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的反思


民主制度是人類發明出來的制度當中最偉大的一個,如果你認為民主制度是一個很粗糙的制度,我只能說那你並沒有好好思考過民主制度建立的根本是甚麼。民主制度的前提假設人是理性的,會往利益靠攏,因此主張經濟和政治的自由,並希望透過菁英相互操弄群眾的前提之下,讓所有菁英份子因為利益衝突而相互制衡彼此。同時其他國家的菁英也在彼此制衡,甚至國內外的不同陣營的菁英也會相互制衡,因此整個世界將會趨於一種微妙的混亂平衡,這就是民主制度的精巧。

自十九世紀的民主自由浪潮以來,主要的強國都逐漸演變成政治經濟都自由的國家,從十九世紀後期開始慢慢地戰爭開始變少,也逐漸有和平的契機。直到兩次世界大戰都是起因自民族主義,當初在設計民主制度的時候只能考量到實際面的利益,無法考量到一些不理性的感性因子,那就是愛國心這類的價值,我們會透過地緣、血緣、文化等等的因素,把我們想像成是一種共同體,最後人們會為了這個無形的共同體而做出許多民主制度無法想像的事情。

於是戰爭的起因就是這個,一但有了導火線之後各個國家就是為了彼此的最大利益做估算,最後兩次的大戰都結束,美國都是其中最大的勝利者,戰場不在美國本土之外,從戰爭一半才參戰的成本也較低,最後獲得的利益也是最大,更直接地說從二戰及冷戰之後的世界局勢都擺脫不了美國的影子。戰後成長最迅速的經濟體日本完全是依靠美國的幫助而重建,歐陸經兩次大戰早就殘破不堪,如果沒有當時美國的借款根本無法重新建立。甚至美國運用信用本位所建立的美元制度到今天已經構築了全世界的經濟體系。

換句話說,美國眼光所及的利益並不是美國本土的利益而是世界各地的利益,這是居住在美國的菁英份子一直以來都清楚在心上的事情,過度右傾的政策讓美國影響他國的臨界點非常不明顯,幾乎全世界的各個角落都能看到美國的影子。但市井小民呢? 對於本身政策就右傾的美國魯蛇來說,脫離貧窮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們看過很多那些底層運動員靠著天賦翻身的故事,但為什麼這些故事會讓人動容,原因就是因為要翻身真的難如登天。對於這些魯蛇來說有著還可以的工作度過每一天每一月就已經是很奢侈的事情了,這些人多半都是那些經濟比較差的州,可能家庭狀況也很差,對他們來說從未理解過甚麼是大城市和燈紅酒綠。

美國一直以來的作法都是吸收全球菁英中的菁英來撐起整個美國的產業優勢地位,並且吸收這些人成為下一代的美國人,要吸收這些精英當然得給出大量的利益才行,與此同時那些下層階級的人就會損失自己的機會,慢慢的連讀大學都是奢望。對於中下層階級的人來說,美國的價值在於美國是一個自由的國家,任何人都可以擁有作夢的權利,那就是美國最有名的美國夢,不是說現在就沒有美國夢了,只是當經濟發展到今天這種趨勢,要擁有作夢的權利也需要很多錢去購買入場卷,而多數人已經沒有這種機會了。這些非菁英份子即便不瞭解那些菁英心知肚明的常識是甚麼,但至少現在他們也慢慢明白原來長期以來都受到那些菁英的欺騙和隱瞞。

本文的主角川普於是登場,川普的口號就是「讓美國再次偉大」,這口號有個兩個涵義,第一個就是讓美國夢再次浮現檯面,讓所有中下階層的人認為能夠有翻身機會,或許回到那個60~70年代,那個美國還有機會翻身的年代。第二個意涵就比較有意思,川普利用了美國長期以來的非理性國族主義情感來勝選。第一個理由很好懂,不過國族主義可能還要說明一下。

美國一向都把利益放向世界,換言之按照自由主義的哲學來說,美元所及的地方都應該要有美國總統的投票權,但情況卻是只有美國本土才有投票權。在這種情況下,對於美國底層人民來說那些甚麼世界利益根本是遠到不行再遠的利益,不如把握當前的美國利益就好,於是就變成菁英份子全部都支持代表世界利益的希拉蕊,而非菁英階級的有大量的人都去支持川普。這是美國對於利益的差異性,目標應該放在世界?還是美國本土? 或者轉個面來說,川普現在真的當選了,美國就會把利益放回本土嗎? 還是那只是一個競選的口號呢? 對於美國來說各大地區的利益都太大,包含石油問題、南北韓問題、東亞島鏈的控制權等等都是美國長久以來的利益來源,絕對不可能拂袖而去。

對於廣大的烏合之眾來說,談政治和經濟的理性面太過困難,不然談談感性面的美國情懷,偏偏這就是美國整天在文化輸出的價值,包含那些好萊塢電影整天崇尚的英雄主義電影或是戰爭電影處處都在討論著美國有多少多偉大,這些向外輸出的電影同時也影響了自己的民眾。我還記得川普是個很喜歡熱鬧的人,有時候他會參加WWE的節目,雖然不會打摔角但總是可以在旁邊叫囂,而那些群眾總是在底下高喊著USA!! USA!!



許多時候事情就是這般簡單好懂,沒有那般困難
只是願意瞭解與否,因為無知就是力量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的反思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的反思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10:53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