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妹滿為患的蜷川實花展覽




週日回台北時,我想到當代館有一個新的展覽,似乎是以華麗著稱的蜷川實花特展,反正離車站沒有很遠,不如就慢慢走地下道到當代館看看,當我走到當代館,認為可以花了一小時在展覽上面之時,我看到的景象真是讓我嚇到徹底傻住了。或許是蜷川實花的名氣太過響亮,排隊人潮比以往我所見過的當代館都還要誇張。

看到這樣誇張的人潮,我向前詢問當代的工作人員,這些人潮到底是在排隊買票?還是在排隊進場? 幸好我得到的答案是買票,而我有當代的年卡可以不用買票進場,於是我看著排隊的幾百人直接進場看展,這種感覺真是好到讓我覺得我有一張當代卡好像就像一尺尚方寶劍一般。

是的,我以為我可以很順利地進去看展,沒想到當我進場以後遇到的事情真是讓我傻眼了。幾乎整個當代館只有我一個男的,其他的參觀者全部都是女性,而且漂亮女孩的比例非常之高,這對男性來說是一件無比美好的事情,到今天我我都覺得是美好的事情,但是還是有特別的前提在,就是不能影響到別人看展。


在第一個展間裡面,裡面掛了蜷川實花的一些隨手拍的金魚照片,若以藝術或是攝影眼光來看,真的是些普通的照片,但我無論要看哪一個作品,都必須等待許許多多的正妹先行合照以後,我才能慢慢的看,這情況真是讓我太不習慣了,我一直自詡是個經常看展覽的假文青,假文青最重視的就是一種格調和氣息,在我體內的假高尚性格作祟之下,我決定先行退出這個正妹滿為患的展覽,等到周二再來一看究竟。



沒想到的事情是,等到周二中午時分,我到了當代時,情況依然讓我驚訝,或許人潮沒有向周日那樣幾百人,但一個周二的中午,竟然也有一百人在排隊買票,這情況簡直讓我這個鄉巴佬嚇傻了,但我相信要找到一個舒適的時間來看展是沒有了,不如就今天看看,忍耐忍耐吧。

其實蜷川實花這次的展覽,可以看到當代館非常重視,重視的是票房,商業價值畢竟是很重要的,因此在這次展覽中,放了許多的蜷川實花的商業攝影,其中也包括林志玲、SHE或是蘭陵王的劇照,當然蜷川實花的惡女電影當然也在其中,這種特殊風格的作品當然無法擺脫我的認知範圍之外,畢竟蜷川實花的風格太明顯,但我看展的同時響起了以前CLAMP的作品XXXHOLIC中的畫面配置及風格特色,但根據我對這些作品的了解,其實這風格是仿自當年奧地利的大藝術家克林姆,到今天我們也可以在死神裡面看到類似的畫面風格及構成元素。而蜷川實花的作品讓我回憶了這些藝術上的沿襲及借用,但也因此我知道這些作品固然漂亮,但蜷川實花要走出自己想要的東西想必非常的困難。

CLAMP的作品

克林姆的作品

蜷川實花的蘭陵王劇照
死神中的千本櫻畫面其實可以追溯至克林姆的畫面編排


果不其所然,我在二樓看到了真正不錯的作品,種一棵樹系列有一個小小的展間,裡面大概一個正妹都沒有,甚至一個人都沒有,但默默地擁有一片小地方,這個房間的作品不同於其他作品的大鳴大放,反而有一種靜默的美感在其中,可惜我對蜷川實花的了解並不多,無法真正拚出甚麼非常有意義的想法,但這個展間的東西讓我對蜷川實花的看法有所不同,因為在這個年代要把東西拍得非常討喜容易,但要把想要表達的東西包裝在討喜的糖衣底下,卻是非常困難的任務,而很明顯的蜷川實花目前已經慢慢往這條路前進了,這也在他的訪談影片中談到這些事情。

 


整體而言,這個展覽是不錯的,商業與藝術的比例大概是75:25,但這樣的比例我想對當代來說應該是很行的,因為真的有很多很多人潮願意為了蜷川實花來賞光,而藝術家本人想要表達的東西或許也能傳達到那麼一些些。推薦給所有朋友去看看這個特別的展覽,但請提早去買票。
正妹滿為患的蜷川實花展覽 正妹滿為患的蜷川實花展覽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12:00 Rating: 5

2 則留言:

  1. 可以請問"當代的年卡"是什麼嗎?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