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儒腐說 傳說中的跨年



齋主曾經也年輕過,雖然現在也不算是太老,但是對於跨年這件事情也多少是有點了解的。在齋主小時候好像是沒有這玩意的,在我印象中的第一次跨年好像是兩千年那時因為千禧年較為特殊的關係,所以玩了一次新年派對,之後所有人像是著了魔似的開始認為每年都應該要去跨年。

在我印象中的跨年總是不怎樣特別和有趣,在那年少輕狂的學生時代,大約在聖誕節左右就會有人紛紛討論要去哪裡跨年,別小看這句要去哪裡跨年,這句問的意思不是指今天晚上零點的時候人要去哪裡,而是從晚餐開始的行程是甚麼? 晚餐之後的行程是甚麼? 跨年當時的行程是甚麼? 甚至是後續續攤的行程是甚麼? 凌晨有沒有甚麼計畫? 這一連串的問題都濃縮在這一句話裡面,非常的簡單,但對於文化圈以外的人來說卻是難懂一點。

單純的晚餐問題就有點類似常見的節日壅塞情況,大致上的問題就是太多人去擠那些熱門餐廳了,所以31號當天的晚餐將會非常非常難訂,那些熱門的餐廳不提前個十天半個月去處理根本是不可能吃到,尤其那種當天才決定要去吃的最後只會落得沒東西吃的下場。所以通常那群娛樂達人們早就下訂好了五家餐廳,等到31號當天再取消四家,或是乾脆通通不到,這樣才能選擇到一群人最想要去吃的餐廳,不過這種人總是少數啦。

在結束飯局以後的行程還是很簡單,通常就是大家都去走走,或許找間小酒館或是酒吧稍微喝一兩杯,做為今天晚上狂歡的開端。在台北市東區有著許多大約停留時間是在九十分鐘以內的小酒館,這類的酒館並不是以大量的酒精吸引人,他們的定位非常清楚,就是一個短暫停留的地方,有些甚至連座位都沒有,就只是為了讓客人擁有更多的精力去拚下一個行程。

在這個小酒館結束以後就是一個巨大的分歧點了,有一群人會說今天晚上就是要去一間夜店或是PUB狂歡到凌晨,在微微酒意之下,他們一群人開心走向那些平時生意就已經很好的夜店或是一間舒服的LOUNGE BAR,這些場所在31號這一天都有一些特殊的活動一起慶祝跨年,其實是個相當快樂的選擇。而比較多的年輕人會認為跨年之所以為跨年就是為了要有那個大量狂歡者一起倒數的感覺,因此多半會選擇一些非常熱門的景點來跨年,如果以台北市來說就會是101的煙火秀。

但說起這煙火秀實在有點給他奇怪,我記得很多很多年前就有市政府出來說每年花三千萬到五千萬搞一個巨大的煙火表演很浪費,然後我還記得那一年就說可能會是最後一年的跨年煙火,當時新聞報得真的超驚悚,我身邊的朋友們每個都是驚慌失措地趕緊安排看看煙火棒棒壓壓驚,在經歷過那場一如過往的煙火秀之後,大家都紛紛表達如果這是最後一年也就足夠了。聽起來真的超感人,因為到了明年又來一次,當時的理由是好像找到了甚麼贊助商,所以可以繼續辦了,身邊的朋友開始想像多了其他撒錢的人,這下煙火會是多麼的璀璨奪目,果然這次上面好像有著SONY四個大字,然後所有國外媒體都認為那是SONY不知道在哪裡的大樓真是出盡鋒頭。反正之後上面就開始有著台北,但每年都說要結束的煙火秀也還是繼續著,甚至在跨年前的好幾個禮拜就有個甚麼用動畫去模擬的煙火畫面來吸引群眾。

跨完年之後的交通才是惡夢,在101煙火開始在天空撒下鈔票的時候,可能大多數人已經沉醉在那漂亮的煙火秀當中,但是仍然有少數人腦袋相當清醒,它們想著的是待會要怎樣離開? 這樣的活動人數實在是太多了,一旦高潮過後的人潮退去,幾乎把那好幾條大街通通都塞滿,所有人都無法動彈。台北的捷運系統確實規劃得不錯,但那怕是這種等級的交通系統也無法負荷這種特殊的高運量情況,反正家總是要回的,只是時間問題,真正有問題的是那些沒有打算回家的人。


有些痴狂的人決定要看到當天的第一道日光,從夜店或是101離開之後就驅車直奔東海岸,並且期許在那道陽光底下擁有一年最美好的開始,或是另一掛人也有著一些可怕的計畫,就是找地方繼續狂歡到早上去參加甚麼升旗典禮,對齋主來說這些玩到天亮的人都十分的青春熱血,希望他們真的有美好的開始可以順順利利過一年。總之,齋主最後祝所有蠹酸齋的齋友讀者們新年快樂,跨年順利平安。
酸儒腐說 傳說中的跨年 酸儒腐說 傳說中的跨年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10:21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