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妓回憶錄 重新細嚐女人的愛



我記得多年以前曾經看過一次藝妓回憶錄,那時我並沒有用非常感受性的方式去感受這個故事,而是用比較廣的方式去思考這個故事,包含羅伯馬歇本來就是我最愛的歌舞片導演之一,他的芝加哥跟華麗年代是我心中非常優秀的電影,因此我確實忽略了很多感受,這次有個朋友推薦我單純用我這陣子比較柔順的感受性再看一次,應該會有很多不一樣的感受,其實在看完當下我的腦中有了諸多難解的心思,我重新細嚐了女人的愛是甚麼。

這部片恐怕很多朋友都已經看過了,我也不多防雷,直接討論劇情所表達的事物,這故事有個很簡單的開頭,和一個所有人都熟悉的弱勢女孩為了要替家裡還債而被賣掉的故事,談起來真是老套,但很多時候當轉個心念從這個女孩的角度看一下故事,就會覺得十分不同。小女孩被當成財富送到了大城市,當他第一眼看像屋頂的彼端,那或許是她第一次感受世界的大,也或許是他初次知道自己可以有這樣的舞台。有意思的事情是藝伎回憶錄在我看來似乎不是關於藝伎的故事,更接近於是每個女人的故事,有些女子在年少時或許對著鏡子端詳自己的樣貌,或許結果讓自己滿意,也或許結果讓自己不滿意,但那些結果都會讓自己在這個世界的定位有所不同,很多女子在很年輕的時候就知道自己的武器在於自己的美貌,於是她們使用了這項資本讓自己更為茁壯,在她認定的舞台上面盡情歌舞。

這個舞台看起來很大但其實很小,當在一片芸芸眾女當中總會有幾個是特別不同的,可能是面容姣好也有可能是腦筋特別好使,又或者是一種無可替代性質的魅力都好,當這些與眾不同的女人踏上台階,在大燈的炙熱聚焦下,世界突然變得小了起來,那看似可以容納數萬人的舞台,現在好像三個人都嫌有點太擁擠,誰也不肯讓給誰多些空間或是位置,其實怕得不是甚麼貧窮或是重回黑暗,而是慢慢的喜歡上那舞台上的溫度,以及習慣了看著世界繞著自己旋轉,男人覬覦自己的價值,其他女人忌妒自己的恨意,舞台上的女人吸食這些毒品愉悅著。

舞台上的空間真的不大,光靠女人自己的力量根本站不穩也不踏實,於是女人們開始尋求其他力量讓自己有一席之地,她看向了階梯旁邊那些站不上舞台的女子,將自己充滿權力的手伸向了她們,於是在利益的結合之下她們有了更多的共同利益,同時另一隻手伸向了有權有勢的男人們,表達自己希望擁有的事務和願望,用她們擅長的方式去說服失去控制的男人們。舞台瞬間變得更小了,那個本來就很狹小的空間因為各方勢力的角逐,塞得一絲一毫的喘息都不容存在,但那幾個希望站穩的女人依然站得挺立且怡然自在,她們欺騙了自己這是對自己最舒服的姿態,就像她們欺騙自己無法擁有愛情一樣。

愛,愛呢? 在政治上的女人告訴自己只有利益,無法擁有真正的感情,在利益前面所有的感情都應該犧牲,畢竟感情會讓自己在舞台上的自己失了平衡和權衡,她們隱忍不說自己的所想,將那些內心的渴望化作小絲巾,收到自己化妝檯的一扇小抽屜,悉心的藏在胭脂盒下,每當妝容自己時那股甜甜的滋味從鼻息之間流過,回過神來一個厭惡的男人正用著自己最嫌棄的眼神盯著自己瞧,女人從那眼神當中看出了那厭惡男人心中的渴望,無非就是利益與性愛,女人在心中算了一筆帳,然後扮演了對自己有利的角色,過程中依舊牽掛的,或許是那胭脂盒下的小絲巾。

對這類女人來說,她們在舞台上打滾許久,她們能夠講出連自己都不相信的話也可以做出自己所討厭的事情,並且都掩飾得近乎完美,沒有人可以知道她們面容下藏了甚麼心事,但當與小絲巾有關的人之時,她們那眼神竟一絲閃過動搖和脆弱,宛若當年看著舞台的小女孩,那絲巾喚起了最本能的情感,小女孩奮力維持冷峻的容顏,做著平時長袖善舞的八面玲瓏,但內心的天平傾斜了,原來平衡的自己竟然開始晃動,小女孩告訴自己恢復自己應該要有的樣子,於是當她失去平衡的一瞬間,另一個女人踏上了小女孩的領地,用最侵略的眼神告訴小女孩這殘酷的事實,小女孩瞬間恢復成那個成熟女人,然後告訴自己那胭脂盒下的小絲巾,是一個要好好悉心對待的價值,但只有在自己有價值的情況下,那小絲巾才有價值。


承諾,或許更明確的說「心中的承諾」是這類女人唯一能表達情感的方式,她們知道唯有自己將秘密藏得越深,而自己在無形當中做得越多,才是真正的情感,因為有誰會相信能歌善舞的自己呢? 於是在胭脂盒下面多藏了一個小女孩,她正細細保護著自己僅剩的自我,並在心中期許著有一天可以光明正大地拿起這絲巾,將其圍在自己身上或是繫在手上,那怕放進小包帶出門也好,都是一個難以想像的奢望。但當這女人真正愛上之時,她會牽著小女孩的手,雀躍的跑向那絲巾的主人,親口說出那心中長久以來的承諾,小女孩笑笑的消失了,而女人的形貌也分不清了。
藝妓回憶錄 重新細嚐女人的愛 藝妓回憶錄 重新細嚐女人的愛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8:04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