蠹酸齋的兩三事





這是甚麼奇怪的名字?

第一個字怎麼念啊?

幹嘛要取一個大家都不一定念得出來的名字?
是叫做蠢酸齊嗎??

腐儒腐儒,腐儒代表的是一種過於浪漫的知識分子,這點上次我們有稍微聊到過,但既然要以「腐儒子迂」自居,總要有點相襯的名稱來相互輝映,想想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我們決定從一些很刻板的印象開始。

「蠹」,這個字念作”度”,意思是指蠹魚,這種東西請不要去GOOGLE他,因為長得有些噁心,他是古代經常出現在儒生的家中,專門吃書獲取養分的一種蟲子,因此有許多不知變通的知識分子,或是考試都考不好的窮書生,都會被取笑叫做蠹蟲,意思是指只知道啃書,卻不知其內容,這個名詞算是與腐儒相應的非常好。

「酸」,這個字應該不需要我介紹如何念,明袁宏道《與龔惟長先生書》: 「遠文唐宋酸儒之陋, 近完一代未竟之篇。」這邊應該是首次使用這個字眼(有誤請告知),至於為什麼儒生會與酸字有緣,主要是因為當年未考取功名的儒生”多半很窮,因此非但衣服穿得不好,加上衛生習慣也不會太佳。因此在流汗的時候由於沒有辦法注意這些細節,最後就會變成酸味。酸味就變成是儒生的一個文化符號,到後來的酸儒除了指窮酸,還會拿來形容迂腐,因此又跟我的名號有著相襯的作用。

「齋」,念作摘。這個字眼就是古代的書房,會喚作書齋,這個比較簡單,應該沒甚麼好特別介紹的,為了有著一股腐儒的氣息,多取一個齋也是很應該的。

「蠹酸齋」三個字就誕生了,與子迂一樣,這三個字也時時提醒我必須要開闊自己的眼界,不要變成別人眼中頑劣的迂腐之人,自己所念的書必須要真心誠意的了解,而非是一個只會啃書的蠹魚。講都這樣講得很好聽啦,但在決策上遇到很多麻煩。

第一個反對的就是我的父母親,他們認為這個名詞很難看懂,甚至認為別人連念都不會念,怎麼可能經營成一個社群。當然這類的意見我聽過太多了,我一開始真的很放在心上,但我回頭一想,哪怕我取一個歡喜又好記的名字,最好我去變性+整形成一個巨乳美女,還是無法改變我的文章在這個時代就是一個難以嚥下去的內容,屆時我的巨乳名字只會變成一種反差,甚至還會被懷疑是請一個假的形象寫手來寫。我想想那何必呢,不如就用這個難記又難寫的蠹酸齋吧。


讚,要用贏來的。


我父親自小教我一件事情,別人的稱讚要用「贏」來的,這就成了我人生中很重要的課題,因此我從去年底開始籌備蠹酸齋影片之時,我就替自己說自己所有的認同,都必須靠自己的文章內容去「贏」來,我要擁有真正有價值的社群,而非那種只有無腦粉絲的社群。

如今經過不到半年的努力,我開始有了3500人的粉絲團,這當然很感謝各位在這個網路速食年代還願意看我這種臭酸儒寫的狗屁文章,寫得又臭又長,想講的東西又是有點隱晦,這一切的一切都要感謝正在閱讀這篇文章的你,真的非常感謝你們。

談完了蠹酸齋,下次談談別的吧,
蠹酸齋的兩三事 蠹酸齋的兩三事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8:15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