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儒腐說:閱讀所帶來的人生觀差異



閱讀對我來說應該是個奇妙的旅程,從小我就像是個一般人一樣成長,只不過我是個超級好奇的寶寶,從還沒上學就開始問東問西,還記得小時候父親開車帶我出去玩的時候,我總是對著路上的各種車子和招牌一陣亂問,父親總是非常耐心的回答我各個車子的品牌和產地是甚麼,現在想來或許那是我最早國際觀的建立,我總是可以從我父親的口中聽到許多屬於這塊土地的歷史,許多次在上完學校的課程以後,我還記得他總是會特地再跟我上一次他所知道的版本。

我早已忘了我第一次問出我父親回答不出的問題是甚麼時候了,但我父親在他的領域中非常優秀,但人總不是甚麼都會的,也差不多在那個時候,我有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台電腦,我記得我那個時候似乎是十歲,那也的GOOGLE雖然已經很強,但哪有甚麼中文網頁可以搜尋,但時代的進程總是快的,我開始擁有我最好的朋友GOOGLE,他可以供我問各式各樣的問題,而且他總是能給我一些想法和路程。

下一個時間點應該是大學以後的日子了,我發現我有興趣的問題,我都已經問過GOOGLE了,在那個點上我發現我的問題是我知道的太少,導致我沒辦法問出新的問題,或是我的問題太過複雜,沒辦法用單純的關鍵字找尋我要的解答。但我的人生中總是能遇到下一個對我影響很大的人,也就是一個藝術老師,他能提供我許許多多的知識,並給我應該要自己去努力閱讀的書籍清單,然後事情就發展這樣下去。

當然閱讀這件事情分成很多種形態的閱讀,這年頭我們走進一家有規模的書店,裡面的書籍目前的分類已經分到我都有點看不清楚的狀況,不過大致上就是分成三種,念起來很痛苦的、念起來痛苦中帶有快樂的以及最後是只帶有刺激娛樂性質的書,當然這三種分類的方式因人而異,對一些平常沒有閱讀習慣,看到文字就想要撞牆的人來說,可能就只有一種。同理對於上帝來說應該也只剩下刺激娛樂性質的。但很幸運的我在這兩者之間,在我閱讀經驗的開始,我也是都念一些令我開心的書籍,我依然記得我當年看完九把刀的感動,還記得當時在課堂上看著哈棒傳奇,想來那些日子也過了許久。

誰都有過九把刀的歲月,但在那之後我父親或是藝術老師開給我的書單都是屬於痛苦的書籍,說來確實有些難過,但那些書確實一本比一本難啃,在一開始確實是只有單純的痛苦和難受,不知道念過了多少本書,等我開始感覺到快樂的時候,似乎已經發現原先那些只有痛苦的書籍已經轉變為念起來痛苦中帶有快樂的書,而且隨著我念的書籍越難念,那條線會越來越偏。但這個過程下來,我發現我所問的問題不再是GOOGLE能夠找到的,或者說人生的想法一方面會變得非常開闊,但若是在一望無際的網路世界中會逐漸無法找到自己想要找的東西,這確實也是一種無奈。

我依然記得我第一次閱讀羅蘭巴特的戀人絮語,那對我來說根本有如天書一般,更何況當年的版本封面根本就是超級醜,還躺在圖書館角落中的角落,會去拿這種書的不是腦袋有問題就是智商有問題,或者像我兩者都有問題的人才會去拿。第一次看我確實沒有辦法理解其中的意涵,但我記得好像過了幾年之後,我再度拿起這本書之時,我發現原先看不懂的東西突然全部都能夠理解,或許這就是成長吧,原先這本書對我來說是痛苦的,但現在好像沒這麼痛苦了。

難讀的書還是有很多,到今天我都覺得一些書對我來說根本是天書,舉例來說像是追憶似水年華、尤里西斯就是每個字都看得懂,但每個字都具有強烈的催眠效果,因此我到今天都沒有把這兩個看完,追憶似水年華總是躺在我的床頭旁邊,每當我睡不著之時,我就會把他拿起來讀一讀,我甚至覺得這套書應該被列為一種處方,給那些需要安眠藥的人念一念。但也有那種書打開就開始痛苦的,像是康德的書,每一行都需要思考相當的久,我自己有算過我看一頁的時間約為一小時,這速度幾乎是我看的書當中最慢的,當然有可能是要去念原文會比較順,但我沒有這種能力,先暫且不論吧。還有最後一種是作者刻意折磨讀者,這類的作者以托爾斯泰為最,尤其戰爭與和平當中有許多根本與劇情無關的歷史描述,又以奧茲特里茲戰役為最,我不知道這種作者是否是為了炫耀自身學問的高深,將東西細節描述得令人傻眼,但似乎這就是作品的一部分,說白了作品本身不應該是讓人痛苦的,但托爾斯泰卻刻意加入痛苦的元素,這也是一種痛苦的書。

不過比起痛苦的書,我到今天都覺得若是把一些真正的道理寫的簡單才是真厲害,舉例來說吧像是金庸、巴爾札克、海明威和喬治歐威爾,他們本身的作品就不會刻意去賣弄知識和涵養,反而是將一些難以理解的高深道理以一些簡單的語言說明出來。笑傲江湖、人間喜劇、老人與海以及動物農莊都是這類型的作品,都是容易閱讀的書,不同的是這類的書會隨著讀者的知識水準不同而有不同的韻味,也就是說當你攝取的知識越多再回頭看這類書之時,會感受到更多的智慧和想法。


今天聊了這麼多,其實不過希望在這個網路紛擾的時代,能夠喚起多一點人對於書籍閱讀的熱愛,畢竟真正的之事很難在網路上利用雜亂的網頁去攝取,網路上的知識多是片段式的東西,或許看了一篇所謂的懶人包真的能夠有一些成長,但那些東西只是一個灌輸性質的,而不是屬於書籍本身是一種感受的智慧,許多的知識需要用時間和心力去感受,最後才會昇華成智慧,我只希望在這個閱讀缺乏的年代,真的有人能夠多在乎一下書本。
酸儒腐說:閱讀所帶來的人生觀差異 酸儒腐說:閱讀所帶來的人生觀差異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10:26 Rating: 5

1 則留言:

  1. 閱讀真的需要從小慢慢培養,出了社會後,通常都是以網路新聞及短篇文章為主要閱讀的內容;等到再拿起書本時,才意識到注意力很難集中。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