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餐桌時間是教養的核心


前幾天看到一個小男孩和小女孩在捷運裡面玩著龍捲風遊戲,你一定會想要問甚麼是龍捲風遊戲,簡單說來就是利用捷運裡面的柱子進行旋轉與跳躍的活動,其畫面之張力讓我久久難以忘懷,所以就當場把這件偉大的體操表演給拍下來,同時當然爾所有的乘客都像我一樣傻眼,竟然有爸爸可以允許小孩子在捷運裡面做出這樣探究人類體能極限的運動,我頓時感到傷心,家教真的影響了我們的一生。

其實當我們去看網路上的常常在討論的家庭問題就會發現其實問題都來自於餐桌,像是這幾個問題都常常在網路上面看到有網友發問

男友媽媽叫我吃我最不喜歡的菜該怎麼辦?
下禮拜要去見女友的爸媽,要帶禮物嗎?
到男友家裡吃飯,應該要主動洗碗嗎?

我常常都會手癢想要回些真正難聽的話,但想想有些社群還是不太能夠接受實話,很多時候就這樣算了,不過這是在我自己的部落格上面,我想我說些東西應該還是沒問題的。其實這類問題的根源就是家庭教育是否充足,從小成長的經歷當中有沒有經常全家聚在一起吃飯,舉我自己為例吧,我父親從小就嚴格要求我吃飯必須在餐桌上面吃,想必餐桌是沒有電視,是必須要專心面對父親和母親的對話的,在這個年代當然也不會允許邊吃飯邊用手機,在吃飯的過程當中的規矩也是莫名其妙的一堆,像是坐姿、手該放哪裡等等,但這些規矩確實在我長大以後的人生幫助了我很多,尤其是之後跟很多長輩吃飯,或是跟一些重要人士吃飯的時候這些禮儀和規矩都在無形當中幫了我不少。除了自己家庭的吃飯以外,若是父母帶著我去到別人家作客吃飯的時刻,有些場合會有多個家庭,彼此都會帶禮物或是相互寒暄,或許就是那些時機點可以知道哪些忙應該要幫,哪些忙則不屬於客人應該要做的事情,當然這些禮貌也包含去別人家裡應該要帶甚麼樣的禮物比較合適,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學會的東西。

長大以後這套無形的價值觀早就被深深的寫在我的人生當中,我吃飯的時候都無法離開那套早就被訓練得爐火純青的禮貌,也因此很多時候都會默默地用這些標準去評量我身邊的人。我記得多年前曾經有一個很多人的聚會,我記得那次聚會我是總召,聚會的內容是找一間合菜吃,聽起來真的很普通,但我記得當第一道菜上菜之後,全部的男生搶著動筷子把那一盤菜全部都夾光了,留下傻眼的幾個女孩子和還沒吃到東西的我,但在那當下我是真的很傻眼的,畢竟我可能從來沒有遇過這種情況,後來相處久了我就多明白了些甚麼。這套價值觀也會拿來看待一些女孩子,說起來真的有些不好,但是有些時候我會遇到一些吃相不好看但他自己卻不知道的漂亮女孩,很多時候話都在心裏打滾,思索著是否應該說出口,出了口傷人,但不說出口是不是反而害了人家? 就這樣經過了許多年,許多話也慢慢習慣不說出口,但心裡怎麼想都有底,每個人都是這樣的。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就是這樣,我們當暗自在心中替對方打分數,或許這分數別人永遠不會知道,但分數就是在那邊。在先前提到那些問題的處理上,如果真的要給一些建議或是方式,就回去問問自己所經歷過的生命經驗吧,如果生命經驗告訴自己現在應該要去洗碗就去洗,如果告訴自己應該要帶兩瓶烈酒去對方家就帶,如果那些經驗告訴自己甚麼事情都不要做,或許不要做就是最好的,我之所以會這樣說是因為這世界很殘酷,我們通常吸引到的對象,通常都跟我們家庭的背景差不了多少,那種偶像劇或是童話裡面的富二代愛上普通女孩,機率差不多等同於威力彩的等級,大多數的情況就是藍領跟藍領、白領跟白領、天龍與天龍之間的關係,我相信當然有所謂的例外存在,但如果那個例外存在的同時,你會擔心的不是甚麼要帶甚麼禮物,而是自己配不配得上對方,那才會是大問題,雖然台灣是個平等和沒有貴族文化的社會,但整體的階級並不會因為這樣就不存在,階級無所不在。

或許有一天我們到任何一個咖啡廳的時候,看看身邊的父母身邊的小孩子們,到底是有教養的坐好還是胡鬧的在大庭廣眾之下亂跑亂叫,而爸媽似乎當作沒有這回事,難聽的說這就是家庭價值沒有建立,整個家只建立了生小孩和爸媽之間的性愛關係,沒有想過要為這個下一代多想一下多付出一點。我到今天都深深記住我父親告訴我的話「小孩子哪怕長到多大,哪怕已經成年,在外面丟臉的同時,都是丟家裡的臉,當然也是丟父母的臉。」



家庭餐桌時間是教養的核心 家庭餐桌時間是教養的核心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10:24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