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錢展覽還是充斥著市場,一切都沒有改變


齋主幾個月前寫了一篇關於低能展覽的文章,當時其實沒有抱著甚麼社會責任的心在寫,不過是想要抒發一些對於台灣文化發展現況的問題所以找了一個自己關心已久的課題來寫一下,正好搭上當時陳綺貞的展覽熱潮,但當時我真正想要關心的反而是那些大型的公仔展覽,不是因為我覺得這些展覽沒有價值,而是當所有的焦點和展覽重點都在那些大型輸出或是大型公仔,有部分廠商還會裝個樣子稍微弄幾個手稿或是原畫,有些廠商甚至發現這些東西根本沒有人重視,乾脆甚麼都不要有了,這些甚麼都不要有的展覽到底成了甚麼?

一種遊樂園的概念,一種假日出遊去遊樂園拍照打卡的概念,這種概念成為了情人約會或是朋友聚會得更好選擇,在過去的最保守選擇是去看電影,但是隨著這類展覽的出現,逐漸的人們的第一選擇似乎變成了卡通展覽,畢竟看電影不會有甚麼互動,而這類展覽非但可以有很多互動之外,還可以留下許多共同的合照或是回憶,就這樣慢慢攻佔了所有人的假日活動,也變成所謂政府主力發展的文創產業。

但就如同我曾經寫過的一篇談論文化與文化創業產業的問題,所有的文創產業必須要由源頭,也就是文化開始做發想才有機會成為一個賺錢的行業,但是台灣當前的作法卻是反其道而行,政府的公家文化預算低得要死的情況下,把所有的經費都花在文創產業上面了,各個文創園區處處林立,一個接著一個的展覽空間就這樣出現,展覽空間再以高價承租給業者去辦展覽,業者再從國外卡通的總公司買下授權,跟模型商準備公仔跟印刷廠準備大圖,再用疲勞轟炸的宣傳方式告訴大家這裡有個大家都喜歡的展覽,然後就不斷循環這個過程。

倒也不是說哪裡不好,其實這些動漫人物當初的設計都花了許許多多的心思和藝術性,但當前的展覽已經脫離展覽應該要有的教育意義,更多的是娛樂性質,只是還是使用展覽這個聽起來帶有文化性質的字眼,看起來會比較高級和帶有更多的教育性質,但其實所有人都知道根本就沒有,不過這個漂亮的假象如果繼續維持著對整個經濟模型來說是很有幫助的,於是這樣的文化就逐漸建立,「你要不要去看展覽」從過去的藝術文化展覽變成現在的大型公仔展覽也是無可逆的結果。

半年前的那一篇文章就是為了這樣的文化而寫的一篇呻吟文,當時的我很天真的認為這樣的文章或許或多或少可以喚醒一些人的心,希望多少能夠讓更多的人去注意所謂藝術文化的發展。的確我因為那篇文章交了不少朋友,也因此認識了不少文化圈的朋友,同時當時也引起了很大篇幅的討論,或許總是帶有一點希望,所以這次乾脆就看一下聖誕檔到跨年檔期中間的展覽有哪些? 大型輸出和公仔展是否還是那麼多?

聖誕節開始的檔期,除了故宮、北美館或是史博館這幾個地方的固定展覽以外,特展大概就是以下我找到的這幾個

1      妖怪手錶特展
2      浮光掠影─山下工美25年創作展
3      東方凡爾賽秘境體驗大展
4      麗莎和卡斯柏 我的小巴黎特展
5      小紅帽火車糖果屋之旅 加藤真治45週年插畫特展
6      teamLab:舞動!藝術展&學習!
7      小積木大冒險特展
8      無敵鐵金剛45周年經典大展
9      熊本熊好來逗陣展
10    夢工廠動畫特展
11    魔法屋特展
12    皮克斯30周年特展
13    阿凡達:探索潘朵拉世界特展
14    神偷奶爸邪惡製片廠展銷會
15    2016波力歡樂世界
16    2016 Hello Kitty Go Around
17    杯緣子展

我知道策展單位其實過得很辛苦,自己也有幾個朋友在這類的公司內工作,我也能夠理解在這樣的經濟模型底下即便是那些擺明的拍照展覽也是不好生存的,因為授權金多半很高昂,但那些高價所得到的角色也確實是可以吸引大量的群眾買單的,所以我也不想要多說甚麼,如果社會上大家接受,那代表只是齋主我自己的喜好問題

所以我想要大致上談一下我想要談的幾個展覽,不過齋主其實我一個都沒有去,不過是按照那些展覽的宣傳給我的既定印象,來決定我這篇文章是怎樣的方向,畢竟有些東西其實我看了就有點倒彈,但畢竟這是一個自由的社會,我也不好多說甚麼。

首先我想要針對幾個比較不那麼商業,或者說在這群都是能夠吸引人的展覽當中,算是比較偏向藝術性質的幾個勇敢策展單位給一點支持,所以先做一點介紹。


浮光掠影─山下工美25年創作展     
中正紀念堂    "2016/12/302017/3/5"

齋主雖然算不上是甚麼藝文圈人士,但是對於當前世界上的藝術家也算有點了解,這位藝術家的作品其實總是出現在展場中,每次都會對這種作品仔細觀看一陣子,然後一起去看展覽的女孩子總是會在旁邊多拍幾張照片,說實在的總是有想要多看幾個類似的光影作品,山下工美的作品也滿經常出現在台灣的一些聯展當中。這次看到這個展覽出現的時候,我第一個想法是原來這作品是山下工美的作品,總算是認識這位創作者了。但意外的事情是沒想到會有策展單位會想辦這種比較沒那麼商業的展覽,這展覽雖然不到非常具備藝術性質,但我覺得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應該是個同時能夠拍照也同時能有一些收穫的展覽。





teamLab:舞動!藝術展&學習!未來の遊園地      
華山 "2016/12/292017/04/09"

最近這個展覽算是被媒體大量報導了,一方面除了因為這個展覽本身的團隊很有名以外,也因為是旺旺旗下的策展單位所主辦的,所以兼顧了一些媒體資源來宣傳(雖然大多數策展單位都有媒體關係),但這個展覽我想應該是除了那些明擺著就是丟出卡通玩偶和大型輸出圖片以外的展覽中,我覺得最適合去拍拍照片的展覽,但前提是使用相機的人要有曝光和快門的相對應知識,只會用全自動模式或是測光技術不好的人,建議還是算了,不過這個展覽真的是裡面相對有意思的。


接下來我想聊聊兩個算是皮克斯和夢工廠的展覽。

皮克斯30周年特展      國立歷史博物館   

如果我沒有記錯,北美館有辦過皮克斯的20年特展,當時展覽的品質還不錯,有很多手稿和製作紀錄可以看,這次30年的特展問了幾個朋友之後的答案是與北美館之前的20年特展沒有差太多,就是多了幾個這幾年的新作品一起放進去,同時為了能夠讓喜歡打卡的群眾可以有更多的機會留下自己到此一遊的紀錄,所以好像大型公仔也多了不少。





夢工廠動畫特展 科教館

說實在的這個展覽有不少朋友私下跟我討論,因為這個展覽並沒有大型公仔可以拍照,整體著重的是動畫從前製時期到後製的過程幕後,感覺起來應該是一個滿值得去看一次的展覽,可惜夢工廠的動畫通常都不是太紅。






阿凡達:探索潘朵拉世界特展 新光A11六樓

宣傳上面就是主打台灣是世界首站,但是這個展覽的票價高達380元,然後A11的展區又不大,齋主自己沒有甚麼朋友去過,但是看到主辦單位是某玩具公司的時候就會擔心是否這就是一個商品玩具特賣會。


至於其他的展覽,像是甚麼妖怪手錶、熊本熊或是無敵鐵金剛等等的展覽,齋主並沒有說這些策展單位很低能,我們要思考的反而是為什麼有這麼多消費者已經被一次次的這類拍照打卡展給薛了一次又一次,但等到宣傳開始以後大家還是乖乖買單呢? 又為什麼要花將近四百元,去拍幾張照片回來,只為了放在臉書或是IG上面跟別人炫耀自己花了四百元拍了一張照呢? 難道不能去一些比較有內容的展覽讓我們足以寫出一篇有內容的心得,供自己一年後回來思考複習嗎?

齋主有位女性友人是個忠實的Hello Kitty迷,幾乎到了死忠鐵粉,甚至我懷疑她連上天堂都會希望到Kitty的天堂而不是上帝的天堂,她曾跟我抱怨說Kitty在前幾年的時候曾經辦過40周年的活動,當時的宣傳講得好像世界要毀滅了一樣,似乎僅此一次機會去看展,她撥出了最緊迫的時間去參觀了40周年展覽,心滿意足,至少是在當下覺得很開心,但是兩年以後發現竟然還在慶祝40周年時,她突然領悟這類商業展根本沒有特地去的必要,因為不過幾年以後就又可以慶祝45周年了。

其實會寫這篇文不是為了請大家多照鏡子看看自己,因為齋主自己也會去那類的大型公仔展(雖然多半是被抓去),但是我希望我們如果有餘力,或是認為藝術文化對我們的生活很重要的話,我們應該嘗試一些同時能夠拍照打卡,又可以順便得到一些內容的展覽,或許對枯燥無聊的生活來說,那才是真正有意義的調味料。




薛錢展覽還是充斥著市場,一切都沒有改變 薛錢展覽還是充斥著市場,一切都沒有改變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10:31 Rating: 5

1 則留言:

  1. 我的學歷不高,也不是什麼文青,但年輕時很愛看展,北美館,故宮,歷史博物館都很常去,除了主題特展外,台北市大大小小的藝術展,攝影展幾乎都有去,北美館30元就可以打發一天的時間,更多是免費的,商業氣息不像現在那麼重,現場也嚴禁拍照攝影,頂多只有主辦單位印製的DM可以拿回家紀念,但看完會讓你記得一輩子,那時並沒有像現在那麼多特展(尤其是動漫展)但令我印象深刻的展覽都很不錯,舉幾個例子,北美館在1999年的100經典座椅展,228歷史現場與圖像,2005年薇薇安.魏斯伍德的時尚生涯,以及更多藝術雙年展,特展則有2000年的橘園美術館珍藏展,2001年的魔幻.達利特展,其他票根已遺失所以不知道確切時間及地點的達文西特展(不是那個畫被打破的"真相達文西"),這些展覽不管是北美館的票價30元還是一兩百塊的特展,都可看出政府文化單位及主辦單位的用心,看展的人也很有收穫,覺得不虛此行,而現今一大堆讓人拍照打卡的展覽給看展民眾留下什麼?實在很發人省思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