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儒腐說:沉默的罪責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是米蘭昆德拉的名作之一,書中主角托馬斯身處集權的捷克共產政權當中,而這政權正嘗試迫害政治犯,托馬斯是一個自由主義知識分子,因此他被一個雜誌編輯要求簽字力挺政治犯,托馬斯相當不以為然,因為他覺得就算他開口也不會改變甚麼,那又何必冒這個大風險來簽名? 該名編輯回答確實無法影響甚麼,但這份聲明書可以讓全部的人知道還是有人擁有勇氣,那怕甚麼都沒有改變,只要擁有勇氣就可以擁有希望。

上禮拜我稍微聊了一聊社會的虛偽,這一星期多以來其實我有著很深很深的感觸,因為上週那幾篇展覽和藝術類的文章讓我增加了一點人氣,但那又如何呢? 我真正感觸的是這個社會中人,明明每一個人都知道潛規則,但因為利益和結構關係,在聽到這些潛規則的時候,每個人表面上都要裝著似乎自己從來不知道這件事情,但私下討論的時候總是非常的踴躍。

每當有著漂亮女人的地方就是會有著一些不知是真還是假的傳言,像是這女的其實就是整天陪著上司或是老闆睡覺,靠著睡覺來獲得上位的機會,那怕這些傳言都是真的,博取機會也是真的,但當公開討論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所有人還是要裝得一副驚為天人的樣子,好像先前私下討論的八卦從來不存在,好像從來沒有人會勇敢說出那些不能說的話。

潛規則真的到處都有,像是女明星要陪老闆或是導演睡覺、學校老師明明就用參考書在上課、長官視察就要鋤草刷油漆甚至是其實速食店的垃圾分類其實是做假的,大家都還是要假裝這件事情好像不存在。那下一個問題又來了,為什麼大家要假裝自己不知道這件事情呢? 似乎跟傳統道德教育有關,感覺自己如果知道一些髒的事情而不說,就變成十惡不赦的共犯了,而其實總的來說知情不報確實在道德教育上說不過去,絕對的說不過去。

我們的社會從小開始就沒有嘗試鼓勵小孩子勇敢說出實話,從學校裡面開始,勇敢指出他人問題的人會遭受排擠,小朋友相處從不告訴對方到底缺點是甚麼,因為一切要以和為貴,在路上看到有人吵鬧的時候媽媽總是會教導不要多管閒事,長大了在排隊看到有人硬生生插隊的時候還是選擇悶不吭聲,我們就是在這種要求所有人沉默以對的文化中成長,對於這樣的氛圍,能夠私下勇敢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人了。

確實會害怕說出口之後所帶來的後果,有時候是友情的裂痕、愛情的粉碎、工作的危機、他人厭惡的眼光又或者是壞了皇城內的和諧,聽起來這些後果都是我們不願意面對或是想像的,但更進一步的其實我們都希望其他人能夠勇敢的說出口,當他們勇敢說出口的時候,我們總是會在心中默默地替他們加油,但真的要承擔甚麼政治責任或是風險的時候,最好永遠不要有我,這就是台灣的現況,總是希望別人替自己爭取甚麼,但自己永遠不敢付出一些風險去爭取。但說到底我敢出來講這些話也不過是因為我不在圈內,沒有甚麼利害關係所以才敢這樣說,我真的不敢保證如果我在圈內之時,是否還會選擇同樣的答案。

當我們看著日本的動漫主角在舞台上打鬥的時候,可曾想過多半這些主角所擁有的特質當中,最珍貴的就是勇氣,他們很勇敢的說出自己想要成為海賊王或是火影,勇敢地指出事情的真相,毫不畏懼的往前衝,在看戲劇或是電影的同時,我們又可曾看看鏡中的自己呢?



酸儒腐說:沉默的罪責 酸儒腐說:沉默的罪責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11:07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