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變態騷擾有開心的價值嗎?


前幾天看到一段影片,就是在台北捷運中似乎有一名宅男對著某一位看起來似乎可能是正妹的女孩拍照,這好像每天都會發生在網路上的事情,一位網友可能拿著一張照片並向所有網友請教片中的女主角到底是誰,不幸的事情是這位偷拍技術不好的男性被發現了,之後的情況一發不可收拾,該名正妹瘋狂的要求將照片刪除,並且在捷運上大罵該名男子,同時間也不知道哪裡來的看好戲人士把這段過程全部都錄了下來。於是我就開始思考這件事情到底是怎樣的本質才會讓這個女性如此不爽。

我先想起的一些片段是曾經有個長的頗有姿色的朋友,曾經跟我抱怨過一件事情,他說他知道自己的姿色在女性中算是相當不錯的,但他活到現在都25歲左右了,他相當不能夠理解為什麼自己從來沒有被色狼騷擾過,甚至當有姿色比自己差的朋友向自己抱怨遇到變態的時候,他似乎對自己人生感到了一些質疑和扼腕。聽起來或許奇妙,但這件事情給了我的人生很大的啟發,在思考變態、色狼和搭訕這件事情上面有了許多的變化。

我們先從搭訕開始討論吧。我想如果我假設都是一般的搭訕,也就是上前搭話並問是否可以當朋友的情況,這類的搭訕應該很少有人會反感才是,我自己雖然長得不帥,但還是有幾次被搭訕的經驗,其中有年紀大的也有年紀小的,當然也有漂亮的跟比較沒那麼亮麗的,相同的感受是自己好像被肯定了一些,至於肯定的幅度麻,通常是決定於該女人在社會上的搶手程度,也就是說講白一點,如果女性的外在程度越美麗,我受到的肯定就越高。但我也就開始思考,到底有沒有甚麼情況是會讓我不開心而且覺得不爽的,不過這層思考可能就要往行為去想了,於是就回憶一下朋友們向我訴說的不舒服搭訕經驗。

通常這些不舒服的搭訕經驗,講白了通常都是來自於對方外貌價值過低,可能是個醜男或是醜女或是在打扮上過於隨便,但這些只是其中之一的原因,大部分的案例中還會加上比較過分的舉動,舉例來說可能就是直接的肢體觸碰、死纏爛打或是直接裝熟型的身家調查,都有可能造成負面觀感,當然這裡一定會被許多人說人醜怎樣搭訕都沒有用,當然有時候確實會出現無可挽救的情況,不過我在文章最後會補一些經驗說明,在目前且讓我繼續說下去。

有了這些分析以後,或許我們可以將變態的舉動視為一種搭訕行為,只是這種搭訕行為非但沒有目的,而且負面觀感簡直破表,這裡出現了一種誤解,因為多半的變態都是在兩性市場找不到立基點或是有自己的問題導致自己的外貌價值過低,加上惡劣的變態行為,最後讓所有的因素加起來以後,簡直負值到了極限,所以我們容易忽略掉我先前討論到的搭訕所帶來的心情好。在此時所有的正面情緒都被那些誇張的行徑給破壞掉了,因此在被變態襲擊的當下,幾乎都只會剩下不爽和憤怒。但此時好玩的問題就出現了,那些變態行徑假如不是太過分,通常這類負面的情緒都會隨著時間慢慢的消逝(雖然不知道需要多久),但也許十年以後或是二十年以後來看,會發現當年的變態已經轉變成一個可愛的回憶,好像是自己年輕時曾經美麗的證明之一,我就曾經遇過一個稍有年歲女孩子跟我說著他以前年輕的時候每天都有酒店公關來網羅,走在路上時常遇到搭訕或是變態,那怕在他嫌惡的語氣當中,最後總是伴隨著一抹微笑,或許這抹微笑說明了很多事情

雖然這樣貿然下結論有些果斷,但是廣義的搭訕行為(一般搭訕、討厭的搭訕甚至包括變態行為)這件事情本身是帶有肯定價值的,也就是我們如果屏除掉那些討厭的元素的時候,這件事情本身是會帶給我們高興的。但為什麼有些就是無法呢? 那可能就是前面說的各種負面,像是太醜、說話太無聊、太沒梗、行為太噁心讓整個事情的美好消逝無蹤,簡單來說只要這些分數到達一定程度就會讓搭訕被定義為是變態。換句話說,就算是金城武這麼帥氣的人,只要做的行為太噁心,還是會被定義為變態的,同理就算是長的再不起眼的人,只要行為做得好,舉止有風采,還是會被定義為甜美的搭訕記憶的。

最後舉我一個朋友當例子,他長得不帥,但身為一個藝術家好色一點也是很正常的,他就是那種會在咖啡廳看到女孩子漂亮,就會替他做張小素描的人,很顯然的這招非常的吃香,但只要想到他做一般的搭訕,我想一定是不會成功的,因此我覺得搭訕會不會成功? 以及會不會被定義成是變態? 我覺得多半還是在行為上面,如果從頭到尾都是畏畏縮縮的躲在旁邊偷看,那不把你當變態還真說不過去呢。


被變態騷擾有開心的價值嗎? 被變態騷擾有開心的價值嗎?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上午12:14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