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屬於自己和社會的一步


齋主是個不好相處的人,長久以來因為我嬌生慣養又盛氣凌人,所以從以前開始就是個人際關係沒有一般朋友,會打電話或是敲我的人都是那些跟我關係真的不錯的人,久而久之也習慣於我這樣的特立獨行般的南方野豬,總是在山林之間不停的奮力衝刺,哪怕前面是甚麼次元結界都好,努力撞過去就對了。

走吧,走吧,人總要學會自己長大。事實上是當所有的教育、長輩或是書籍都告訴我們必須要活出屬於自己的價值,然後總是用盡所有的方法告訴我們說要有勇氣下自己的決定或是要下定決心做些真正偉大的事情。但是另一個層面上來說像我這樣的人是最擁有自我表述勇氣的人,但我在社會上面臨到的困難和泥沼絕對不是大多數依循規則和系統的人可以想像的,有沒有想過當所有的同學都想著下課的時候,舉手向老師問問題需要多大的勇氣? 有沒有想過當所有人都選對著那個其他部門主管的低能行為選擇低聲下氣的時候,只有我會真正講些甚麼話,這時候背後的閒言閒語又會再度嘰嘰雜雜的在我耳後響起,人生就會開始思考「做自己真的好嗎?」。

比起我的經歷,我相信更多人的經驗是其實自己沒有那麼大的勇氣去對抗整討體制或是系統,甚至連學長、老師或是上司的話連表達自己的想法都有點困難,有時候這整套力量壓得讓自己喘不過氣,自己慢慢缺乏了做自己的勇氣,或許看到朋友一些看不下去的行為或是過度愚昧的表現,自己其實在內心臭罵了幾十次,但還是必須服從於這個社會的表面規範,所以還是用了一個微笑來回應,幸好自己平時對於微笑就練習有加,早就練到可以不被看出其實是在假笑的程度了,對於那些或許自己不太想要回應的東西如果真的要回應甚麼只要用「真的!!傻眼!!」就可以完美的騙過去,離開那個場合,關上屬於自己的房門以後有一種寂寥的感受從腳底開始爬滿全身,然後就會問自己一句「我到底想要甚麼?」。


個人化和社會化是一個極度難以掌握的兩難議題。時常會有朋友問我對於社會的看法是甚麼,我記得我對於社會化的說法總是可以用這句話來說明

「社會就像一個斜坡
而我們就像上從斜坡上方緩緩滾落的石子
若我們選擇讓自己順著滑下來
最後會變成一棵細砂,或許可以補足很多缺失
但是自己會變得跟別人一樣,分不清你我。」

是的,當我們過度的放棄自我就會變成一個無名小卒,這個無名小卒將沒有任何價值,成為一個被人拋棄或是隨意處置的一個垃圾,但是當我們真正的表達自我的時候卻發現這個社會不一定可以接受那樣真實的自己,於是那些特立獨行的人因為害怕孤獨而選擇與社會逐漸靠近,每近一分他就失去一分屬於自己的個性,但是與社會靠近一點他就會獲得一點關注。對於過於社會化的人來說,他也是當他選擇展現自我一點點的時候,就會獲得他人的掌聲和支持,但問題就在於關於個人和社會是否能夠真正取得一個平衡,換言之,我們如果要獲得真正的成功,不是要做完全的自己也不是要完全的社會化。

但無論我們是要由個人往社會走一步還是由社會往個人走一步,其實都需要一些契機,換言之在尋找自我應該要有定位的同時,我們總會需要受到一些挫折或是痛苦,那些錯誤會讓我們知道我們自己其實並不適合我們目前的樣貌,而一次又一次的錯誤中學習,但哪怕我講得如此容易和輕鬆,真正困難的是跨出第一步的勇氣,而這種勇氣並不是那種廉價的勇氣,這種程度的勇氣要有十足的決心才有辦法真正擁有,也不是所有人都需要真的擁有改變的力量。

動機是個巨大的問題,為什麼要決定真正改變甚麼? 是因為自己生活過得不夠好? 因為自己的愛人不夠完美? 覺得自己希望擁有影響力? 又或是希望證明自己曾經存在過的證據都好,那些不過是一個動機而已,哪怕動機的理由再怎樣白癡,就算像是柯南裡面殺人動機一樣薄弱也好,那些動機都促使我們真正擁有動力去跨出那一步,當然這一步是困難、痛苦及艱辛的,但當我們真正地跨出那一步的時候,等待前方的不再會是這樣的負面,真正在前方的會是因為自己努力而得到的快樂。

而那些快樂,我已經多少嚐到過了

告訴各位,那是我今生最完美的體會
走出屬於自己和社會的一步 走出屬於自己和社會的一步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9:27 Rating: 5

1 則留言:

  1. 文內的意涵很好,只是也要小心剖析,若有到了過度追求獨特性的這個動作,也可能其實是對抗死亡焦慮時的趨力、反作用力,海明威就是一個著名例子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