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納粹與那些自以為有國際觀的人的水泥二元價值觀



齋主這幾天被朋友問到有點崩潰,每個人逢面就問我對於光復中學扮演納粹整件事情的看法是甚麼,雖然在星期天簡單寫了一篇對於該新聞的看法,但底下的留言多到沒有辦法一一回應,於是我覺得這問題有必要認真寫篇專文來討論。

說起來這件事情簡單到不能再簡單,就是新竹一所光復中學在舉行校慶,當天有所謂的扮演主題,而某個班級扮演了德國,想來思去決定以納粹為主題來進場,之後就開著紙板戰車進場,同時擺出了元首致敬禮,而班級會決定出這個主題也是透過民主機制去決定的,校長更是半個屁都不知道,校慶也就很簡單的過了。後來就跑來玻璃心破裂的以色列猶太人抗議,同時德國人也跟著抗議,於是這不過是一個小小的COSPLAY活動就演變成好像是個很丟臉的事情,總而言之我們的總統府也跟著要求教育部和學校道歉。我想大家都好奇原因是甚麼,不過就是因為以色列是美國最忠實的朋友,而台灣只是一條狗,狗狗當然要汪汪叫。未免有那種連文章都不願意看完的人問我立場是甚麼,我簡單說明我的想法,那就是德國、奧地利或是以色列歷史文化所造成的言論不自由,或是納粹相關法律與台灣完全無關,這些譴責完全不應該有任何的強制性,跟所謂國際觀、文化觀念完全一點毛關係都沒有,就是其他國家的文化不應該完全套在台灣身上。



至於納粹是甚麼? 我想大多數年輕人學習到這段歷史並不是從甚麼歷史課本或是專業的書籍中學習,更多的是從電影或是電玩裡面的奇奇怪怪改編,不是甚麼美國隊長裡面的九頭蛇部隊,就是重返德軍總部的邪惡帝國,有哪個電玩或是電影會說希特勒是靠著民主制度上台的? 甚至連歷史課本都沒有針對這一點多做討論。我知道納粹在那個年代做過很多侵害人權的事情,但真正應該要針對的是他們對於種族主義的無限放大,同時用種族區分方式去進行制度上面的區分,改變了對於普世憲法當中的平等概念。而為什麼要迫害猶太人也沒有課本上面會寫是因為當時一戰以後歐洲的生產工具被摧毀殆盡,當時猶太人掌握著金融業,而德國當時欠下大量款項,許多民眾都對猶太人掌握金融的態度非常不滿,進而導致了納粹的崛起。

對於猶太人納粹也不是一開始就逼殺,最初期是採取一些管制措施,而後逐漸變成隔離,然後是統一隔離管理,直到最後面的財政逐漸吃緊,戰線問題逐漸擴大之後才撲殺猶太人,部分史料顯示當時下此決定並非單純瘋狂的決定,而是經濟選擇下的考量,之後就是戰後的紐倫堡大審和耶路撒冷大審(有興趣可以去看看漢娜鄂蘭 平凡的邪惡)。在這些一連串事情發生之後,納粹就被操作成了政治不正確,在德國、奧地利和以色列等等國家都因為這些歷史事件而制定了部分法律來完成轉型正義,包含種族之間的包容性,歷史迫害的相關賠償,甚至到不能使用納粹標誌或是對元首的舉手禮等等的一連串的言論自由都被禁止,但這些侵害言論自由的制度有其原由,只因為這些國家自己受到的傷害太大也太深,對於為什麼會管制這類事情,能夠諒解並理解。

我們的歷史教育何曾如此認真的對待一個歷史事件? 我們的課本對於歷史教育就是把勝利者寫成千古明君,失敗者就是酒池肉林,對於納粹的描寫就是希特勒鼓動群眾,利用意識形態滋事,但就連這些從師範體系出來的歷史老師又曾問過如果領導人這麼會利用意識形態,怎麼還會做錯那麼決策? 還是希特勒只是服從著意識形態而做事? 我們的歷史教育何曾站在多元史觀的角度去思辨一段歷史的真相? 在討論這些事情之前我們必須了解在一段歷史裡面沒有好人也沒有壞人,所有人都是朝著自己的最大利益前進,包含戰間期的猶太人、二戰前的納粹、戰後美國對於金融體制的重建等等,哪個不是壞人? 又真的壞到哪裡去了? 但我們的歷史為了便宜行事,卻是簡單地把猶太人描述成單純的受害者,納粹就成為絕絕對對邪惡的壞人。

在我們的教育體系當中,應該要盡力的去避免去教導善惡的二元價值,這種教法會讓我們失去思辨能力而單單從事所謂的信仰行為,去相信有人是單純而良好的善,而有人就是天生無比的邪惡。就像當年的老日本卡通一樣,裡面的壞人總是在一些偏僻的地方蓋著大型基地,秘密的要毀滅整個世界,同時基地裡面還有著許多魔王所養著的員工,這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沒有人會是單純的邪惡,又或者說這世界上沒有人是邪惡的。

我們每個人都聽過事情都有雙方說法,但是真相就是往往事情不只有雙方說法,其實帶有的說法擁有無限多個面相,但我們傾向於對立面的思考,那就是事情非黑即白或是非白即黑。舉例來說當我們很餓的時候,世界上的東西就分成能吃的和不能吃兩種。當我們面臨死亡的危機時,萬物就分成能保護自己的和自己所恐懼的。我們就這樣簡單的區分了世界,絕對的好跟絕對的壞界線分明,跟我們利益無關的事物都被徹底忽略了。

在鬥爭時這種二元價值被運用得不能再更精明了,就像當今文化的發展,配合符號學上的應用,讓人類對於恐懼、仇恨和憤怒等等的原始反應都已經無法使用,就算有時候我們氣到不行,卻都還是運用言語和非理性的方式去汙辱那些我們認為的敵人(相信我,這點齋主我經常被攻擊)對於那些情緒控管欠佳,加上多元理性思維能力不足的人來說,他們被他們體內覺醒的腎上腺素所影響過多,最佳的生活方式就是活在二元價值當中。

講到這裡可能很多人會以為民主政治當中經常出現的兩黨政治文化就是一種二元價值觀,但其實恰恰相反。經常我們可以在某個議題上面感受到民進黨對這個議題的大力支持,而國民黨則大力反對,因此突然好像事情變得好像不是支持就是反對,但事實上是這個議題就算要通過也不會是在完全按照某一黨的想法通過,必定是雙方妥協下的產物才有機會順利過關,而這個妥協讓事情變得並不那麼絕對,換言之這是一種多元的價值。

政治上的二元價值就是單純的單一意識形態(很多情況就是專制與獨裁),統治者說的都是對的,只要與這件事情不同就是錯誤與不對的。所有的政策沒有經過政治勢力的角力和協調,一言堂現象造就統一的思想行為,事情只有分為符合政權所想要的跟不被政權所允許而被送去勞改的。在科學上每個人都知道1+1=2,但有一天如果黨和國家要求你說1+1=3之時,你也會說服自己相信那是成立的真實。當然這個二元價值也發生在納粹上面。


影響吾等和國家生存的討論必須完全禁止。膽敢質疑國家社會主義前景的嚴密性將被視為叛徒。
邵克爾氏 圖林根地區納粹黨魁 1933.6.20

所有德國人都是國家社會主義者,少數不從者不是瘋子就是白癡
希特勒,1938.4.4

然後就從一開始意識形態的二元,到後面變成種族主義上面的二元

很明顯的,怯儒到令人生厭的兔子不是德國動物,牠是享有貴客特權的外來者。而獅子身上無庸置疑的可看出德國基本特質,因此可稱牠為海外德國人。
魯登道夫將軍,德國動力之源期刊

直接或間接從猶太人那裏買來的乳牛或肉牛皆不可和社群裡的公牛混養。
特格爾報 納粹黨局 1935.10.1

德國詩人選集沒有海涅的容身之地,原因並不是因為他寫的詩不好,而是因為他是一名猶太人,所以德國文學沒有他的位置。
黑色軍團報

如同我先前所說,二元價值是鬥爭的必備要素,他可以讓一群人快速團結起來,因此在那個摔落的德國當中,納粹也不過是運用了大量民眾對於現況的不滿逐漸崛起,而這個不滿的意識形態雖然是從民主政治當中出現的,但誰能知道這股力量卻超越了民主政治所限制的法治與人權框架,進而破壞了自由民主的遊戲規則? 這才是我們對於民族主義應該要去思考的問題。

那時歐洲一群較有經濟優勢的猶太人倖免逃過希特勒對於猶太人的迫害,於戰後開始重新建立相關的意識形態和金融體系,其中就包含對納粹的各式抹黑,在一開始的力道或許不大,但畢竟逃到美國的一群猶太人當中,他們當年投資的是好萊塢和媒體業上,加上本來就在美國的猶太人也耕耘許久,幾十年後成果一一回收,我們所熟知的許多媒體、導演和演員都是猶太人。這種意識型態逐漸形成,就是納粹就是單純邪惡的組織。

辛德勒的名單、戰地琴人、安妮日記、美麗人生這些都還能算是歷史電影,然後就是惡棍特工、美國隊長這種稍微抹黑的,再來就是南方公園裡面的納粹殭屍,不然就是重返德軍總部這種超級醜化型的創作,無論怎樣都把納粹冠上了一個單純的符號,那就是邪惡,這種邪惡透過電影和電玩傳播到了自由世界中的每個角落,然後所有人好像就突然忘記為什麼納粹邪惡了,總而言之納粹就絕對的惡,原因是甚麼也早已不重要。當猶太人說納粹二元價值區分種族的時候,猶太人自己對於納粹的評價也變成另一種可怕的二元價值。



先前提到民主政治當中的兩黨政治並不是二元價值而是多元價值,因為雙方都不代表一種絕對的是與非,任何結論都必須在雙方的主張下逐漸妥協,而這種妥協就建立在言論自由上面。民主政治當中的言論自由是至高無上的價值,因為這種人人可以為自己的立場或是利益發聲的資格,讓我們的社會變得多元,我們可以接受各式各樣的意識形態,並且法律並不會因為我們的想法、言論、穿著、或是因為意識形態的不同而迫害我們。而很幸運的台灣目前是個良好運作的民主社會,要怎麼樣知道我們的民主運作得良好? 從新聞報導裡面每天都有的光怪陸離事件,和每天談話性節目裡面的妖魔鬼怪,或是看齋主這個整天跟社會大多數意見不同的蠹酸齋就能理解台灣的多元民主價值其實運作得還不錯。

但那並不代表台灣的二元價值就有特別少,那怕是像台灣這種已經自由民主的社會當中還是有著相當多的二元對立價值衝突。我們曾經走過蔣家專制獨裁的時代,直到今天都還有對蔣介石的銅像崇拜、國民黨的大中國思想、中國化與去中國化之爭,從這些到左派台獨、女性主義、同性戀團體、護家盟、居住正義、貧富差距等等的議題的排他性強烈(尤其是那些整天喊著公平、正義的族群),處處都是非常深的二元價值,並且同時在這些團體當中都會認為只要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那怕其他人士希望加入更多更多元的觀點進入時,都會因為觀點不同而被冠上敵人的標籤。我們見過多少嘗試跟這些人溝通的人,因為與原始團體的意見有部分相左而被打成異類? 而今天引起社會軒然大波的,竟然還不是台灣本土的歷史事件,而是遠在天邊的納粹?

台灣沒有經歷過納粹的歷史,也沒被希特勒迫害過,對歐洲歷史的教學也是馬馬虎虎,更別扯甚麼對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也都是在課本裡面用簡單幾頁帶過,真的認真研讀或是思辯過的人根本屈指可數,談起對納粹的了解大家也不過是從電影裡面學來的,真的要說搞不好大眾對九頭蛇部隊還在行。然後突然間一個高中生的變裝遊行不過玩了一個納粹的角色被批判,突然間所有的大眾就幻化成正義使者兼具歷史專家,大眾開始用自己腦中對於納粹的電影記憶+遊戲經驗來批判那些學生,而自己其實也不過就懂個迫害猶太人或是奧斯威辛集中營罷了,對於整段歷史文化的思辯到哪裡去了? 說納粹迫害人權或是種族歧視的人又真的懂了多少? 就算退一萬步來說,我相信有那些真的了解的人很不爽有人這樣開玩笑,但那又關台灣甚麼屁事情?

猶太人很可憐嗎? 你只是電影看太多和電動打太多,這世界上可憐的族群多的是,講到納粹對於種族的屠殺問題,有資格開口的也不是甚麼以色列,而是波蘭,當初波蘭被德國打到生活不能自理,然後國民被抓的抓,不該不抓的也被抓,丟進毒氣室的也不在少數,而後面因為二戰後的冷戰局勢問題,波蘭始終沒有辦法取的在經濟地位的領先,至今都沒有任何文化話語權,到今天年輕人對於波蘭的印象大概只有出了一款巫師三這種超級神作遊戲罷了,誰還在意呢?

那波蘭人有很可憐嗎? 沒有,因為這世界上可惡的人多的是。史達林光殺自己俄國共產黨的黨內同志就高達五百萬人,他一輩子所殺的人數更高達四千萬人。毛澤東那些燒殺擄掠甚麼不說,光大躍進就活活餓死三千萬人。也沒見到當我們扮演蘇共或是崇拜毛澤東的時候,有任何台灣的正義魔人出來說這樣很不道德或是侵害人權之類的屁話。拜託下次出來罵納粹的時候先承認是因為罵納粹是政治正確而且電影有教好嗎? 到底是打自心底認為迫害人權? 還是隨著西方主流思想文化起舞而跟著罵人? 還有人說納粹屠殺是人類史上最大的傷痛? 就算是史達林、毛澤東在成吉思汗面前都還要玩沙好嗎?

我竟然忘記提台灣崇拜的蔣公其實也是殺人魔一個,但台灣還是有不少追隨者,這時候那些最講求國際觀的9.2又不認為這是迫害人權的作法了,對於台灣來說同樣敏感的還有旭日旗,但大家好像不怎樣在乎就是了。所謂的國際觀齋主已經說過很多次了,必須從本土歷史文化開始建立。杜正勝的同心圓史觀這方法很好,從我們所住的小地區開始了解,到縣市再到台灣整體,之後是東亞、亞洲、世界這樣下去,聽起來好像納粹滿遠才會了解到的,不過從台灣的歷史作個源頭總是個開始,或許就可以多了解台灣戒嚴時代有哪些根本不人權的事情。然後就可以思考台灣其實自己的問題都沒有解決,當年獨裁統治的問題並沒有完全處理掉,現在竟然開始擔心所謂的國際同理心了?

齋主在最後再次強調言論自由是民主政治當中至高無上的存在,每一個箝制言論自由的條目都將會破壞民主自由的發展,任何文化或是制度上的限制都必須非常謹慎,而今天台灣的言論自由竟然因為德國和以色列這兩個在制度上不承認台灣是國家的國家稍微抗議一下,就要迫害我們自己人的言論自由? 甚至還搞到光復中學的校長請辭,然後學校被拔掉補助款? 這是制度上就同意台灣不能談論納粹嗎?  而我聽到的理由竟是那些人權、猶太人等等理由,但如果是這些理由為什麼史達林、毛澤東甚至蔣介石就沒有此限制? 說起來不過是因為德國人和猶太人的玻璃心碎了(別以為這世界上只有中國人有玻璃心),然後又因為猶太人跟美國的關係很好,所以總統府的動作才會這麼大,並且打壓自家人的言論自由罷了,而那些跟著罵的人,按照他們的二元邏輯來說,不是瘋子就是白癡,或許有那麼一點點的知識份子吧,但又如何呢? 這件事情到底憑甚麼可以用制度去整光復中學?



COS納粹與那些自以為有國際觀的人的水泥二元價值觀 COS納粹與那些自以為有國際觀的人的水泥二元價值觀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上午12:16 Rating: 5

3 則留言:

  1. 「種族的屠殺問題,有資格開口的也不是甚麼以色列,而是波蘭」
    不是以色列沒資格開口波蘭才有資格開口好嗎,而是他們都有資格開口,後面就開始變比較級了,哪時候這世界變成開口前要先來一場比慘大會,還要比贏大清洗才能開口的?不就跟對交警報怨那邊有很多人違規停車,為什麼先抓我很像?

    第三帝國他有藉由沒收猶太人財產,然後用沒入的錢讓自己度過經濟危機並且拿這些來滾工業,正逢其他人大蕭條而成從超慘翻身回強國。我們當然可以說因為大家對德國太為苛刻造了一個共業,才讓德國民意製造出了希特勒,就算希特勒不在搞不好也有人取而代之,作著類似的事情,但是當然也不會把這個行為當成是正派的,不然新北市政府去把整個台北市充公很可能可以讓新北市有機會變得非常繁榮啊,這個論法是一般正面追求的價值嗎?
    第三帝國用他的拳頭針對了某個種族要趕盡殺絕,雖然他肯定並不是歷史上唯一的一個,但是本來就可以視為是某種主題的傷痛,好啦,如果你的目的要說物競天擇那我沒話講了,或者說是沒話跟您說下去,因為用這種論法台灣原住民本來也就是物競天擇的敗者,再重來十次都是要輸的,所有牲畜也是物競天擇下的弱者才被人類所掌控,人類的好事對他們來講不一定是好事,然後我們就可以推論出大清洗有節能減碳的效益,還可以少吃少殘殺動物 ^.^....

    我雖然不完全排斥這樣以人類以外為主觀角度的思辨,但是如果我們回到以人類為本體的討論層面的話,有些精神不支持是正常的,人無完人,端看追求方向。至於版主最討厭的烏合之眾,在目前已存的人類歷史上永遠存在

    回覆刪除
  2. 先罵偏頗,再把論點套用到時空背景不同的例子來討論說這論點爛,最後以世界本就不完美做結。

    不用描述自己的想法,還可以展示自身有看完文章還找到了錯誤並且站在一個體諒全世界的角度,不需要被他人檢視想法,這種高等級的不沾鍋文章也是言論自由下美麗的結晶。

    回覆刪除
  3. 別在人家的傷口上灑鹽,縱使那個傷口是他自己造成的 ..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