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宗憲的巧婦,真的巧嗎?







從吳宗憲在2015金鐘獎上的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一說開始,到馮光遠所回應的放屁,之後兩人甚至上節目討論台灣生態環境的問題,此處就不討論到底誰勝了,來看看台灣電視產業到底出了甚麼問題。

一言以蔽之,不取捨心態以及派閥問題導致了台灣的電視產業出了大問題。首先先談談台灣的有線電視與地方電視台的問題,除了像吃到飽餐廳的一樣,付了一筆錢,就可以同時擁有三立、中天、東森等等的大媒體以外,我們同時也有了80幾台以後的莫名其妙頻道,而這些莫名其妙頻道通常又是有線電視系統業者的一大收入來源,一是上架費,二是蓋台的廣告。這些奇怪的頻道雖然讓我們的有線電視費得以降低,但無形中這樣通包的消費制度讓我們無法引進自由競爭的經濟系統,導致全部的電視台通通往最安全的路線走,也就是低俗趣味路線,並且互相複製節目形態等等,加上收視率的調查抽樣系統問題,導致整個產業往低級下流無限度邁進,同時也往經費越低廉邁進。
小燕家族

再來是派閥問題,台灣電視製作的派閥問題,從老國民黨時代的三台派系,到後來的小燕家族、胡瓜派系、憲憲家族+哇哈哈....薛聖棻到今天的王偉忠金星集團,彼此之間壁壘分明的程度,幾乎有如北宋或是明代的黨爭,見面的時候相敬如賓,私底下卻是各種殘酷的殺戮。詆毀、封殺、黑函等等都不奇怪。
王偉忠與他的偉忠幫

於是以上兩個問題就變成一個循環鏈。有線電視商>電視台集團>節目製作公司>觀眾成為一個共犯結構。電視產業特別偏愛一定數量的速思者,他們提供的世文化速食,也是一種事先消化、事先想好的文化食品,此外所有熟知資本主義發展的人都了解競爭帶來的不是單一化,而是多元化,而台灣節目的單一化,在在顯示了這個產業並不屬於自由民主的一塊,他是專制獨裁的產業。
法國19世紀思想家 托克威爾


近兩百年前,一位法國沒落貴族托克威爾,寫了一本名作民主在美國,書中提到民主制度的問題,其中說到:這樣的社會不如貴族社會那麼出色,但也比較不容易受到磨難,不會那麼快樂滿足,但是社會比較均富,知識不那麼精煉,但無知的情況也較少見,情感不那麼濃烈,行為卻比較溫和,小惡習比較多,犯罪行為卻比較少.....雖然少了熱情和忠誠信仰,還是可訴諸理性和經驗,召喚人民作出重大犧牲。所有人都一樣脆弱,每個人都會覺得需要其他人的協助支持,也都看得出自己的利益是包含在群體利益之中.....整個國家不那麼輝煌耀眼,也可能比較不強大,但多數人的處境是比較好的。民眾會希望和平,不要戰爭,並不是因為渴求過得更好,而是珍惜有這種和平的日子可以過。」 以上的言論其實訴說的就是台灣目前的小確幸,小確幸是民主必然有的產物,但台灣電視的問題在於政治制度是民主自由,而電視產業的制度卻是專制獨裁的。這問題遲早會因應民主潮流解決,只是不是短期間能處理的問題,只能期待廣電三法修正案,能夠讓這個產業更自由民主一些。
吳宗憲的巧婦,真的巧嗎? 吳宗憲的巧婦,真的巧嗎? Reviewed by 陳柏林 on 下午7:07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