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成本-從江湖大俠到風情浪種花公子


關於這題目,齋主自己好像從來沒有思考過這問題,這問題的來源是來自於一個朋友,正巧他是個風情浪種花公子(以下簡稱花公子),有一天呢這個花公子跟齋主約出來吃吃飯聊聊天,畢竟大家聊得有點開心就聊到了兩性議題上面,這位花公子似乎聽到了甚麼人生的關竅,放下了身邊的事情開始靠杯起了傳統文化,而且講到了自己哀戚的經驗談。

花公子點起了一根菸,談起社會對於男性的不公平,他談到他不明白為什麼開房間的錢要由男人出、保險套的錢要由男人出甚至連事後藥的錢都要由男人來出,並且性愛的時候其實雙方都有出力,也雙方都有爽到,甚至男人如果功力夠的話應該是女人爽的時間比較久,然後如果萬一真的給他不小心懷孕的話,男方還要出錢來把小孩拿掉,有時候甚至有戴好套套,女方太想要的情況下做到一半把套套拔掉繼續,然後如果萬一這樣都懷孕了,連這種情況都是男方的責任,女人肯出一半的錢竟然就要謝天謝地了。花公子講完的時候發現那根菸連抽都沒有抽一口,就已經燒到濾嘴了,憤怒地看著我,希望我能對於這個議題多說些甚麼。



花公子講得憤怒,但我腦海裏面卻是湧現別的故事內容,好像是某個武俠小說裏面的場景,畫面中出現了幾個看起來就是跑龍套的淫賊在荒郊野外正追著一個漂亮的少女,可以想像這個少女一定是走清純路線的,然後想當然爾在奔跑過程當中跌倒了,少女麻,跑步不太順腳很正常,然後幾個淫賊緩緩地靠近,同時一定要露出充滿性慾的笑容讓少女非常驚慌,這少女大概就是沒有看甚麼康熙來了,所以道德觀比較保守,竟然在這個時候尖叫了起來,沒想到這個叫聲讓淫賊們更加興奮,就在要撕破少女的迷你裙,看到裡面的吊帶襪的時候。遠方飛來一根芒草,射穿了淫賊A的鹹豬手,淫賊們於是驚訝於來人的功力。可能是因為來者付給燈光師的錢比較多,所以這時候太陽光的亮度特別強,讓淫賊們都看不清楚到底這個人長甚麼樣子,這位英雄從光芒中走出竟然是個白面書生,自稱是路見不平,但也不知道為什麼荒山野嶺他會經過,總而言之這位書生挽下一隻杜鵑花為劍,然後帥氣跟幾個淫賊打了起來,此時的少女看著眼前的帥哥已經如癡如醉,長期收看金庸武俠的他已經知道從導演的運鏡中就可以得知這帥哥要英雄救美了,也正如他所想,帥哥把淫賊都打跑之後,淫賊一定會問名字,帥哥說完自己叫做花公子之後帥氣的背對淫賊B,看著漂亮的少女,而少女此時也發現自己應該要識相的昏厥了。接下來的情況大家都很清楚,花公子一定很煩惱要怎樣處理這漂亮的少女,畢竟也不知道他家在哪裡,只好把這美麗的少女用公主抱的方式抱到客棧,然後客棧又剛好只剩下一張床,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間客棧的床竟然四面都是鏡子,然後床旁邊還有按鈕,按下去就會晃啊晃的。又剛好客棧的冷氣特別強,又剛好少女因為全身溼答答所以要用身體取暖,取啊取的就上床了,隔天早上兩人告別,然後少女竟然懷孕了。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甚麼? 大俠都很色? 從古至今的男人都一樣? !! 那就是保險套是個偉大的發明,保險套讓男女的性愛成本變得極低,過去雖然也有避孕方式,但那些方式都沒有辦法做到像是保險套的水準,幾乎讓性愛避開了懷孕的可能性。是的,我們可以把男人對於性愛中的成本付出,視為一種相較於女人懷孕風險的平衡因子,算一種萬物中的一種默默平衡,說起來奇妙又神奇,然後我又想到了一個故事。

冷淡的光線,哀怨不對應該說是吵雜的音響聲把整個空間都吵得讓人非常不舒服,眼前有一個彩色的吧檯,上面放著各式各樣的酒,裡面可能很多酒都添了些水,反正瓶子沒有換掉也不太會有人發現,總而言之呢有一個穿著橘色緊身洋裝,下身是到膝蓋的窄裙,並且一雙長腿伴隨深藍絲襪的美女用一個非常奇妙的坐姿坐在霸台的高腳椅上,同時他也不會忘記要把雙腿擺出一個好看的姿勢,之後就是裝做自己完全沒有想要釣男人的樣子在吧檯一個人喝酒。來了一個肥宅過來搭訕請了一杯酒,這女人說自己不是很想繼續喝待會就要離開的狗屁爛理由把肥宅打發走了。接下來這女人感受到導演的用心了,因為他突然發現音樂變小聲,並且運鏡開始變成慢動作,之後從舞池的人群當中走出了一個穿著雅痞風格的男子,從他背後的燈光就知道他跟那個江湖大俠一樣都塞了很多錢給燈光師,緩緩地走向了女人旁邊的位子,跟酒保點了一杯格蘭菲迪18年,然後對著旁邊的女人輕輕微笑了一下,女人裝作不在意的樣子看向其他地方。男人拿起了酒一飲而盡,把那女人拉近身子,音響聲音很大,導致他們必須要在耳邊細語才有辦法溝通,於是男人問了女人想不想要自己,如果不想要他就離開,女人的紅唇湊近了男人的耳朵說了一個字。然後他們立即走出門外,招了一輛計程車直奔任何一個可以做愛的旅館,反正進了房間開始擁吻前戲,不同於大俠的做愛方式,這男人有記得戴上保險套,於是在激情過後洗澡時,雙方才自我介紹,原來這男人的名字叫做花公子。雖然故事上有不同的地方,但是相同的點是隔天早上結帳的時候依然是刷花公子的信用卡,昨天晚上計程車錢也是花公子出的。


這故事告訴我們甚麼? 即便排除了懷孕的風險,為什麼那些房間的錢還是要由男性來負責? 明明依照先前的討論,是因為女性在構造上有懷孕的風險,所以那些歡愉的成本就會轉嫁到男人身上,至少在一開始的推論是這樣的。

不過回頭仔細一想似乎不是這樣,男女之間做愛真的到了那個點上,誰會在意到底有沒有懷孕的風險呢? 這時候讓我想到了一個字「幹」,這個字意指性交,但同時這個字的意思應該有男方主動的意涵在,也就是說多半的性交應該都是由男方比較主動的,這也符合我們對於科學的驗證,那就是男性的睪固酮確實是女性的20,換言之就是男方的性慾較女方強盛,這又是甚麼意思呢?

我們都聽說過某些姊妹可以完全不做愛的過好幾個月,但身邊的男性朋友只要一個禮拜不清一下子彈就覺得全身不對勁,就算沒有對象也要自己處理。這在性愛的博弈上面造就了巨大的差異性,換言之如果男人對於性的需求比較大的時候,他們就會願意付出較大的成本去擁有一次性愛的機會,像是大俠花公子願意打退淫賊和夜店花公子願意花費計程車錢和開房間的錢來獲得一次機會。

保險套雖然解決了女人的懷孕風險,但終究沒有讓女人的性慾水平變高,所以無法改變任何關於性愛成本的文化,必須要由男人來多負擔一些來讓體內的睪固酮獲得一些緩解。這議題如果出現在女性文章裡面就會討論到這是一種父權結構的迫害,但其實哪裡算得上是甚麼迫害,男人受到睪固酮的影響,而女人則是承擔可能懷孕的風險,雙方各有各的好處和壞處,習慣這一切文化就好。


性愛成本-從江湖大俠到風情浪種花公子 性愛成本-從江湖大俠到風情浪種花公子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10:09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