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間諜橋看國民黨鬧劇




美國總統效忠的不是美國人民,而是美國憲法。
我謹莊嚴宣誓(或鄭重聲明),我必忠實執行合眾國總統職務,竭盡全力,恪守、維護和捍衛合眾國憲法。
片中愛爾蘭裔的律師與德裔的情報員談話,談到是甚麼原因讓他們這些外國人願意成為美國人? 答案就是遊戲規則,也就是美國憲法。

史匹柏自從慕尼黑得罪猶太人以來,最近這部間諜橋恐怕得得罪自稱自由民主的外送員美國,1960年代冷戰最高峰的時候,美蘇雙方對待雙方的戰俘,是否合乎法律制度以及人道精神? 片中可以看到大部分的輿論是站在國家情緒上,而非站在國家法治精神上,讓我們不禁思考台灣的現況。

如先前所說,遊戲規則是一切的根本。蔣介石竊用了西點軍校的校訓責任、榮譽、國家」,並修改為「主義、領袖、國家、責任、榮譽」,就這五個價值來看,三民主義不討論他是否可以用,但可知的是國民黨並沒有實行過三民主義,於是可以將主義去除。剩下的第一位是領袖,這也非常符合當年孫文利用蘇聯制度創中國國民黨,最後理所當然成為黨先於國的列寧式政黨。

於是過了不知幾年,洪秀柱通過民主體制成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最後可以因為整個黨的輿論及高層的黨意被換掉,而這被換掉的程序真是無比粗糙與噁心,臨時加開一個看似民主的程序會議,而其實那不過就是一群不在乎遊戲規則的人在召開的一場鬧劇。我曾經說過,李登輝帶給國民黨的傷害中,有一項傷害很容易被忽略,就是引進與列寧式政黨相斥的民主概念,此外李登輝從未想要改變國民黨文化,因為文化與體質相異的情況下,有如在硬體與軟體不符的情況下存活,一時順利的運作當然沒有問題,但無預警的當機以及無法預期的問題會在長時間之下變成嚴重問題。國民黨長期在選舉上,喜歡用「捍衛中華民國」這個字眼,這個字眼其實就表達了國民黨的列寧式反民主政黨頃向,說明了國民黨認為黨高於國,同時黨主席高於國家領袖,有一個觀念很重要,就是國民黨不等於中華民國,同時一個制度的創建者並沒有資格永遠擁有這個制度。


間諜橋後半段討論的問題是國家定位問題,美國希望救回戰俘,蘇聯也希望救回戰俘,雙方都希望保障自身軍事情報的安全,而東德希望的是確立自己的國際地位。東德的角度其實就是希望在美蘇兩大強權之下有一些屬於自己主權的發揮餘地,但很可惜的是最後還是必須屈服在蘇聯的強權之下,放棄自己的國家最大利益,是不是有點像台灣的處境呢?


史匹柏的間諜橋四平八穩,沒有甚麼明顯的缺點,質樸的訴說方式在在顯示了老導演的功力之深,無論在運鏡還是場面調度上都十分優秀,說故事不難,但要說好一個故事就不容易,很推薦去看看這部可以反思台灣現況的電影。
從間諜橋看國民黨鬧劇 從間諜橋看國民黨鬧劇 Reviewed by 陳柏林 on 下午3:55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