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儒腐說:虛偽的社會



站在這夏日的台北十字路口,尤其是那種超過100秒的路口,那怕吹來一些涼風,那些涼風也早已被太陽燻成了一陣焚風,所有等待紅燈的你你我我,都被這陣風給難過了一下,但我卻看到一個六歲的小女孩,被這陣熱風拂過的時候,他擺出了一個很不開心的表情,之後向爸爸說自己很熱很不舒服,溫柔的爸爸安撫他說很快就可以走到陰涼處,走過炎熱的斑馬線之後,我看到小女孩露出了天真無邪的笑容,或許真的喚醒了我一些事情。

前陣子有個朋友很嚴正地告訴我說我將會是個失敗的冒險者
原因是因為我沒有辦法真正虛偽的對待一個人
對人太過於誠實,最後將導致自己失敗。

或許他說的真的是對的,而且很對。我依然記得小時候因為說謊而被我父母斥責的畫面,我依然記得小時候我被限制一天只能看一小時的電視,可怕的事情是當一小時計時到的時候,我會自己主動把電視關掉,想來或許我這不會轉彎的腦袋就是在那個時候養成的,長大以後我總是有話直說,常常在莫名的情況之下就得罪了其他人,同時更令我煩惱的事情是當我稱讚女孩子漂亮的時候,他們總是覺得我講話不誠懇,似乎太過誠實對一個人來說好像一點好處都沒有,說來還真是挺諷刺的

有些時候看著網路上的臉書,看著那些很久沒見面的朋友,似乎正在過著很美好的生活,跟著愛人一起出遊,吃著很好吃的午餐,去很漂亮的地方遊玩著,但當真正見到他們的時候,多半卻是過著並不如我所想像那樣美好的日子,他們也有著煩惱和負債,再不然其實就是感情沒有想像的那樣順遂,或許我們都跟社會接觸久了,知道哪些東西應該要讓別人知道,哪些東西則否。

打開電視新聞更是有一種噁心的虛偽,我們知道明明一些事情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但當新聞爆出來了以後,似乎所有人都假裝先前不知道這些事情存,然後裝得很悲痛或是很哀愴的面容,苦苦道出這些不公不義和不合理的事情,然後就會看到一堆網友也是那邊假裝震驚,其實誰不知道呢? 只不過現在矛頭指向誰而已。但或許這就是社會化吧,社會化的過程可能就是一種虛偽,這些虛偽當然有好有壞,但到底壞到甚麼程度,有些時候我真的難多說甚麼。

走在外面會看到一些女孩子在捷運上面直接哭了出來,有些哭到紅了眼睛,聲音幾乎讓整個車廂的人都聽到了,之後可能就會有個熱心人士遞上個紙巾安慰,然後我就會在這個時候痛恨自己沒有帶手帕出門,不然就可以有個手帕可以前去搭訕,不過我內心真正的感受是有點羨慕這個女孩子有勇氣可以在公共的場合勇敢表達自己的情緒,用最真切的情緒和行為讓自己及所有人知道自己很難受很悲苦,這真的很了不起

虛偽也好、隱藏也好,我們接觸社會越久,帶上的面具就越來越重,有時候回到家,哪怕想要把那張面具拿下,但卻發現面具已經跟我們靈魂深處的刻痕合而為一了,只有一段記憶告訴自己曾經不是這樣的,至於是怎樣的自己,有時候似乎也有點回憶不起來。隔天早上當太陽照到臉上,總會告訴自己無論自己昨晚剝掉多少面具或是找回了多少自己,從現在開始又要做起那有點不熟悉的自己。




酸儒腐說:虛偽的社會 酸儒腐說:虛偽的社會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9:16 Rating: 5

1 則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