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聲 唯心所見,唯識所現



今年中我才看了朴贊郁的下女的誘惑,我認為這已經是韓國電影能同時兼顧藝術和商業的相當之作了,沒想到幾個月以後又出了羅宏鎮的哭聲,雖然路線不大一樣,但兩者都是頂尖中頂尖的電影,下女的誘惑談論較多的是殖民議題,而哭聲卻是主要著重在人心上面,這裡談到的人心並不是指任何的善惡,而是主客觀的問題,也是我們人類永遠無法擺脫的問題。

這裡就借用片商的介紹來簡單介紹這部片子

故事描述韓國全羅道一座叫做谷城的山中小鎮,突然像是一場瘟疫大流行,無法解釋的原因,純樸的居民竟突然接連死去,曾懷疑蘑菇毒素造成瘟疫流行,但越來越多無法解釋的現象谷城村民一個一個的莫名死去,自此村中哭聲不斷… 原本寧靜祥和的山中小村,在一個神祕的日本人(國村隼 飾)到來之後,陷入瘟疫壟罩的陰影。沒有人知道他何時搬來這村落、也不知道他為何搬來,只知道自從他獨自隱居山林深處後,村民就接二連三染上怪病,先是身上長滿疹子,然後性情變得暴戾,隨著越來越多人因此喪命,村民陷入莫大恐慌。警方曾以為是蘑菇毒素所致,但是隨著科學無法的怪異現象逐一發生,奉命調查此案的刑警鍾久(郭度沅 飾)也聽信無名女(千玗嬉 飾)的指控,懷疑禍害的源頭就是那位日本人。隨後鍾久的女兒也出現症狀,岳母找來巫師逸光(黃正民 )驅魔希望能救回孫女,邪惡詭異的死亡氣息壓得所有人喘不過氣。

這部片真的將恐懼的氣氛掌握非常的好,那怕雖然這部片是個靈異的題材,但是從頭到尾恐懼觀眾的並不是那種低級的嚇人手法,而是一種發自內心的無助和悚然,男主角是一個魯蛇警察,沒有強大的意志力,也沒有強大的智力,換言之他就是一個再一般不過的人,但這樣的角色更能在這樣的故事當中稅負所有觀眾他已經走投無路更沒有辦法做出任何的反擊,以他的角色視角來看更沒有任何了解甚麼的可能,這就是導演希望表達的事情,那就是我們始終無法真正明白事情是怎樣運作的,因為我們不可能全知全能。

我在網路上看到很多網友都講出了對這部電影的看法和解答,我也覺得有這樣的想法是很好的,但是就這部電影作品本身而言所要的並不是要我們去思考到底事情是怎樣運作,他更多的是提出一個我們無法反駁真實,那就是無論我們怎樣嘗試的讓自己知道更多,也無法改變我們其實對於某些事物就是有成見,就是有自己固有的看法,當我們戴著有色眼鏡的去看其他人事物的時候,我們是無法真正知道些甚麼的,但更可怕的事情是我們卻無法拿下我們這層有色眼鏡。若是有打算自己去看電影的朋友,建議你看到這裡就好,因為接下來我將會牽涉到劇情,有可能會影響到你的觀影樂趣。

首先我要先建立一個觀念,那就是在這個後現代的年代,一個藝術作品被創造出來的同時,創造者本身沒有為這部作品做任何詮釋的能力,因此導演、編劇或是演員怎麼想都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你怎麼去思考這部作品,也因此以下是我的想法。
















成見,就是這部片想要討論的東西,我們對於任何人事物都有某種成見。

片中的日本人在最後與年輕人所聊的幾句中當中,明白地說出這項意義,那就是當你抱著固有的眼光去觀察他人的時候,只會得到固有的答案。而在這裡其實就呈現了另一個問題就是我們到底是看到日本人還是看到惡魔? 又或是更有意思的答案,韓國人眼中其實看到的是惡魔,但心中的成見把他幻化成了日本人,這是最能說服我的說法。

而我記得片中還有人談到「眼見為憑」這個觀念,不斷強調是否真的有用肉眼真的看到,但就如同我上一段所談到的,我們就算用肉眼看到了,也不代表那就是真相,我們畢竟帶著所謂的有色眼睛、和抱著一定的成見在看這個世界,所以無論怎樣我們都不會知道到底發生甚麼事情。

對,這就是我對這個劇本的想法,導演想要表達的並不是甚麼故事,而是成見。整部電影都擺脫不了成見,日本人是鬼、日本人是惡魔、年輕女子是鬼、年輕女子是好人、巫師是好人、巫師是壞人,每一個角色出場之前都會有人先安了一個說法,像是這個日本人很古怪,這個巫師法力高強,哪個登山客根本有病之類的說法,整部戲唯一想要做的就是混亂和無序,就算看起來是怎樣也不一定是那樣,整部作品唯一呈現的只有這個問題。

想太多也沒有辦法完整整個故事,因為故事本身就不夠完整,
那些多餘的想法或是概念,都是作者已死的延伸。


哭聲 唯心所見,唯識所現 哭聲 唯心所見,唯識所現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8:26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