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娘跟女醫師誰的社會地位高


前陣子有位在蠹酸齋上面的朋友推薦了我一本書叫做厭女:日本的女性嫌惡,當時其實我並沒有想太多,後來有一天經過中山地下街的時候,頓時看到這本書躺在架子上面,翻了翻的感覺相當不錯,就順手把這本書帶回家裡了,內容上也多半是討論在男性主導的社會當中,女人會無形中形成一種自我厭惡的氣息,會認為自己不過是無法成為男人的人等等的想法,但在茫茫一片資訊當中,我卻看到一個令我十分有興趣的問題。

對於女性來說,要獲得在社會上的地位之時,與其直接成為擁有該社會地位的人,不如成為擁有該社會地位男人的妻子。這個問題直接讓我聯想到一個女人到底是嫁給醫師比較有地位,還是成為一名女醫師比較有價值。這問題實在太有意思,所以我詢問了很多人的意見和想法,得到了一些還滿值得深思的答案。

首先是第一掛人,他們認為在台灣女醫師的社會地位比較高,在台灣的女性地位已經有很多是取決於女性的專業能力而不是任何附屬於男人,他們認為擁有獨立經濟能力以及專業能力的女醫師在社會上應該會擁有更高的地位。再說這年頭能夠突破家中對於傳統女性文化的束縛,最後能夠唸到醫學院的女人,多半家庭都一定比以往的開放,或者說這類的家庭很有可能是獨生女家庭,把希望都放在唯一的一個女兒身上,願意全力投資的女兒身上。我遇過部分家庭的女兒因為不是唯一的子女,在傳統的觀念下面,多半的父母還是比較願意將心力和資源投注在兒子身上,所以應該可以勇敢的推斷這類的女醫師其實突破了很多很多層的禁制才有今天的成就,他們理應要擁有更高的社會地位。

白色巨塔劇照-圖片為醫師娘的聚會


再來是第二掛人,他們認為醫師娘的社會地位較高,原因不是來自於甚麼專業能力或是甚麼狗屁身世理論,這些人的說法很好了解,就是即便女性突破了傳統的束縛到達了較高的社會階層之時,他們依然是處於男性文化為主的社會場域當中,因此在這樣的文化中,決定女性地位的不是甚麼專業能力,而是更殘酷的外貌價值,而更殘酷的是男性醫師擁有的社經地位確實較高,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會婚娶的女性對象也就會是在社會上擁有較高外貌價值的女性,簡單來說就是非常具有性魅力的對象。而當我們觀看醫師娘和女醫師之時,我們依然處於男性的文化場域中,又怎麼可能會忽視醫師娘的正妹特質呢? 第二掛人的說法十分殘酷,但我相信很多觀看此文的女性都能有所同感,那怕自己在專業領域證明得再多,恐怕也沒有隨便一個正妹來得有更多人關注。

陳佩琪應該是台灣最有名的雙重身份者

最後是我自己的想法,可能是家庭的關係,我從小就有很多機會接觸所謂的男醫師、女醫師和醫師娘聚會的場合,在我看來這三者之間的社會地位恐怕是畸形得可怕,在這類的聚會當中,地位最高也是在場內地位最高的絕對是其中一個醫師娘,其可怕的程度遠比各位想像的嚴重,再來地位次高的是男性醫師,他們可能就是默默的坐在一旁聊天或是喝酒,女醫師有部分會跟這群男醫師坐在一起,剩餘的女醫師有很多會自己成為一個派別,他們無法打入男性團體,同時更無法接受醫師娘。我知道這時可能有人要問我如果有人身兼醫師娘和女醫師的角色時,他們的地位又是如何,很可惜的我告訴各位,當身兼這兩個角色的同時,這位女性會理性的認為女醫師的角色比較有價值,但其他人未必是理性的。這只是我自己的感受,可能跟很多情況不相符,但我確實看到醫師娘的外貌價值遠遠大於女醫師的專業素養。但我也補充說明,並不是所有醫師娘都會這般氣焰高漲,多半的醫師娘都是屬於相當好的好人,但總會有一些難以忽視的個案存在。

厭女這本書的作者上野千鶴子也特別提到關於女人要在社會上成功的要素之一就是不能長得太過漂亮,外貌價值必須在自己本身的價值之下,但這外貌價值又必須是很多人無法企及的程度,簡單來說就是容貌水準必須有中上以上的水準,但專業領域的內容必須要非常具有水準。舉例來說吧,當我們提到美女音樂家之時,到底音樂家是主角還是美女才是主角? 很殘酷的是在這個當口,我們真正討論的是美女而非音樂家,變成音樂上的成就是附加價值了。而換一個場景,當我們說有一個音樂家很漂亮之時,此時外貌價值變成了附加價值,而音樂上的成就變成了主要的價值之時,女人在社會上的價值才會被體現出來,講到這裡又是一個殘酷的現實面問題。

作為本篇文章的結尾,我覺得女人在社會上卻時面對著許多或許靠著努力都不足以改變的現況,例如平平專業能力一樣的女人,太漂亮的會被說靠睡覺上位,姿色不夠的永遠沒有版面,至於中等姿色的女人在這時體現了價值。但如果今天坐為沒有專業能力之時,三者當中的美女又占盡所有優勢,也就是說這社會似乎從來沒有對姿色不足的女人有過一些正常的評斷。相較於男性胖的、矮的、醜的、窮的等等都可以靠著後天來改變之時,女人似乎有些不公平及宿命。



醫師娘跟女醫師誰的社會地位高 醫師娘跟女醫師誰的社會地位高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上午12:09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