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反對性交易合法化嗎?



我的歷史不好,不過多多少少聽過齊國大臣管仲的故事,當年管仲為了讓齊國超英趕美、逆風高飛,管仲想破腦袋思考如何讓齊國大躍進,除了制度上面的改革以外,他更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人才的招募。於是管仲就開始辦各種的宴會及PARTY召集天下英雄來喝酒玩樂,但管仲知道光是這樣的條件無法讓人才留在這個地方,於是他做出了了不起的創舉,就是性招待。管仲將賣淫這檔事放上檯面,給各個他認為不錯的人才性招待一個月,宴會終於在一個月後散了,但同時這些人也脫離不了溫柔鄉的擺弄,然後齊國就突飛猛進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今天我們經常看到八大行業在開工以前都會拜拜,其實他們拜的都是管仲,因為管仲是他們的祖師爺。

當然職業古老並不等同於這行當就是合理,因為同理小偷、強盜或是殺手都存在於人類文明當中許久,但性交易與這些不同的點是,他並沒有危害到他人的自由和安全,按照民主自由的定義中,關於自由的說法就是不能危害到他人的自由,而我確信小偷、強盜或是殺手都有危害到他人,但性工作者不偷不搶並沒有危害到他人的自由,真正危害到的是我們所建立的道德觀,但那個我想應該是可以討論是否該開放的重點。

台灣雖然在前幾年立法通過性交易合法化,但卻沒有一個專區提供合法的性交易場所,換言之就是根本就沒有合法的性交易發生過。我是個住在台北市南京東路和長春路附近的人,這附近可是有一堆奇奇怪怪的按摩會館、水游會館或是時尚會館,或多或少我相信會有單純的生意,但是你要我相信這些沒有做黑,我只能說鬼才會相信,或許那些縣市首長會說甚麼民風純樸,不適合設立這些專區等等的說詞,但這說法其實也不過騙騙一般人,不過在真正進入為什麼無法設立專區之前,我們來討論到底有沒有民風純樸。

每當性交易合法化的問題搬上檯面的時候,第一個出來反對的都會是一些婦女團體或是保守派團體,像是甚麼莫名其妙的護家盟或是信望盟想必都是反對這一議題的,他們反對的理由也非常的古典,在此為各位簡單敘述幾個大致上會聽到的理由。

首先最常聽到的理由是會敗壞風俗,就是說一旦賣淫合法化,我們要如何教導我們的下一代正確的職業是甚麼? 關於這個理由我只能說多半是把道德觀卡死了,不理解人類社會的道德觀是與時俱進的,要知道醫師不過一個半世紀前開始社會地位開始高昂,同性戀在五十年前還是犯法,更何況性工作者可以說是最古老的職業了。不過我同意這些道德觀無法在短時間內被改變,不過我想大多數的人不希望看到的是有自己認識的人去從事這門行業,我覺得這都是可以被理解的,但我們要從經濟學去分析,當今為什麼賣淫的收入高,因為成本太高了,除了性工作者本身要錢以外,還需要付出保護費或是地下化的費用,而實際上到性工作者本身的並不多。也就是說大部分希望去賣淫的人,都不過是希望擁有較高的收入,但在自由經濟體系下面高收入的誘因會越來越少,也就是說以後性工作的收入會真正透明,這些事物日常化以後,就不會有那麼多女人願意去從事這類行業,畢竟人還是有道德這一關要過。

再來會提到的下一個理由就是開放性產業無利於更好的管理。當今的性產業一直都存在,只是多數保守人士不願意承認,要知道現在性產業還是存在,只是我們都假裝他們不存在,而這些在陽光照不到的地方,會有的問題當然大家都想得到。首先第一點我相信許多人最擔心的事情就是性病問題,當前我相信各大的會館都會要求性工作者去定期做檢查,畢竟是員工和生財工具不得不顧,但是沒有一個統一的制度和保障,沒有人能夠相信真的有做檢查,更何況有些小規模的外送服務,我相信他們本身是沒有在做這些事情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相信社會大眾都不安全。建立相關的健康制度以及消費制度之後,透過匿名消費制度可以讓性工作者若是得到性病的情況下通知那些在短期內消費過的客人,這樣的制度我相信對整體社會應該是好的,健康檢查更是一定要徹底執行。再者現在不透明的產業,裡面不正是有很多我不願意看到的東西在裡面運作嗎? 像是毒品、欠債等等的一堆負面因子在其中運作,都不會是我們希望看到的。可能還會有保守人士說性產業將會成為非法移民的溫床,這個想法我簡直想要一槌敲爆這些白癡的頭,當今不透明的方式才會去雇用非法移民,一旦這些產業合法化,所有的工作者都必須有正常身分的情況下,哪裡還會有甚麼非法移民? 當然我同意現在有非常多的非法移民在從事這行業,到時有相當多的非法移民一時沒有工作,將會湧入更地下化的地方,那些問題是要被解決的,無論是要遣返還是開放居留證等等的做法都可以討論,但不是視而不見。這段說了這麼多,會發現開放性產業合法化對管理其實相當有幫助,而並非如那些保守派人士的心態一般。

而主流反對的理由還有一個,就是性產業合法化並不會改善性工作者的大眾觀感,並且攤在陽光底下的職業會讓他們感到難受。我想大多數人應該很難改變對性工作者的觀感,但我覺得大多數支持的人應該也沒有想過要改善這件事情,只不過合法化以後在管理上會比較健康和安全,至少遠離了性病和毒品,至於觀感這種事情只有靠時間去做,只是當我們不做,觀感一輩子都不會改變。我也坦承我根本不在意所謂的觀感問題,我沒有辦法說出職業無貴賤,但我相信專業有差別,一個優秀的性工作者也是有其專業的,所有的觀感都是必須由自己去爭取別人的尊重的。如果你要在這個時候問我願不願意讓我未來的女兒去從事這類行業,我的答案也很清楚明白:「我會盡力去避免讓我的女兒去從事這類行業,但如果我的女兒只有生得漂亮而又沒有其他技能維生之時,我會覺得這個行業或許可以為他帶來另一條路,而在那個時候我不希望我的女兒是個在毒品和性病叢生的地方工作。」

說了這麼多好處,似乎都沒有談到為什麼性產業難以合法化,我們剛剛談到這些制度對於性工作者本身很有保障,也對消費者很有保護,那到底為什麼難以設立專區呢? 因為我們都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資方,也就是當今的XX會館、水活XX或是按摩XX之類的資方。資訊透明化和合法化以後他們的制度或是經營方針便須跟著法令走,加上性專區等等一堆的限制,對他們的好處實在太少太少,說個簡單的來說如果台北市設立了一個性專區,那現在林森北路、長春路和南京東路的老闆要怎麼辦? 他們也是租了工作的地點,這些地方的租金相當高,況且他們也花了許多的資本去付保護費才讓自己得以經營,如果要另外設立專區,他們先前所經營的客人、品牌或是其他價值都將付諸東流

另一個對於資方來說的巨大問題就是一旦合法化,資訊就會透明,競爭意識會更加強烈,而彼此削價競爭的情況會更加可怕,對於資方來說他們已經承擔了地租、保護費和一堆維持公司的成本,他們無法想像如果合法化了,他們的利潤是會多還是會少。舉了例子來說,台灣的房仲分成很多品牌,他們都有各自的內部系統,對於這些房仲來說他們賺的錢就是資訊費用,所以對他們來說最可怕的東西就是房屋實價登錄系統全面公開,因為一旦如此他們將失去所有競爭的優勢,將會活得非常辛苦。當今的色情行業由於是非法的,所以經常可以在各種社群網站上面看到各種小廣告,也就是說消費資訊是分散的,沒有辦法合法地在同一個地方做競爭,想像如果合法化以後可以用正常的網站廣告,上面有性工作者的圖片、描述、特點以及價格,到時各大的經營者會面臨多大的壓力和競爭。而對於性工作者本身來說,由於他們才是這行業的主角,所以條件好的當然可以漫天開價,在過去資訊不透明的情況下,他們永遠不可能知道自己真正的行情價是多少,有可能多有可能少,但這種情況對於消費者來說是好事,因為可以把錢花在最有價值的服務上面。

聰明的人會發現一旦合法化以後,性工作者是相當利多的,因為他們擁有比較多的籌碼可以跟經營者談判,包括分紅以及福利等等制度都可以談,而這些都是資方不願意改變的結構問題。也就是說當今性產業之所以沒有辦法合法設立專區的問題不在乎民風純樸,而是對於舊勢力來說一點好處都沒有,不如依照過去的經營模式繼續運作,改變只是增加不必要的風險講了這麼多,可以看到若是以當前的法令來迫使性交易專區憑空出現,根本是不可能是的事情,加上性工作者本身多半是弱勢族群,他們是處於一個任人宰割的狀態,又怎麼可能想到這麼多的方式替己身製造利多? 說白了當前的性交易專區的制度就有如是當年的國統綱領,是一個根本不可能會在自由的環境出現的結果,要自由的讓專區出現,恐怕需要的條件很多,這些條件我們找機會再聊聊如何利用誘因讓這些專區名正言順的出現。


你要反對性交易合法化嗎? 你要反對性交易合法化嗎?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8:49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