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的智障經濟學理論


朱立倫在辯論會上一直在說若自己當選會將基本薪資調漲到三萬元,而他的副手王如玄女士則說會調到四萬元,這些調薪的行為可以有效的幫助整體經濟發展。關於這些言論,我很高興我支持的蔡英文,他說 若這些有效的話,朱立倫就可以得諾貝爾獎了。 我很開心我所支持的蔡英文是個誠實的學者,因為關於朱立倫所說的調薪,而且是調這麼大幅度的薪資,帶來的只會是災難。

關於基本薪資,因為台灣的國民教育都沒有教,而大學好像都在教凱因斯那套,所以我想替各位說明一下到底基本薪資這種東西是甚麼。

我相信大家都看過逃跑的外勞,成了非法移民,但也算是跟台灣人文化融合了,他們會找可能是飲食店、雞排攤或是傳統市場的工作做,我相信這些人薪水不一定會高過目前的基本薪資20008元,但他們還是在工作。所以,這就是傳說中的打黑工,但這也是市場經濟的一部分,並且在政府眼中他們是沒有工作的人,也就是說政府抽不到稅,同時如果這些打黑工的人不是非法移民而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那就變成是失業率的一部分了。

沒錯,調漲基本薪資會導致的事情是失業率上升,資方沒有辦法負擔過高的工資加上各類的保險福利等等,最後因為自由機制決定將這些勞工以不存在的方式繼續為自己工作,這些勞工非但沒辦法享受社會福利,也無法累積勞保的年資或是擁有健保。但無論政府或是任何力量如何去盡力的讓所有人幸福,都一定會有這類的打黑工存在,那或許要問的就是基本薪資的意義是甚麼?

簡單來說,基本薪資的意義是保護大多數人的工作保險、福利以及基本的保障。現在的基本薪資設置在20008元,我不確定到底有多少人在這條線以下,但我確定的事情是在這條線以上的人一定比這條線下的人多。任何的政策都會有利弊,基本薪資的意義就在能夠保護大多數人的基本利益,但同時他會忽略掉那些所得在基本薪資以下的人。

也就是說,調整這條線的標準在於人數的比例,若台灣整體的經濟實力增進,資方開始加薪,導致越來越多線下的人超越20008元,那就是台灣要準備開始調整這條線的時候,讓社會整體的福利維持在一定的收益平衡,因為一旦人數的比例出了問題,可能勞保、健保等等制度的財物都需要調整,簡單來說,這社會就是這樣殘酷,這條線以下的人要翻身真的很難,但這不是我今天想要討論的。

 

這些討論的結論是,調整基本薪資這件事情是一個反應社會經濟的行為,他是一個被動的機制,而不是政府可以主動去調整的。想想如果真的按照朱立倫所說的主動調到三萬元,那情況會怎樣? 首先是帳面失業率上升,之後社會上打黑工的人會變成至少有200萬人,這些沒有勞健保,三不五時社會局就會找上門關切是否有問題。之後帶來的就是治安敗壞,這些打黑工的人因為失去基本保險以及社會福利開始做一些社會制度不允許的事情,這還僅僅只是個人面的問題。站在國家的立場,非但抽不到稅,同時還要大量找國稅局去查稅,更嚴重的事情是勞保和健保很有可能沒有辦法維持下去,最後治安敗壞,這些都不是我們所樂見的事情不是嗎?

那可能有人又要問了,既然這條線會帶來問題,那到底有沒有除了剛剛上面講的好處以外的優點。當然有,適度而緩慢的調整基本薪資,可以帶給資方壓力,迫使資方去生出更多的錢來帶給員工,那怕是換設備、換流程或是改思維等等的方式,這是一個柔性迫使資方改革的方法。但在4年內調一萬元的基本薪資,想想哪一家公司能夠這樣瘋狂性的成長吧,基本上只會造成大多數人失去工作。

對於不懂經濟學的人說,朱立倫說的話很動聽,或許真的會投他也不一定。但我很高興自己所支持的蔡英文沒有因為要討好選民而不去攻擊這項政策。最後我來重申一下本篇文章的重點

基本工資的調整是反映社會經濟現象,是一種被動的機制。一但愚蠢的過度主動地去調整他,帶來的只有可怕的惡果。


朱立倫的智障經濟學理論 朱立倫的智障經濟學理論 Reviewed by 陳柏林 on 下午6:18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