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權力與轉型正義



人民到底是國家的主人?抑或是國家的奴僕? 這是個永遠難以有結論的問題,但我們人類自從建立起國家以來就必須面對許許多多的問題,那怕我們建立起現代化國家的原因是希望能夠讓我們每個人能夠受到更多的保障,於是我們有了人權、自由以及平等等等觀念以後建立了民主政治,但又為什麼總是有過去的威權的蔣介石政權? 或是如今天一樣自稱民主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老實說一個人的力量很渺小,幾乎小到沒有力量,於是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嘗試去建立了由我們共同意識所建立出來的政府,嘗試著希望去控制那些能在保有我們希望的自由之下而存在的秩序,也就是說這些秩序必須要在影響我們自由最小的情況下,同時保有我們的自由,而之後在這些自由當中再去尋求我們彼此的平等,這是個了不起的想法和創見,但最後沒想到的事情是當我們尋求更多的保護之時,我們就會喪失越來越多的自由,於是所有的哲學討論就開始在這上面打轉。

於是就開始有人利用這些討論去曲解我們所希望建立的法治民主國家,他們藉由錯誤的教育觀念以及各種刻意錯誤的解釋那些名詞讓我們放棄我們在憲法上的權力,他們這樣做的理由很多,但不知道怎樣的最後慢慢地整個政府既然變成一個人的鷹爪,整個國家變成獨裁統治,警察不再維護秩序,而是成為掌權者的打手,媒體不再自由報導而是各種奇異的封鎖消息,並嘗試的將國家領袖塑造成是一個在世聖人,最後權力結構就這樣在我們眼皮底下慢慢失控,變成一個可怕的一言堂社會。

然後如果我們能夠擺脫那個情境力量會發現極端可怕的事情,那就是我們過去為了彼此所建立的政府,當時我們所賦予的權力是希望保護我們,但如今那些力量卻成為無可避免的恐怖手段,在各種層面上面不斷的侵害我們,但我們鐘就透過其他國家的言論自由找到了那些屬於我們的權力,再透過自由派人士的努力,突破了獨裁的制度,努力地建立起了民主國家。

轉型正義為什麼重要? 因為那些過去的錯誤如果就這樣算了,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我們到底哪裡錯了,為什麼婦聯會不公義? 為什麼教國團是黨國企業? 為什麼國民黨的黨產必須要算清楚? 因為即便那些錯誤有其時代的理由,但今天這個民主自由的國家無法接受這樣的錯誤被合理化的存在於我們的社會上,更不可能要求我們平白無故接受這些所謂的歷史事實被以各種奇形怪狀的理由要我們的下一代去通盤接受。

我曾在蠹酸齋第一季的最後一集談過所謂的情境力量,當我們處於一個情境力量下之時我們無法分辨真正的情勢,或許在那個時候我們認為是對的,但下一秒在新的知識之下就完全打破我們舊有的想法,但在現在這一刻我們必須要去對我們過去的所作所為反省,在這裡可能會有人說情境力量無所不在,沒錯那怕是在這個當下也有情境力量在作祟著,如果下一秒我發現我錯了,我也要想辦法改正上一秒的錯誤,這才是民主政治應該去做的事情。


轉型力量是非為不可的事情,但會有很多藍營支持者或是外省族群認為這是針對他們的報復,我以為這件事情不會發生,台灣已經是個民主自由的國家,我也相信不會有人想要再有各種打壓或是撕裂族群的事情發生在我們的國人身上,當真的有這些事情發生之時,我相信會有更多的有識之士出來反對這樣的迫害。同時我非常覺得所謂的藍營支持者和外省族群應該要強力支持轉型正義,過去的政權對待這件事情並不公道,讓許許多多的誤會在我們台灣人內部產生,轉型正義是讓這些誤解化消的良好機會,也是彼此相互瞭解非常好的機會。

因此蠹酸齋第二季將會以情境力量繼續繼續往前延伸,帶到國家權力的反思,並以外省人在台灣的記憶做一個簡單的出發,讓更多人了解為什麼外省人在台灣的政治傾向會讓有有這麼多的聯想,他們所經歷過的歷史跟大多數的台灣人並不相同,但今天他們也是台灣人的一分子,也是我們所愛的家人,我覺得更要去爭取雙方對轉型正義的共識。在討論完這些之後蠹酸齋第二季會以幾個哲學、生物學上的討論來繼續進行對於國家權力的探討,在最後會準備貧窮、教育以及國家權力做一個結尾。

因此我希望各位朋友能夠在6/15晚上八點能夠準時收看蠹酸齋第二季,但在那之前我非常希望各位能夠先去閱讀喬治歐威爾的一九八四,因為那本書貫穿了整個第二季的內容,那怕我沒有提到這本書之時,他還是一樣如影隨形的在我們身邊,除了蠹酸齋這個理由以外,一九八四本身是本絕佳的小說,看完之後對人生的啟發非常多,在這個希望各位朋友能找時間去看看,之後讓我們期待下周三的八點再會。




國家、權力與轉型正義 國家、權力與轉型正義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8:54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