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民政治才是民主真諦





多年前在雷利史考特的神鬼戰士中,年輕的暴君說出一句我印象深刻的話語誰掌握了羅馬的暴民,誰就掌握羅馬。」當時年紀小小的我,對這句話意義的了解,僅了解到羅馬的暴民們是不受控制的未開化團體,以嗜血及殘虐為樂,我認為用鬥技場掌握這群素質低落人民的娛樂,加上他們的戰鬥力高昂,的的確確是鞏固政權的方式。

經過很多很多年,西方演變出貴族的精英社會,東方演變出士大夫階級,各自做為龐大帝國的統治機器,而這些知識份子菁英的表現,往往在當時都表現得超越當代人所擁有的智慧,給了後世許多學習的典範,哪怕當時是專制社會,而如今是民主體制。

多年以後,當我看到電視上的政治人物痛罵對方陣營是「民粹」的時候,第一時間的教育告訴我,民粹是民主政治最不願意見到的局面,利用人民的不理性以及無知騙取選票,以進行政治人物的陰謀詭計,我當年就是這樣幼稚的認定民粹的意義,說來真是可笑。

民主政治的基礎,其實是由大量的中產階級先穩定社會之後,這些中產階級知識分子會扮演所謂的社會輿論引導者的角色,與資產階級進行利益分配,而此時的中產階級會利用各種引導性的思維引導無產階級思考的方向,之後用知識上的不對等關係將利益多分配給自己,少一點給無產階級。但問題來了,一個有政治立場的思維模式要如何轉移到別人身上。

這些方式可以說是無孔不入,而且對各種角色的方式都不同。對衣食無缺的知識分子來說可能是一個至高無上的精神理念或是大量的利益分配。對ㄧ個年輕知識份子來說可能是一連串的政策白皮書或是一個經濟上的願景。對ㄧ個稍懂政治的人來說,可能只需要一篇看起來沒有破綻的懶人包,他就可以心悅誠服的接受了。甚至,對更基層的人,這些人平常不接觸政治,影響要從何著手?

答案是從生活面上的小型意象進行暗示。舉一個美國總統大選的例子,1984年的總統大選,當時有一群學者們分別剪出各個主播播報候選人時的影像進行分析,分別是ABCPeter JenningsNBCTom Brokaw以及CBSDan Rather三人,給實驗對象觀看他們的播報片段,結果答案令人意外,這些只有影像沒有聲音的內容竟然影響了觀者對於總統人選的頃向,其中Jennings的片段影響了部分人對雷根的好感(1)

這得到了大眾傳播媒體哪怕不俱內容的一抹微笑或是一個挑眉的動作都有可能會影響一個人的政黨頃向,更何況是部分深具顏色電視台所做的娛樂節目? 以台灣的電視台來說,娛樂節目影響政治的方式多半是利用觀眾的模仿心態,一方面抹黑對方陣營的政治形象,一方面利用製作公司以及主持人的意識形態,讓不接觸政治的人在無形當中被影響,這類層面可以是語言用字、態度以及對特定文化的觀感等等都會影響。

而既然民眾被影響的方式這麼多,那又要如何說暴民政治才是民主政治的真諦? 因為中產階級被影響的方式多半是理性的,而這些理性訴求使得他們會使用各種奇異的方式去設法改變社會大眾的輿論,哪怕最後一段的投票行為是不理性的民粹,造成這些民粹的力量卻是來自於理性的觀點,換句話說,當今社會依然是過去專制體系下的貴族們或是士大夫們在引導著整個社會的運轉,而好處是現在這些貴族以及士大夫的人數比以前多太多了,社會的利益得以向下分配。


1:請參考葛拉威爾的引爆趨勢
暴民政治才是民主真諦 暴民政治才是民主真諦 Reviewed by 陳柏林 on 上午12:12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