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合之眾的貪財金融狂熱



本文為烏合之眾系列文

16世紀歐陸上的達官貴人到鄂圖曼帝國作客的時候,看到了那些開在皇家宮廷當中那些高挑優雅、色澤錡麗,在風中搖曳宛如絕世佳人的鬱金香。對於鄂圖曼人來說這些花朵雖然珍貴,但由於地利所帶來的貿易之便,這些花也不是那麼難以取得的珍寶,但歐陸人早在看上眼的那刻,狂熱就無法止歇了

那是個新舊教相互敵對的年代,連做生意都因為宗教上的差異而管制多多,阿姆斯特丹就在這個年代興盛,靠的就是不管宗教上的歧異,任何人都可以來這城市做生意。當然也包含鬱金香。或許是因為鬱金香真的太美,也或許是人心太過貪婪,鬱金香就這樣成了交易市場中的大寵兒。

在這段鬱金香狂熱當中,一開始所有的人買來的鬱金香都是將其種在自己的花園當中,後來有人發現這漲價的速度實在太誇張,不如將其轉手賣出去的利益反而更大。當局甚至成立了專門的鬱金香交易市場,金錢快速流動的情況下,鬱金香的價格當然炒得比天還高。

『永遠的奧古斯都』是鬱金香當中最貴重的品種,在1636年有兩株『永遠的奧古斯都』球莖在出售,但在品質只能算是一般的情況下,其中一株換到了12畝的土地,而另一株品質較好的則是得到了4600佛羅林加上一台馬車、兩匹灰馬和一套馬具。而當時一隻健康的肥羊的市價是10佛羅林。

傳說中的 永遠的奧古斯都

1637年突然間某些聰明人發現價格不可能無限制的上漲,於是開始把手中擁有的鬱金香給出清。一時這樣出售的舉動似乎喚醒了不少投資客的狂熱,然後想通問題的人不想當最後一個沒賣掉的倒楣鬼,於是鬱金香成了沒人要的東西,那些買賣契約多半也都以毀約作收。這件事情鬧上了議會,但議會打從心底就不想碰這些鳥事,而想要發財的底層烏合之眾終究沒有發現鬱金香可能泡沫的可能性,慘賠到家破人亡的不計其數。

在人類的歷史上,烏合之眾創造的金融狂熱不在少數,鬱金香狂熱當然是其一,另外兩個則是英國的南海泡沫和法國的密西西比事件。這三個事件當然標的物不同,鬱金香、股份和國債基金,不過導致三者在歷史上掀起巨大波瀾的原因卻是相同,不過就是常人對於利益的過度幻想,導致自己成為了狂熱的烏合之眾。

說起來金融市場的價值本來就建立在烏合之眾對於未來的幻想上面,當我們幻想東西未來可能會有利可圖的時候,價格就會上漲。這樣說起來或許會戳破很多人夢想中的泡泡,對於金融市場我們都以為是多了不起的地方,但用這套思維一想就能理解,金融市場就是充斥最多夢想和幻想以及騙術的場所。

人其實真的很笨,我們的思想總是跟著我們的幻想而行,當我們幻想眼前的鬱金香未來有可能漲上六百倍的時候,無論怎樣的勸告或是理性數字分析,我們都絕對不會相信,因為決定我們行為的從來就不是理性,而是對於未來的幻想。

關於佐證我們被幻想給奴役,最好的方式就是樂透投注。以台灣大樂透每張彩劵50元來說,只有在該期總投注金額 1.2 億的情況下,頭獎累積獎金 4.9 億,期望值才會稍稍大於50元,但是這其中有大量的期望值(37)都落在頭彩上面,換句話說去買樂透是非常不理性的,但我們腦袋想到的完全不是甚麼機率問題,而是中了樂透之後瘋狂生活,那怕自己知道這根本是幻想,但每當樂透的頭彩獎金上新聞的時候,烏合之眾總是瘋狂的購買。

瘋狂是一種恐怖的傳染病,在法國的密西西比事件當中有兩位清醒的人物沒有陷入瘋狂當中,一位是文學家德拉默特(De la Motte)和另一位修道院院長(Terrason)在聚會上面恭賀彼此沒有因為這波浪潮而真的去買股票,並且認為這泡沫遲早會破裂。兩個禮拜之後他們在證交所遇到彼此,正好都是為了去買密西西比公司的股票,他們簡單交談以後發現對方的理由跟自己一樣,那就是看到所有人都在買,好像自己不買像是個白癡一樣。

我們無可避免地受到他人行為的影響,許多時候我們都會嘗試維持自己的理性,但有些時候就是無可奈何地打開臉書看到所有的朋友都用同一種意識形態在看待一件事情,並且口徑一致的情況下,這時候與他們方向不同的自己,真的很難堅持自己想法,甚至有些時候還會嘗試要說服那些處於狂熱的朋友。

在西西比事件當中,老元帥維拉爾知道整個事件不過是個泡沫,因此每當有朋友提起這投機的心態,他就會暴跳如雷。然而有次他的馬車經過個廣場,看到廣場上的人群正在瘋狂的討論如何購買股票。老元帥心直口快,不顧秘書的阻止直接將馬車停了下來,站在馬車上面開始請烏合之眾們冷靜,千萬不要陷入對金融的瘋狂。他希望的掌聲沒有來到,反而遭來底下群眾的謾罵和詛咒,之後老元帥在事件當中再也沒有公開發過言,就算等到密西西比的股票當壁紙都嫌便宜的時候,也沒有人記得老元帥等人曾經公開警告過這類的投機行為。

控制烏合之眾的方式就是控制他們的想像力,創造一個幻想供他們可以滿足。至於那種幻覺的塑造有沒有道理根本無關緊要,越是狗屁倒灶的故事,烏合之眾只要相信這件事情是真的,就會無限的使用想像力去補全故事中所缺乏的元素,進而編出一個讓自己相信的故事。


與法國幾乎同時間的英國南海狂潮當中,由於南海公司所帶來的經濟幻想實在太大,所以幾乎所有的股票和投機行為都被烏合之眾的狂熱所炒高。其中有則故事說來簡直令人不敢相信,有個不明來歷但穿得很體面的紳士,公開向群眾聲明自己有一個可以賺進萬千家財的投資案,但因為商業機密的關係,所以細節沒有辦法透漏,目前的規劃是共發行5000股,每股售價是100英鎊,他向所有股東承諾每年的報酬是100英鎊,詳細計畫打算三個月後公開的向大眾公布,屆時所有該有的東西都將備齊,現在需要招募想要加入計畫的股東,每人以2英鎊先行支付訂金,公開計畫的同時再繳交剩下的98英鎊。當天收盤的時候他賣出了一千股,當場直接賺了2000英鎊,並直接逃到了歐洲大陸,當然沒有回來,更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誰。

這故事聽起來很離奇,但或許就是我們對於戲劇性的推崇,總是讓自己願意去相信那些不切實際的說詞,看著廣告文宣或是宣傳影片中那些美好的果實,很多時候電影的情節都有人當真了,區區廣告就算用全部都是動畫來製作都還是會有人認為那是絕對可行的計劃或是產品,信用卡就這樣刷下去。無論是金融商品、電子產品或是生活用品都一樣,有沒有需要並不重要,我們都是依照著自己的想像力來賦予這些商品被購買的理由。而剛剛那個故事更是讓齋主直接聯想到了多少募資平台上的募資計畫從頭到尾就是個騙局,就因為吹牛吹得太大,而被烏合之眾們一起加把勁吹破了牛皮。



烏合之眾對於狂熱是毫無來由也沒辦法說明其道理的,越是小道的消息感覺越是精準,就像是當代的人總是相信街頭巷尾那些關於內線消息的小道消息。在南海公司等一幫子的裙帶公司的股票即將泡沫之時。在某間高級會館裡面,一人匆匆忙忙地找著他的老董,在場的所有名流都知道他是那位老董的秘書。這位秘書非常著急的東張西望,不斷的拿手帕擦汗,不小心從口袋中掉出了一張紙條,而他並沒有發現就離去了。紙條上面寫著『盡可能買光A公司的股票』,但A公司是當時所有人認為即將倒閉的公司,但秘書的老董畢竟是大人物,而這秘書匆匆忙忙的樣子看起來似乎非常緊急,極有可能掌握著其他人不知道的內線消息,於是在場的幾位紳士就決定把A公司的股票買光。但這正是老董的計謀,那幾位紳士所買到的股票也正是他出售的,而A公司後來也倒得骨頭都不剩。

我們總是過度相信謠言,謠言可能是從隔壁鄰居的歐巴桑來的,也有可能是從金融業內部來的,還有可能是電視上的財經名嘴所說,甚至有時候還是自己去超商買些看起來像是專業分析的謠言紅色雜誌,然後對這些資訊的來源深信不疑,誰能保證那不是當初秘書的小紙條呢?。謠言是狂潮的開端,但是真正興起狂潮的慾望,無止盡的慾望催化了所有金融狂熱現象,無論是台灣近幾年的房地產狂熱、文創狂熱,等到潮水退了才會知道到底誰有賺誰沒賺,只要認真思考就可以知道根本沒有資訊是足以相信的,你認為的真相可能是別人塑造的假象,你認為的謊言可能是別人用誠心打造的懇求。

最後,齋主特別要說,無論是哪一次金融狂潮,一開始那些製造那些狂潮的大官或是大商人,都沒有想過要製造這麼大的浪潮,他們就像是你我只想要把事情給做好,無奈謠言甚囂塵上,價格一倍翻了一倍,他們就算出來制止也無濟於事,甚至密西西比事件的主導者約翰勞也公開勸阻群眾繼續購買,但依然是徒勞無功的。唯一相同的反而是當泡沫退去的時候,這些主事者那怕其實在法律上並沒有甚麼問題,但最後群眾的憤怒都找上了他們,而且是無情的。



 烏合之眾系列文主要參考書目

《烏合之眾
古斯塔夫·勒龐
Gustave Le Bon

《群眾運動聖經
艾瑞克·賀佛爾
Eric Hoffer

《君主論
馬基維利
Niccolo Machiavelli

《異常流行幻象與群眾瘋狂
查爾斯.麥凱
Charles Mackay

《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
高夫曼
Erving Goffman

《語言與人生
S.I.早川, 艾倫.R.早川

《神話的力量
坎伯
Joseph Campbell

《千面英雄
坎伯
Joseph Campbell

《人及其象徵:榮格思想精華
卡爾.榮格
Carl G. Jung

《自私的基因 
理查道金斯
Richard Dawkins

《英雄與英雄崇拜》
卡萊爾
Thomas Carlyle

《我的奮鬥
阿道夫 希特勒
Adolf Hitler
烏合之眾的貪財金融狂熱 烏合之眾的貪財金融狂熱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8:13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