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是知識影片?



關於文章標題這問題,老實說我自己從來沒有想過會是這個,所以我第一次接觸到這個問題反而是朋友問我,當時我還真的是有點傻住了,是啊,為什麼呢?

說到我這個人,其實我平時喜歡接觸的雜七雜八太多了,我喜歡閱讀、文學、藝術、電影、品酒、嚐咖啡這些東西之外,其實我也喜歡購物、逛街以及更重要的是在這期間的社會觀察(偷看正妹),平時上網喜歡看到奇怪的名詞,就會鑽研個大概幾十分鐘,把我表定的東西都放在一邊,我記得是自從我有網路開始,我就是這樣使用網路的,我沒想到的事情是,我在這個莫名其妙的浪費時間過程中,得到了許許多多知識的踏板,這些踏板幫助我找到了許許多多的經典書籍,在這個長久累積的過程當中,我知道有一個系統正在建立。


逛街及觀察路人是我平時很愛的一項活動

關於念書這回事,其實最困難的部分在於開端,當我首次碰到真的需要很用心看的知識書籍的時候,最令人挫折的點就在於一開始的時候,書中會談到許許多多你沒接觸過的東西,在我的經驗當中,最常遇到的就是國富論、佛洛伊德學說、一九八四以及自私的基因這些東西,但那時要怎麼辦,沒辦法只能從作者的段落中假裝看懂,順過去念,並且祈禱自己在念完的同時能夠順便把前面那段不懂的地方順便一起看懂,但事情真的沒有這麼好,很多時候只能了解作者的意涵但卻不能理解他所引用的道理為何,這時就只好去找那幾本書來看。

等到這些東西累積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會發現一些書籍當中他們所引用的書,大約七成都是你接觸過的,在此時的快樂及喜悅不是筆墨能形容的,你會覺得所有的道理好像都能互相聯想、互相應用。於是閱讀速度開始變快,甚至過去很硬的一本書,現在可以用很快速的方式翻過去,而其中的意涵不會差得太多。很多的概念其實是可以溯源的,當你看過一本左派思想書籍以後,需要的不是繼續往左派書籍邁進,其實應該做的找一本等級差不多的右派書籍來相互衝撞,在腦中形成自己的平衡點及概念。

知識這回事,奇妙的地方就在於如果是強迫的吸收,那無法刺激真正的思考,更無法真正運用他。而自普魯士以來的國民教育,到今天台灣的教育,只要是強制的義務教育,都無法激起一個人對於知識的熱愛,這個框架太重太不舒服,我從念書時期意外買了一台單眼,那時的我只喜歡架腳架拍長曝夜景,我還記得那時是真的熱愛這個東西,於是我去翻了大量的攝影集,而不是那些廉價的基礎教學,我從攝影集當中學到了很多構圖的美感和藝術理論,但那時絕未沒有一個系統,直到有一天我跑去翻林布蘭作品集,我發現當前的攝影構圖早在巴洛克時期的繪畫就已經在用了,後來我接連翻了巴比松畫派和印象派的藝術家們的作品集,到那時我才知道怎樣玩攝影都是沒意義的,除非我能在知識領域上贏過這掛人,不然怎樣拍都只是沒意義的東西。這當然只是人生的一段插曲,但這卻表達了我因為一個興趣而去鑽研一門知識的過程。興趣是很重要的東西,他可以引領人們往深度前進,如果你熱愛一個活動,卻沒有深入其中鑽研,其實只是代表你沒那麼熱愛而已。

林布蘭的夜巡,當年真的震撼了我

我覺得熱愛知識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我可以舉出很多例證來說明到底有多開心,但更直接的是直接用讀書後的精華來說明給別人理解,這些理解的過程是相當令人心曠神怡的。簡單來說蠹酸齋的目標,就是希望利用短時間的知識踏板,來喚醒許多人心中對於求知的熱情,或許有些人本身就沒有甚麼求知的慾望,那我也希望能讓這些人擁有一些新的觀點來看世界,畢竟每天都過著一模一樣的無聊日子,其實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這三篇討論子迂、蠹酸齋以及知識影片的文章,算是我在上線前的一些心得分享,沒甚麼真正有價值的知識,只是分享一些心路歷程以及想法,畢竟真正希望分享給讀者們的其實是影片,而影片兩天後就要上線了,也希望各位準時來看。如果下一次在台北街頭看到我在喝咖啡或是逛街,歡迎你過來跟我交朋友,我們可以一起分享彼此的知識。


2016/3/16 晚上8:00 蠹酸齋第一集 群體的力量 準時撥出。
為什麼是知識影片? 為什麼是知識影片?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3:27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