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與新黨的可能合併所帶來的反思



每當有朋友問我當今台獨團體怎麼分?光討論類別不花了一個月好好討論都不行,其中的問題包括中華民國合不合法? 如果合法,那中華民國是1911年成立嗎? 1949? 還是1971? 還是1996? 如果不合法,那台灣是否要就地合法? 反正一堆大問題需要討論和得到共識。於是他就問我一句,要資援台獨,應該要捐給哪個團體最好? 我的答案非常統一,新黨,這時朋友的眼神總是一臉迷茫。

新黨是怎麼來的? 當年台灣政治史中最強者李登輝利用他無比的力量壓制了國民黨裡面的軍系和過去的獨裁系統,讓國民黨本土派得以出頭。那問題來了,那些過去吃香喝辣擁有權力的人要怎麼辦? 他們本身就是各個派系的頭領,在此時為了對付李登輝,成立了一個聯盟叫做「非主流」以對付國民黨的「主流」,這個非主流的人物就是一些現在年輕人看了只會嘆息的人物,像是甚麼蔣宋美齡、郝柏村、趙少康、李煥(李慶安的爸爸)和小咖馬英九之類的人。好啦這類人成立非主流之後非但沒有成功,反而被李登輝玩弄在股掌之間,最後有個在非主流裡面的派系叫做新國民黨連線,最後受不了李登輝的厲害,逃出了國民黨,成立一個叫做「中國新黨」的政黨。

上世紀的亞洲強人李登輝

中國新黨是一個徹徹底底的統派政黨,但這幾年統派的思想轉變得很大,我會在第二季的節目當中說明統派思維到底是甚麼,雖然跟我的思想無關,但我認為我們有必要了解他們的想法,因為他們也是台灣人的一份子。好啦回到新黨問題上面,新黨是一個統派再統派的政黨,他的支持者多半是台北市的高級外省人,並且具有一定的知識水準,那這樣連一席立委都沒有的政黨,為什麼還能夠這麼長久存在於台灣政壇上? 很簡單,因為他有存在的必要。

相較於新黨,在統獨光譜同時期的另一端有著一個政黨叫做建國黨,當年也是從民進黨中分裂出來的一個極獨政黨,而2000年以後這個政治光譜上的地位被台聯所取代。所以統獨光譜上的兩個極端,都有其存在的必要,為什麼? 因為他提醒了我們有另一個極端的存在,而這種提醒可以讓另一邊的人更團結 這也是前面所說的為什麼金援新黨,等於同時支持所有台獨團體的原因。

最近國民黨選完新的主席洪秀柱,由於洪秀柱先前所提出的「一中同表」已經把國民黨的光譜往統派前進不少,加上這次總統及國會選戰可以說是慘烈到不行,在鞏固基本盤的謀算之下,國民黨必須要先穩住統派的市場,這次極有可能把先前分裂的新黨做一個新的整併,也就是當年的軍系新黨現在有可能會回流,那這件事情代表甚麼? 為什麼回流至國民黨的新黨,會被說成國民黨新黨化? 而不是新黨國民黨化?

這其實跟整個光譜結構有關,如果今天國民黨依然是比較中間的路線,那新黨永遠不可能回歸,但可怕的事情是國民黨今天變成一個極端路線的政黨,過去的理想主義政黨民進黨,現在看起來反而像是保守派,而國民黨被這股保守派力量逼得沒有地盤可以吃飯,那怎麼辦? 再退一點點嚕,於是就退回到統派去,於是路線開始跟新黨重疊,但國民黨家大業大,於是新黨乾脆回歸到國民黨中,反正本來就是一家人。但這整個情況並不如我們所想得那樣單純,因為如果台灣的第二大黨現在卻是一個極端光譜上的理想主義政黨,那代表這個政黨若不是在幾年內會有一次大反撲,就是代表他會徹底的萎縮掉,成為一個國會的小黨,再也不可能會有任何影響力。

要知道國民黨即便再討厭,他也不能在短時間之內垮掉,因為這對台灣來說只有壞處而沒有好處。當年李登堆的國民黨路線是將其台灣化,並且逐漸推行國民黨黨內的民主化,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  http://21furu.blogspot.com/2016/01/blog-post_17.html 批評國民黨的體制與民主規則不合,導致今天的局面。但現在看起來,國民黨非但沒有人願意站出來倡導真正的民主化,反而又是擁立下一任的救世主,又一個儒家聖王,死守的意識形態,最後與民主基礎對著幹,只會死得更快更慘。
 
應該很多人還是記憶猶新的古早作業本


說白了,我其實還是同意李登輝的路線,要知道這塊土地上有很多人無法自然地說出:「我不是中國人。」我們必須要尊重他們的歷史記憶,現在的台灣主體性價值已經建立,在讚許這套價值觀的同時,我們不能像過去的獨裁政權一樣,獨斷的去打壓這群人,他們也是我們的同胞,我也相信他們是真心愛台灣,那又何必製造新的對立? 我認為想辦法把國民黨的思維轉變為台灣主體性才是正解,這需要時間,對國民黨來說丟掉中國兩個字,需要很多的思考和衝撞,但我期許那一天的到來,我也期許新黨跟國民黨的合併能夠讓國民黨面對自己的問題。
國民黨與新黨的可能合併所帶來的反思 國民黨與新黨的可能合併所帶來的反思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上午1:20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