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的當代藝術館



是的,大年初三理應有個好脾氣,但我實在無法忍受小年夜回家時,額外繞過去當代藝術館看一下這次的展覽 跨社會,光看這名字我根本無法預料到已經對當代藝術館相當失望的我,還能更加的失望。台北當代藝術館因為過去幾年專門展覽中國藝術家的作品,多半的作品雖然本身的主題或是討論的內容有匱乏,但依然是屬於當代藝術品中還可以拿出來討論的項目。但這次的 跨社會 展覽已經讓我無言到一個無以復加的地步。

這次跨社會的展覽,主要是希望把藝術跟設計做一個跨界的討論,聽起來很有價值對吧? 但事實上當年的包浩斯就對這一系列的主題做過很深的學術探討,不過台北當代既然敢展這樣的展覽,想必一定是有一定的藝術涵養再搭配一定的設計水平。但是很顯然,這次的展覽不過就是一個文創商品的再利用以及搭配一些還算是有創新的多媒體藝術或是裝置藝術展。

展品有一點多,我不想對展品本身做太嚴厲的批評,因為我覺得站在設計上來說,他們都是擁有一定水平以上的設計品,但對於藝術來說就還差得遠了。我舉幾個作品為例吧。


CHiNGLiSH
 
這個作品簡單來說就是把精品品牌原名搭配東方文字做一個簡單的變形,之後再輔以各式的主要貨幣去作呈現,最後貼滿整個房間。好,這個作品是一個優秀的設計作品,或許放在一些文創展覽上我完全沒有意見,但這個作品討論到的拜金文化,或是輔以東方文字所呈現的後殖民色彩,都太過淺薄,實在難以說服觀者,這是個藝術跟設計之間的作品,因為很明顯對於藝術來說,他討論的問題遠遠太過簡單和膚淺。


Justfont
 
金萱字體(就是先前廣告很大的那個字體),做了一個簡單的思考,他把一些中文字的部位拔掉(像是愛的心),希望參與展覽的人能夠補上這些部分,用自己內心的感受參與這項展覽,當然我同意這是一個介於藝術和設計之間的一個作品,因為有很多藝術家現在就會利用這種關係藝術或是參與藝術來增進自己作品在展覽時的變化。但是我們就舉去年在北美館展的李明維與他的關係來做討論,在後者的展覽當中,利用了許多的禪學、飲食文化到最後的送花給路人等等的作品,都遠比這個填字遊戲來得更有藝術氣息。


藝術注入時尚設計
這個作品就更老套,作為設計都算是有點老舊的作法,這類的藝術投影在服裝上面,已經在藝術品上面玩過非常非常多次,若是以設計的觀點來看,當年的聖羅蘭應用蒙德里安就不多說,就連DIOR2012的時裝當中,就已經有這次作品所做的效果,甚至是利用特殊的染法去做的布料。所以這件作品無論是在藝術還是設計,都很難放得上檯面。



其他的作品我就不多談,但我要說這些作品都是很優秀的設計作品,放在任何一個文創展覽園區,都是很棒的作品。但很可惜今天是放在當代藝術館,這個展場畢竟上面有掛著藝術兩個字,終究還是有些格格不入,這次的展覽可以說是沒有贏家,觀眾沒有得到想要的藝術、作者的展品容易被誤解、當代館又失去他們的藝術性,真的有點慘。
墮落的當代藝術館 墮落的當代藝術館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8:42 Rating: 5

1 則留言:

  1. 作者先生的身份學經歷為何不展示給所有讀者知道呢
    讓大家知道你的專業涵養及領域在哪
    這種什麼都能評論
    說實在跟威漫創造的英雄死侍的特色有什麼差異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