迂腐的自我


長這麼大,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仇視中國文化的理性知識分子,未料這段日子以來,當自己回首去看中國歷史哲學,深刻自我省思之後。覺得自己受了太多中國及日本文化的影響甚深,程度已到了自己都有點驚訝的程度,同時也認知道自己其實是活在21世紀的腐儒,這真相實在令我有點難以接受。

爾後,我對我的自身所學進行省思,並思考到底何謂迂腐的本質,最後我沒想到必須得用一個佛家的詞彙來形容「執念」,而確實我是個執念很深的人,同時還是個難以被說服的頑劣分子,哪怕我念了一堆狗屁倒灶的哲學、歷史、經濟、藝術甚至的資訊類的聖賢書,我那迂腐的本質還是一直如影隨形。

舉例來說,孔子談禮,而這禮字在後世的演變,無非是在內在的精神層面,以及外在的表現形式,是而不只呈現在人與人之間的道德倫理上,也同時表現在當代社會的衣著、居所或是知識體系上。而在全球化時代的今天,東西方的文化在各類的言論平台上不斷的摩擦碰撞,由一開始的對立,到今天台灣的並敘共榮,這禮的表現就有了21世紀的新樣貌,而我之於這新樣貌,就有如韓愈對儒學正統一般頑固。

一般人對於腐儒的印象,大概無非甚麼司馬光不知變通、韓愈頑劣分子、方孝孺打死不投降之類的印象,但其實有很多名士也是很可怕的腐儒,例如程朱陸王等等的人其實也是頑固到了一個無可救藥的地步,反倒是ㄧ些怪人王弼、王通比較之下來得開明許多。對我來說,這兩者之間其實只有一線之隔,就是對於自身知識體系的對立面是否能夠接受?

我有時思考自己所讀的書籍歷史,其實挺有意思,因為我從幾年前相當推崇左派的學說,到今天變成一個較為右派的冷血份子,但這期間我所閱讀的書並不是也跟著我的認知體系由左轉右,而是循著一定的路線,左右並融的吸收,既然知道自己是個迂腐的人,就應該努力的去避開這樣頑固的知識路徑。但外在的閱讀是一回事,內在知識體系的吸收才是真正的。所以決定寫些平常思考以及平常與朋友討論的有趣話題在網路上,替自己的思考找些脈絡。

自從決定開始寫些娛人自娛的文章之後,我就不斷的在思考,到底要用怎樣的名字行走江湖,既然有了迂腐的心靈,就要讓自己脫離這樣的思想禁錮,我決定效法孔門弟子的命名法,讓自己的迂腐執念掛在身上,誌銘自身,警惕吾心。

吾名,子迂。
吾居,蠹酸齋。
迂腐的自我 迂腐的自我 Reviewed by 陳柏林 on 下午11:20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