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北美館的一封公開信



明天是文教機構、美術館和圖書館的休息日禮拜一,我想趁這個時機點發一篇對北美館的公開信,我知道自己甚麼也不是個角色,甚至很多人等著看笑話,但因為一篇霍剛的文章,也有很多藝術圈內的人私下支持我這個根本是圈外的人,不過也因為我跟這個圈子沒有甚麼利害關係,所以講話比較直,可能也莫名得罪了一些人,也導致這幾天一直有莫名的小人物用些錯誤的知識來喊話,連我這個半調子都可以說出他們錯誤的那種水準。

同時我也感謝北美館公關林忠憲的來信(礙於隱私不公開),他的信件比起先前劉永仁先生的態度好上許多,突然讓我感受到原來北美館中還是有人願意善意溝通,感謝北美館還是願意傾聽市井小民的心聲。但是林先生在信中似乎將所有的問題放到劉永仁先生回應的態度問題上面,但我想對於這次霍剛展覽的問題是在美術館本身的意義,也就是非企業公益性質的藝術推廣機構。

美術館之所以為美術館,是因為我們人民建立了政府,而政府需要推行教育文教事業,這些教育文教事業是由人民的納稅錢去支持的,它對整體社會是有其責任和意義的,所以那怕美術館虧錢我們還是會去希望社會中有美術館的領頭,可以帶領所有的大眾了解藝術文化對於我們的重要性,尤其在台灣這樣重理輕文還漠視藝術的社會氛圍當中更應該是如此。但我依然記得我抱著希望去看霍剛展覽時的心情,本人不敢說對藝術這門知識了解多少,但我立刻就明白這與我在商業藝廊所感受到的氣息是相同的,我其實是相當憤怒的,因為我理解這些大部分新作其實帶有的商業意味是相當重的,也因為這個憤怒寫了一個意見函,才引發這次的事件。

台北市立美術館身為台灣最具權威的當代藝術中心,理應要避開這類會被民眾遭受質疑的道德瑕疵,更不應該與采泥藝術的檔期重疊,這樣非但無法樹立所謂美術館的權威,還被市場導向的商業藝廊給影響,這對文化藝術發展事業又怎麼會是正向的影響? 對於美術館的權威形象更是巨大的打擊。一個美術機構如果連權威形象都無法建立,那遑論帶動整體社會文化前進? 更與所謂美術館的基本意義相違背,更是失去了美術館從業人員的最基本道德要求。

台灣基本上在文化藝術的發展上,在各個面向都正面對著巨大的挑戰,當整個市場生態上缺乏年輕世代藝術家、台灣工業產品的美感問題甚至是當整體教育體系視美術班為另一種以合法掩飾非法的資優班之時,美術教育在社會上所扮演的角色更是難以言喻的,北美館更應在在此危機存亡之時,扮演一定的標竿。

給北美館的一封公開信 給北美館的一封公開信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9:07 Rating: 5

4 則留言:

  1. 北美館, 喔不...北中南三大美術館, 幾本上連美國一些鳥不生蛋的小地方美術館還糟!

    回覆刪除
    回覆
    1. 樓上連國語都說不太好,竟知道臺灣三大美術館比美國鳥不生蛋小地方美術館還糟,真是佩服佩服。

      刪除
  2. 看看館長是什麼人,應該也不會太意外才是吧……

    回覆刪除
  3. 北美館這樣的做法會是幫自己賺錢的方式嗎?想說有些美術館不是也需要自己找資金。(純粹是疑問)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