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儒腐說:舉重若輕


如果某一刻天塌下來了該怎麼辦? 我們期許聽到的答案都是有人能夠扛住這片天,這時候我們就會發現中文的趣味,當人成大,而大又成天之時,能比天更高一層的就是上面又加一些的「夫」,沒錯,能夠扛下天的人就是夫子,而夫子並不是第一天就是夫子的,他也曾經是個人。

生命總是活在一種痛苦的煎熬當中,可能有著不斷需要下的掙扎決定,然後還有層層疊疊的壓力前後洶湧而來,並不是個容易能過的一個過程。成就夫的並不是一個天生神力,而是一個心態,願意承擔自己並沒有十足把握的任務,第一次的時候總是特別沉重,或許重量不是肩膀所能負擔的,但人之所以能夠成長和蛻變,就在於韌性,但不服輸的個性把這肩上的重擔試了試,久而久之似乎重量輕了,但其實並不是重量變了,而是自己成長了。

舉重若輕並不單單只是一個自己成長的過程,其實更值得討論的是價值觀的改變,要改變這個世界非常的困難,這世界上有著太多不可用腦袋去思考其本質的人事物,每當我們看到這些事情總是會感到悲愴和不知所措,而年輕的人會將這些價值觀視為一種敵人,並想辦法去改變所有那些看不順眼的人事物,真正的改變是第一次承擔的時候,會發現許多的東西並不是如自己過去所看到的一般,或許是更加沮喪地認為這些事情無法改變,又或是乾脆放棄自己過去所希望的。在所有影響裡面最為特別的就是當這個重擔所造成的結果並非是讓人決定改變更多世界,而是決定改變自己對世界的看法。

舉重若輕,改變的並不是重量,而是自己對這個世界的看法。當我們看著某項任務很重要的時候,他就是一個重擔,而當我們有著更多更多的經驗之時,重量並不是因為我們有過很多經驗而改變,真正改變的是我們看待這些任務或是責任的眼光,當我們每次試著改變世界都失敗的時候,真正要修正的是自己的態度,如果我們用那股心意去改變自己對於這世界的看法,我們才會逐漸慢慢的成長,我們會成長到可以舉起更重的責任,而當那些事情逐漸被我們所習慣,我也的眼光又再次逐漸演變成新的境界,而當最後的最後,就是一個可以獨當一面扛下天的夫子,這就是舉重若輕的真意。

說來簡單,但是這過程當中的幾個點都不是太容易能夠克服的,當我們回頭觀看我們身邊的人我們會發現願意承擔第一次責任的人並不多,更可惡的事情是當有人願意承擔之時,這些不願意承擔的人還會在後面扯後腿,而當自己承擔以後想要嘗試改變社會,但社會總是用一種難以想像的阻力告訴你我這世界有多殘酷之時,會想到改變自己眼光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或許每當我們談論到底甚麼是生命的意義,總是會提到尋找生命的意義才是意義,但這股意義卻不是那種紙上談兵般的意義,尋找生命的意義有很多程度上是建立在尋找內在的意義,而非外在表象的意義,也就是說逐漸改變我們對於這個世界的看法,或是在這社會中打滾,讓自己處於一個適應社會但又改變社會的過程,就是意義本身,那個過程的修練也是一個漸漸讓我們能夠舉重若輕的一種必備,而人生就是不斷不斷的在這個過程中打滾,至死方休。


酸儒腐說:舉重若輕 酸儒腐說:舉重若輕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11:08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