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儒腐說 愚昧的氣息



每個禮拜六的酸儒腐說算是齋主我唯一能夠盡情地訴說自己感受的時間,這禮拜發了幾篇的同性戀文章,不過是依照灰色地帶的思考邏輯要求群眾用制度面的思考方式去想想問題在哪裡,然後想辦法用政治性語言去包裝那些可能會有的問題,然後就引來大量的庸眾以狂濤不息的愚昧氣息淹沒了敝人的小書齋。

齋主曾經在第一季的第一集就談到關於群體這個概念,那時提到的書至今仍然是我最愛的一本書,那就是烏合之眾,這本書徹底說明了大眾是怎樣看待所謂的公眾事務,也說明了媒體在這個時代會怎樣運作,如果徹底瞭解這本書之後就會知道,當知道自己身為大眾的那一個時刻,整個思緒將完整地從自群體思維中抽出,人生自此將會完全不同。

這本烏合之眾是很多年以前齋主就看過的,還記得那天看完這本書之後我覺得自己多年來的疑惑一掃而盡,然後生命中可能有著更多的感受或是想法,但無論如何都沒有完全了解這種書本的真正智慧,直到當齋主自己開始做所謂蠹酸齋之後,當我認真寫出第一篇酸文引來大量的民眾來痛罵,而那些大眾似乎也看不懂所謂文章背後的引申意思,只明白那驚人的標題是充滿攻擊性的語言,看到看起來是反派的齋主就打上來了。

大眾是種非常簡單的生物,只能接受簡單的思想概念,並且非黑即白,無法傳授大眾任何去分辨黑白的邏輯,甚至當這個人是灰色的時候,群眾將沒有辦法去對這個做更多的評論,他們唯一的辦法就是不要理這個人,因為思維能力不足以判斷這個人是友是敵,甚至很多時候還會把敵友給判斷錯誤導致更多可能的缺失,這就是群眾的無知,並且每個時代都是一樣,不會有絲毫的改變和錯位。

甚麼叫做簡單的概念? 用最簡單的概念來說就是在標題和首段就說明誰誰誰是壞人,我們必須要攻擊他,因為他做了甚麼甚麼錯事,而這些錯事不能用太多的篇幅去解釋,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用道德去攻擊,例如這個人背叛他的朋友、辜負他的情人、儀器他的父母這些是最簡單的道德攻擊,進一階的像是他阻礙他人追求幸福的權利、他選擇自己過得好而不是讓大家過得更好,理由總是有千百萬種,道德攻擊之後就是要用那種具有高度的語言去攻擊對方,然後追隨者會有一種自己如果也跟著這樣罵,會對自己的高度很有幫助的錯覺,進而成為烏合之眾的一部分。

畢竟是禮拜六的文章我也不想要把事情講得多深入或是多難,社會上有著許許多多不一樣的人,大家在物理上都有一顆腦袋可以思考和處理邏輯問題,但奇妙的就是我們並沒有辦法真正的知道對方使用腦袋的方式,確實有很多人士聽到廣告以後就決定去買,沒有思考過其中的邏輯是否合理,就像是那個莫名其妙的水分子變小的水壺一樣無知。在政治媒體運作上面也經常會用這種一點邏輯都沒有的東西,可能隨便加上XX正義、XX人權就可以當作宣傳的口號,同時所有的烏合之眾當然不懂這些東西有其道理可循,反正讓自己無腦跟隨就好,大家還可以一起霸凌知識分子。


突然間整個社會充斥著愚昧的氣息,怎樣都消不去。
酸儒腐說 愚昧的氣息 酸儒腐說 愚昧的氣息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上午1:20 Rating: 5

1 則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