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主義消失的那一天,才是進步


常常有朋友問我,哪種公司是好公司? 我的答案永遠不變,制度本身會思考的公司就是好公司。這又是個大哉問了,甚麼叫做制度本身會思考? 其實說白了,公司具有的人味越少,這間公司就越成熟,舉蘋果與迪士尼為例,蘋果的英雄賈伯斯才華洋溢,產品無一不熱銷,但問題就出在企業文化的建立,在神主牌過世之後,蘋果頓失了公司的靈魂,受到了許多質疑,這些質疑都需要通過完整蘋果文化的建立才能消除。反之迪士尼在華特迪士尼建立以來數十年,建立了良好創作文化,尤其這三十年來出了無數獲得奧斯卡的作品,但一般人卻很難說出目前迪士尼的電影團隊有哪些英雄人物。在某個層面來說,迪士尼的公司文化制度將各種人才納為自己的資產之一,公司如此,若論國家呢?

實話是我們天生希望有個牧羊人來指引我們前方的路程,更甚者或許我們天生就希望有人來奴役我們的心靈,讓我們能夠不用思考就找到前方的路程。孔儒學說自古就建立了華人心中完美的英雄崇拜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就是一個完美的偶像崇拜,這種學說在我們的思想基因輸入了一種無可救藥的仁王治世的觀念,不只在思想上,同時也表達在文學創作上,從孔明隆中對、宋江領導梁山泊甚至到張無忌決戰光明頂都在在表現出了一種英雄崇拜。這種心態有好有壞,但最大的壞處是這種心態與現代化國家的最基本原則社會契約相違背,而社會契約是成為法治國家的第一步,若國家人民總是期待著仁王降臨,那或許法治與法制永遠不會到來。

百多年來,台灣的變遷速度即便放在世界史上,也是難以想像的快。從一個未開化的島嶼到今天的高科技國家,這其中其實伴隨著許多歷史上意外的巧合,從清廷割讓成就了日本的大東亞計畫、美國的參戰、蔣介石兵敗、韓戰的爆發、蔣經國的俄國人質經歷到近代一點的李登輝意外上台民主化甚至陳水扁的崛起及連任。無不是一次又一次奇妙又難以解釋的奇蹟,有著太多太多的如果,並且有著太多太多在百年間無法承受其改變的偉大人物在同一個時代的舞台上飛躍著,台灣有著今天的民主化成果,是一個個巧合所拼湊出來的伊卡洛斯之翼,是一個需要細心呵護的脆弱翅膀。

一個偉大的產生不在於誕生那一刻,而在於之後制度的完善。美國憲法的制定,是一群國家英雄在經歷英雄式熱血革命後的理性結果,這套國洲之間相互妥協的制度,在之後的幾位保守主義總統的帶領之下,為美國打好良好的根基。大西洋的彼岸,那年拿破崙稱帝,他最偉大的貢獻不在稱帝,而在他優秀法學人士的協助下,法國民法典得以頒布及實行,為一片慌亂無序制定出一個社會契約。但及變是這兩個分別處於保守主義及理想主義的兩個國家,這兩套制度的運作都是需要龐大的官僚體系去運作,而這套機器,多半只有保守主義的人懂得怎樣去改寫及完善。

在英雄過後,不是沒沒無名的一片死寂,而是制度完善化的ㄧ群菁英正在默默耕耘,將飛得過高的伊卡洛斯緩一緩。同時這個過程也與易經中的時乘六龍以御天同理,凡勢走至此局時,首要工作是安全下莊,避免走入上九之數的死水之中,這時仰賴的不再是理想主義,而是保守主義的官僚體制需要替這個組織踩下剎車。而當剎車踩下,這群官僚體制需要為下一次的飛龍在天做好準備,也就是做好繁複的準備工作以待,替未來保存一種花未全開月未圓的狀態。

台灣是個在文化上十分稀有的國家,我們在經過清廷、日本、國民黨、美援之下的結果就是成為文化包容性強且排他性低的存在。中國和日本文化在台灣巧妙的結合在一起,台灣人有中國傳統的忠孝仁愛,同時也兼具日本人說的恩欠及義理。美援以後,一種前所未有的開放態度也融合了我們的生活方式。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聽在我們的耳中,有時看到一些荒誕不羈的事情時,會覺得這句話很可笑,但正因我們覺得這件事情是可笑的,那才證明了我們台灣人的友善、包容及人情味無可取代的理由。

百多年已過,台灣的熱情已經揮灑了多少?又或者說,我們還擁有多少熱情可以奔放? 在歷史的此時此刻,或許我們不再需要選舉中豪氣萬千的發言、激盪人心的駭俗事件又或散發萬千魅力的英雄領導,而是需要一個真正的優秀管理者來完善目前制度上的問題及建立優秀官僚文化,進而替這片淨土立下萬世昌榮之基。
英雄主義消失的那一天,才是進步 英雄主義消失的那一天,才是進步 Reviewed by 陳柏林 on 上午1:26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