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邪惡的嗎?


老話題了,從古早以前的性善性惡論就開始論戰,直到今天我們依然是在討論校園霸凌、欺負弱勢或是更嚴重的隨機殺人,這個議題從文學、藝術、社會學一直戰到哲學,從來沒有停止過,但現代多半的討論都在於說為什麼我們擁有一套社會道德觀和教育,為什麼有人就是會成為社會無法接受的人?

說來我們建立的教育制度,並且嘗試教導學生道德,但這些方式卻未必是我們能夠真正了解的方式,而且道德規範似乎從來不可以去挑戰,當你詢問老師的時候,可能老師也未必能夠回答得出來。舉例來說,就以最簡單的亂丟垃圾來說,當你在課堂上詢問老師為什麼不行亂丟垃圾的時候,通常以我自己的在學經驗,老師給的答案是因為亂丟垃圾是不對的,然後會多次強調不對這件事情,以避免徐生會亂丟垃圾。但我們仔細思考之後就會發現這並無法真正在內心深處深根,要說明的方式應該是以道理來說,例如亂丟垃圾會造成環境上的不整潔,這個行為會導致整體社會必須花更多的成本去維護環境,並且如果別人也做這個行為的同時,會造成我們自己的困擾。

當我們去整體的了解關於道德價值觀和禮儀之後,我們會發現這些其實是一種讓彼此過得更安全和更有保障的做法,同時這些做法可以降低我們許多的社會成本,台灣不需要花超大把的錢在維護環境整潔,可以把那些錢拿來營運一間運動中心或是美術館,讓社會上更多的人能夠受益,但我們的教育卻連丟個垃圾都不這樣教導,更何況是談論偷竊、強姦、殺人等等的行為呢。

在這樣的教育體制之下,當我們之中出現了一些逾越我們所認定的道德標準,就舉一個例子來說殺人犯,於是我們可以從公眾媒體或是親朋好友聽到各式各樣的說法,最多的類似情況是用道德觀去訓斥,像是甚麼如戒條般的說出不能殺人,然後用各種言語去批判這些打破規則的人。但問題是可有人想過為什麼不能殺人? 殺人到底錯在哪裡? 情殺或仇殺對我來說甚至沒有影響吧,為什麼大家還要這樣對待他們?然後我們就會發現用道德觀去評斷一個人,似乎在這個現代化社會過於沒有意義,因為我們建立了社會之後,好像就必須要用社會利益來思考彼此的環境,但這些東西在國民基本教育就沒有教過這些思考模式,我們都是教育出來的人,為什麼我們會有不同的行為模式,為什麼有人就是無法壓制自己對正妹的性慾,會拖到暗巷去強暴她?

我在蠹酸齋第一集聊過烏合之眾的概念,大多數的人沒有分辨是非的能力,只有跟著群眾動作的意向,甚至這些大眾意向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其實都是一個大哉問。我們把時空放回到校園中,我們回想那個學生時代,班上總是會有同學被霸凌,在那個時候對全體同學來說,霸凌是所謂的政治正確,於是這股風象就變成似乎不霸凌的人就不政治正確,就無法在群體當中獲得地位以及存活。我永遠記得蝙蝠俠的高譚市,高登警長因為不願意同流合汙,而被其他員警所排擠,然後我們都以為這只發生在戲劇中,而事實上是這件事情無所不在,除了負面的霸凌、排擠以外,也會發生在對於他人的期待,像是我們會期待女性有豐滿的乳房、纖細的腰身再配上勻稱的長腿,這類的期待也是一種群體風向。於是不符合這種風向的女人就會認為自己不符合這類的期待,最後對自己多少有點負面觀感。這些價值觀都是所謂的情境力量,這種情境力量幾乎影響了我們所有的思維模式,從拿滑鼠的方式到分屍的手段等等都是,他無所不在,但能察覺的人又有多少?


會打這樣一篇文章,其實是本周三(6/1)蠹酸齋第一季的影片即將要上最後一集「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在這一集當中,我會去詳述這種情境力量,因為這個概念並不是很好懂或是理解,更別說要盡可能地避開這樣的思維了,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先複習本季的第一集「群體的力量」會發現其實我的前後呼應相當的明顯,也希望透過這幾篇文章和影片讓各位去思考我們其實身處在一個極為簡單就被情境力量所操控的環境。
我們是邪惡的嗎? 我們是邪惡的嗎?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10:56 Rating: 5

1 則留言:

  1. ★ 純本土兼職美眉至尊外送茶 【看照約妹】 ╭★ ☆ 在線時間:早10點 至 凌晨四點 ◆ Line: 9115493 ◆ 及時:cxx19298 ◆ Skyep: cxx19298 第一次配合500-1000的優惠 有買一節送一節或第二節半價~ 還有買二送一 買二送二~ 更有買三送一 優惠多多喔~ ★ 滿足男人寂寞...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