熱錢就湧入了比較保守投資標的,也就是今天所談到的房地產產業,換言之台灣的房地產之所以會升高是因為台灣的經濟水準高所帶來的必然趨勢,並不是哪個政黨在炒房或是哪個企業在炒房,能夠作過去那些好賺的行業,怎麼會有企業要做房地產的這種投資週期比較久的行業呢? 思辯這件事情不是隨便說說就可以做到的,還是要多讀一點書才可以。

然後我們來談談甚麼叫做平等,所謂的平等並不是讓每個人都過著一樣的生活,而是建立在自由意志之上的選擇平等,我們的意志是自由的,我們可以選擇各式各樣的生活可以過,法律會對我們一視同仁,並不會因為我們的種族、語言或是性別而有差別待遇,但是有著無限選擇自由的我們並不是代表著我們想過怎樣的生活都可以過,我們會有各式各樣的限制,有些可能是天生體能上的也有些是後天資本上的差異讓我們的沒有辦法完全得到我們想要的,但我們擁有選擇的自由,今天手裡有一千萬元,你可以把這筆錢拿去付房屋的款項、買兩百五白萬的跑車或是一台一千萬的轎車甚至你要去夜店把這一千萬元在一天之內花掉都可以,這就是選擇的自由,我們手中的金錢和我們的意志結合在自由政治經濟當中,平等不代表我們就應該過著每一個人都一樣的生活。

最後,我們來聊聊甚麼叫做居住正義,在聊居住正義之前先談談甚麼叫做正義,但很明顯的我們也沒有辦法定義甚麼叫做正義,不過我有一個非常接近正義的答案,這答案是

巴斯夏的說法:「在沒有辦法定義正義的情況下,法律存在的價值就是逐漸去除掉那些我們認為不正義的事情,雖然我們終究沒有辦法知道正義是甚麼,但這樣做的結果會讓我們逐漸往正義靠近。」

為什麼民主社會讓每個人手中都有一票,那怕是再窮的人都有,因為那是窮人手上最有的價值的東西,因為手裡的這張票,所以會有那些擁有權勢的人為了討好你而作出對你有利的決策和政策。所以這社會終究不會讓所有人太窮,至少都會有個可以住的地方,哪怕只是租屋都行。居住正義這一詞彙雖然根本攏統,但要我來說就是依照民主制度之下所有人都有可以住的地方,而不是所有人都買得起房子,買不買得起房子是個人的事情,但這社會並沒有阻斷任何人買房子的制度,追求幸福的權利還是擁有的。

思辨是不容易的,不要拿口號來麻醉自己是個懂得思辨的人,因為思辨需要的知識很多,不是隨便看看幾個網路的文章或是講者就可以真的懂得甚麼,看著情緒性的發言很得大家的心當然很好,問題是當這些人腦袋也沒裝甚麼真正有用的東西而只是單純抱怨的時候,你不會看到自己的愚蠢替這些人製造了多少利益,同時我也想到大約在五十年前,中國好像也有過居住正義團體,當時別人都稱呼他們叫做紅衛兵。



從居住正義看一個公民老師的知識匱乏 從居住正義看一個公民老師的知識匱乏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9:06 Rating: 5

5 則留言:

  1. 妳的邏輯也是胡說八道,如果這個社會沒有阻斷人買房子,那誰來限制含金湯匙出生的人買房子呢?如果不限制這種人,窮人還買的到房子嗎?

    回覆刪除
  2. 從邏輯來看===> 窮人買不到房子是因為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把房子買光(????
    你確定這樣對嗎?

    回覆刪除
  3. 你有沒有查過資料?你知道現代買得起房的集中在哪些人?這跟現代社會的薪資結構分配沒有關係嗎?這又跟財產的代間流動有沒有關係?

    你知不知道台灣現在的經濟環境面臨什麼樣的困境?普通受薪階級(尤其是較低薪的服務業、勞力產業)老老實實工作個幾十年也不值得、不配擁有自己的房產嗎?偏偏社會上人數佔最多的就是受薪階級。為什麼非得有租的就該滿足?一輩子要看房東臉色?

    這已經不是只有租房或買房這麼簡單的 能力-需求 分配問題而已。
    食、衣、住、行都是最基本的民生需求,當市場物價不停飛漲,而收薪階級收入卻不見起色,
    人民的生活品質,因為付掉房價、租金以及一般生活開銷而被壓縮得苦不堪言,他們沒想過要存錢嗎?他們沒想過以後老了要怎麼養活自己嗎?他們沒有親人要養了?所以,投資管道有這麼多,既然是會威脅到人民生活利益的,特別是涉及人民“基本生活需求”的,難道不應該受到管制與監督嗎?

    難道說食物漲價了,人就可以不用吃?衣服漲價了,人就可以不用穿?房屋漲價了,人就可以不用住?

    像你這種人永遠只會嚷嚷著,自由市場沒人阻止你賺錢、房子至少有得租就符合居住正義囉、存不存到錢買不買房是個人選擇等等。卻完全看不到這些民怨集結的社會現象背後存在的問題,整天只會把自由經濟掛在嘴邊,在完全自由經濟體下的社會就是弱肉強食,富者越富、窮者越窮的馬太效應,查一查調查跟研究你就可以發現現代全球經濟流動的趨勢已經可以證明這點,在這個贏者全拿的體系當中,如果政府對這些佔據基本民生物資進行炒作的人還視而不見,那我倒是不知道政府為人民存在的價值意義實現在哪裡?

    依照你的觀點,若法律上沒規定反壟斷物資,商人壟斷或囤積物資、聯合漲價,也都沒做錯啊,每個人都可以當商人、都可以做生意啊,“所以無論是工作或是炒房都只是養活自己的手段而已”!?

    現在社會中還存在著許多問題,其中之一就是有權有勢者利用既有的優勢或代間轉移來繼續維持著他們在社會上保有的既得利益,而且當獲取利益的機會只對內部人而不對外來者開放的時候,你覺得社會所賦予所有人的機會是真正公平的嗎?

    法律是活的,是為了不斷適應社會及時代的變遷而變動或創設出來的,當現代社會人民開始有這樣的聲音,我們就必須去正視,因為現下的社會脈絡就是存在這樣的問題,並且我們必須從中設法獲得解決。請好好想想你自己說的“生存者偏差”,如果用某些人(EX:有錢人、既得利益者)的角度看待這種事,那麼的確容易把賺錢買房租房炒房等等所衍生出的問題都視為”不是問題“!

    最後,影片中的人他帶出這樣一個問題去討論,自然有他的評判視角,但就是這樣帶出更多人的討論,讓社會議題徹底被審視、評判、溝通、妥協,如此一來不僅個人能夠打開視野,甚至還進一步帶動政策或立法的功效,這不過就是公民社會所賦予每個人的參與權利以及其所存在的意義(就像你能評判他、我能評判你一樣,而我的一番話別人也能評判一樣,但當然沒有人是不主觀地看待這些事物的)。

    回覆刪除
  4. 在說別人情緒性發言時,自己卻一直情緒性發言

    整篇就是知識不夠的人些出來的文章.....

    回覆刪除
  5. 有"兩個家庭",他們"都有工作",而經濟支柱分別為"電子廠作業員"跟某公司區經理,他們"都有收入","都有小孩"要養...超公平...沒接觸社會不要寫文章給人笑...不用在意我...我智商比你低太多了...繼續作夢吧天才!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