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儒腐說 愛情與墳墓與婚姻



一襲豔而不俗的紅色長紗自長廊中走入,映入我眼簾的是一個我從未謀面過的女人,一直以來這個女人對我來說,就是幾個朋友在使用的一個特定代名詞「她」,這個代名詞所說的其實是一個新郎倌的婚姻對象,說起來那怕已經過了數年,我到今天還是想不起這個「她」的名字,這已經是數年前的故事了。

在那些歲月當中,我還算是一個年輕人吧,那時有個朋友正好與女朋友分手,這個朋友就是故事當中的新郎倌,以下就暫且叫做T吧,其實我跟這個T的交情在那個時候就是說好沒有很好,但絕對稱不上不好的那一種,因此當T跟我喝一喝苦情酒之後,說了說他被前女友甩的故事,聽來實在有點難過,在這樣的運作之下,我介紹了一個我身邊相當優質的女生給T,這個女生本身長得漂亮加上在文化界有點名聲,身邊也真的不乏甚麼追求者,下文就就用P代替吧。這個P其實是個個性相當開朗又友善的人,跟我的交情也超過十年以上,但我必須要承認我當年絕對沒有想過她會變成這樣一個受歡迎的女人,就這樣我介紹TP相互認識,當時也不過是覺得應該可以當一當朋友,但我絕對沒有想到有一天她們會變成我文章的角色。

當時的T其實心裡希望的是趕快找一個能夠結婚的對象定下來,而當時的P除了工作過度忙碌以外,也同時有著大量的追求者,而對於T的感受就是一個還不錯的男生,特別適合作為一生的伴侶。行文至此可能很多人就認為這兩個人會順利在一起,如果真的這麼順利就不會有這篇文章了,因為很可惜的哪怕T希望能夠找一個可以結婚的女人,但是P完全沒有這樣的想法,P的想法是自己還不希望結婚,想要找的對象也不是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其實在這段時間中我嘗試與他們聊天,目的並不是為了搓合或是有其他的目的,不過就是好奇他們雙方對彼此的看法,個別出去的時候,雙方也總是會提到另一個的事情,或許這就是有趣的事情,兩個人這樣是否算是曖昧? 或許連我都不清楚了,時間過得很快,他們兩人都各自交了女友「她」和男友,但是總是與對方保持相當不錯的朋友關係,也順利地過了一段時間。

在那段時間當中我總是會問T為什麼不考慮結婚,從他口中提到的「她」應該是一個非常適合的結婚對象,聰明、賢慧又貼心,重點是「她」非常愛T,從各個層面上來說都是一個相當好的一個婚娶選擇,這時候T跟我說了他心中的想法,他覺得與「她」的相處實在太過好,或者說這個「她」對他實在是太好,摩擦和刺激過於薄弱,有時候激情或許太少,換言之我猜T的意思是「她」有點無聊,而P能夠帶來的高低起伏讓T難以忘懷,這是個難以想通的問題,至少我在當時T的眼中看到許許多多的心理爭執。不知道過了多久以後,有次T跟我提起他要結婚了,拿了一張喜帖給我,我笑笑地悉心收下。

紅色長紗緩緩隨著一個身材曼妙的女人的步伐踏入,清麗的五官印在我的眼上,我看了這個女人看著新郎倌T的眼神看來,這女人對T的感情是相當認真和真摯的,「她」的氣質雖然很好,但當我看到本人的那一刻我或許也能多少明白為什麼當初T會認為與「她」結婚的生活可能會很無趣,不過我當下也領悟到另一層面的事務,「她」的心態才是真正適合結婚的,「她」是個與T的個性互補的人,T畢竟是一個喜歡喜樂和玩耍的人,或許T不會去欺騙女人也不會幹些傷風敗俗的事情,但他其實就是多數男人的縮影,總是期待著生命中的冒險情節,而「她」卻是一個完完全全的定情巢,沒有男人會願意讓「她」傷心難過,在看他們兩個在台上接受祝福的一刻,我忽然理解到原來婚姻是如此複雜。

雖然已經過了數年,但我仍然記得T拿給我喜帖的時候,我隨口問他一句是如何決定結婚的,T: 「當你可以跟一個女人吃飯而不用想著彼此要聊甚麼,當你起床的時候看著隔壁的人不會覺得哪裡奇怪的時候,或許這個女人就是可以結婚了。」是啊,女人如水。我看著燈光照著台上的一對佳偶,燈光閃耀的方式讓我有了些人生不同的體悟,而那時我用微笑對著廳內另一側的P,回敬我的也是一陣輕輕的笑容。
酸儒腐說 愛情與墳墓與婚姻 酸儒腐說 愛情與墳墓與婚姻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7:36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