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合之眾既自卑但又自大

  
在法國大革命時期,街頭巷尾總是出現各式各樣的謠言,而烏合之眾就聚集在不同的酒館開始聊起這些小事情,聊著聊著就編起了各種神奇的陰謀和想法,於是烏合之眾們彼此出聲附和,彷彿事情就是剛剛那套編出來的戲劇,這套故事成為了真實,於是他們把酒館的桌子當成搬到酒館外面,揭竿起義了起來。結果才發現隔壁街的酒館也起義了,同樣的一套謠言在隔壁酒館成了另一套故事,同樣的只剩下大家都起義了,烏合之眾們都自大的認為自己是正確的。在這個網路時代,連去酒館的錢都可以省了。

烏合之眾總是希望所有的事情都能依照他們的想法進行,當事情不按照他們的想法時,就會因為自卑作祟而自大的大打狂言,希望呼朋引伴用著最原始的暴力手段,希望將事情導向到他們所認知的正義和公理上面。

1832年的法國小型革命,圖為悲慘世界劇照

在人類的成長過程當中,都以自己的眼睛和觀點來審視這個世界,每個人都曾經認為自己是宇宙的中心,世界繞著自己打轉,甚至在人生的一定階段都有著自己或許是『楚門的世界』當中扮演主角的錯覺。

而在這趟人生的旅途當中,總有著許多替我們評分的機制,隨著分數的高低,有著逐漸自卑以及逐漸自大的兩種路途。自大者因為遇到更有才華自大的人,因此也變得自卑起來。總的來說,這社會上的大多數人都是因為人生旅途上的經驗,而變得自卑越甚。

從人生的某一天開始,自卑者終究認知到世界並不是為了自己個人而存在。如果世界是個大舞台,自己已經失去當上主角的可能性,或許連當個配角都還是個七線到八線的角色。

了解世界並不繞著自己轉只是認清現實的第一步,多數烏合之眾對於世界的理解也僅止於此。於是他們會看到世界上許多他們無法理解的事情,他們嘗試用自己的常識和知識來分析事情,於是得到了一個答案,在經過與他們同為烏合之眾的朋友討論之後,由於常識和知識的匱乏,所以得到了相同的結論,這下烏合之眾自卑的心得到了滿足,他認知到自己或許不那麼沒用。

楚門的世界劇照

烏合之眾沒有辦法想像的事情是『世界的確繞著每個人轉,只是彼此的世界不同』。烏合之眾認為世界是個單一的舞台,可以用一套標準來看待所有人的經歷和行為。但所有人彼此的經歷都不同,彼此有著獨立的思維和判斷,也因此一些決斷之所以看起來難以理解或是缺乏合理性,並不代表那真正是沒道理的存在,反而應該要做的是去思考每個人在不同角色上因為有著不同條件,而最後為什麼做了和自己全然不同的決定? 但烏合之眾永遠不會想到這層,他們自大的認為事情應該要照著自己所希望的那樣運作。

認知到『世界的確繞著每個人轉,只是彼此的世界不同』的人能夠看清楚事情的樣貌,卻知道沒有辦法說服烏合之眾們,所以在通常的事件當中他們默默選擇不語,只因為多說多錯,又何必讓自己多淌渾水呢? 通常這類人一開始都會選擇解說些事情不同的角度,然而得到的結果卻是讓自己滿身腥,接連幾次之後這類人慢慢地選擇漠視這些烏合之眾,任其對這個世界肆虐。

第三類人所認識到的世界與第二類人相似,他們認為『雖然世界彼此不同,但我的世界可以成為世界的中心,讓烏合之眾圍繞著我轉』。第三類人認知到烏合之眾的自卑,而那自卑當中卻又隱含著想要自大的狂妄。所以第三類人站了出來,他們就是低級的政客,他們講出跟烏合之眾一樣的語言,讓烏合之眾彌補了來自內心深處的自卑,『原來也有聰明人跟我想的一樣』是他們心中響起的話語。這股心態同時滿足了烏合之眾渴望的自大,當他們發現自己的意見可以有人同意和讚聲的時候,就會想要更多。第三類人只是認知到烏合之眾可以替自己帶來利益,當利益被榨取乾淨之後就會拍拍屁股走人。

烏合之眾從小造成的自卑感在這個時候,透過了第三類人獲得了緩解,甚至缺乏的自大慾望因為得到了群體中心的認同和支持,在這時無限的膨脹,一群烏合之眾們透過貧乏的常識所得到的道理,在這時候因為人多勢眾和投機政客的運作之下,這股狂熱似乎成為一種正確,一種自內心深處不斷膨脹的自大慾望。

人類每個人都有著想要支配世界的欲望,想要掌握世界上所有的資源。只不過隨著成長就會逐漸的認知到這是個根本不可能達成的事情,於是在人生的旅途中會把目標做逐次的更改,從統治世界、統治國家、統治公司、管好家庭甚至是把自己顧好就謝天謝地。在這個轉換的過程當中,由自大降格成了自卑,而自大的慾望變成了一種無法被填滿的缺乏,那怕內心渴望更大的自大感,但現實生活已經沒有辦法滿足這些需求。

這些需要自大、自滿的需求就由其他的精神食糧來填補。神話與戲劇甚至當代的電影和漫畫中,為什麼總是有著那樣老套的劇情? 半神身分不被認同的海克力斯通過考驗、吊車尾的鳴人娶了千金小姐當上了火影、彼得帕克在偶然的情形下成為了蜘蛛人等等。所有當代創作的主角,都盡可能的以失敗者作為主角,這是因為受眾多數皆是人生的失敗者。所有的讀者都會自動投射成主角,跟隨著主角一同進入冒險的旅程,體會失敗所帶來的挫折,以及更重要的是體會成功所帶來的甜美果實。雖然這些透過戲劇的感受並不是來自於真實的經驗,那相同的是那些角色們的經歷同樣會帶動我們的情緒和增添我們的感受,於是烏合之眾需要自大的慾望被外在的創作給滿足了,前提是這些創作要佔據他們足夠多的時間,否則第三類的政客隨時可以把他們從戲劇的幻境中拉到抗爭的活動現場。

然而自大與自卑並不是兩個相斥的極端,而是兩種分別需要被滿足的慾望,第三類政客只有辦法滿足烏合之眾的自大,並且不明白只有當自大以及自卑兩種需求都被滿足的時候,才有辦法成就更高的存在。

第四類人是最高級的存在,他們的世界觀非常的玄奇『他們可以讓烏合之眾繞著自己打轉,也可以讓自己繞著烏合之眾轉,更可以像是雙星互繞,沒有人能搞清楚彼此真正的位置。』對於這類人來說,他們可以輕易使用政客的伎倆,讓烏合之眾滿足於自大的情緒,並且讓烏合之眾為了優越感而跟隨自己。但下一秒他們會呈現世界的真實殘酷,讓烏合之眾在面前臣服,滿足烏合之眾內心對於自卑感的渴望。

滿足自大的慾望已經不是容易的事情,要讓烏合之眾接受自卑更是一件難事情,何況要同時滿足這兩個理應該是相斥的兩個慾望,簡直像件不可能的任務。第四類人能夠做到這種程度,也是因為他們無所相信也無所堅持。

我們在廣大空間當中,確定自己位置的方式無非就是找個相對的目標作為標準,然後我們可以知道自己的座標。但是第四類人從不想要真正知道自己的位置和目的,他可以繞著烏合之眾轉,也可以反過來,在這個過程當中,烏合之眾容易迷失了自己的方向感,到最後第四類人巧妙的運用方向感的喪失,同時滿足了自大及自卑兩個不可能同時達到的需求。但第四類人即便是在歷史上都相當少見,有著如此能力的人,不是被奉為大英雄就是成為極端的惡魔。



烏合之眾本身就是矛盾的存在,他們一方面自大的希望自己能夠統治世界,但另一方面又自卑的希望世界上有個完人來領導一切事務。而就在法國大革命不斷沸騰的十年間,來來去去那麼多領導人,上台的下台了,或許還死了。值到最後一刻上台的拿破崙,那些從酒館出來只為了看一眼拿破崙的烏合之眾們,都不斷稱讚拿破崙就是他們看過真正的英雄,這一秒貝多芬還譜寫著英雄交響曲,下一秒拿破崙成為了禁忌的人名,沒有人敢再次提起這個敗類的名字,而英雄交響曲的樂譜,也早在十多年前就被撕爛,只是又有誰會在乎呢?

烏合之眾系列文主要參考書目

《烏合之眾
古斯塔夫·勒龐
Gustave Le Bon

《群眾運動聖經
艾瑞克·賀佛爾
Eric Hoffer

《君主論
馬基維利
Niccolo Machiavelli

《異常流行幻象與群眾瘋狂
查爾斯.麥凱
Charles Mackay

《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
高夫曼
Erving Goffman

《語言與人生
S.I.早川, 艾倫.R.早川

《神話的力量
坎伯
Joseph Campbell

《千面英雄
坎伯
Joseph Campbell

《人及其象徵:榮格思想精華
卡爾.榮格
Carl G. Jung

《自私的基因 
理查道金斯
Richard Dawkins

《英雄與英雄崇拜》
卡萊爾
Thomas Carlyle

《我的奮鬥
阿道夫 希特勒
Adolf Hitler
烏合之眾既自卑但又自大 烏合之眾既自卑但又自大 Reviewed by 子迂 on 晚上8:51 Rating: 5

2 則留言:

  1. +LINE:day588+台/北/外/送/茶/莊
    +LINE:day588+高/雄/外/送/茶/莊
    +LINE:day588+台/中/外/送/茶/莊
    +LINE:day588+新/竹/外/送/茶/莊
    +LINE:day588+台/南/外/送/茶/莊
    +LINE:day588+彰/化/外/送/茶/莊
    +LINE:day588+南/投/外/送/茶/莊
    【要兼職找我唷~未滿18歲未成年禁止加入】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