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合之眾追逐流行



流行是世界給劣等藝術加冕的桂冠
王爾德



流行是烏合之眾最喜歡追求的價值,因為當其他烏合之眾追求流行的時候,自己就不得不以其他人的認同作為自己追求的目的,而要完成這個目的最佳的方式就是追求流行。

流行是個有趣的東西,我們無時無刻都活在其中。還記得周杰倫當年還很在意市場的時候,每每發新片幾乎所有的店家都會撥放周杰倫的新歌,走一輪下來幾乎每一首都聽過,有些可能還因為聽過太多輪,到最後已經朗朗上口,成為了流行對自己的影響。





除了耳朵所聽到的,我們眼中所看到的世界也是如此充滿流行,每每服飾店或是彩妝店的店員總是講述著今年流行的服裝款式或是唇膏顏色,甚至更多的時候我們從路人的裝扮就能窺知一二,從喇叭褲、牛仔外套到前幾年流行的牛角扣大衣甚至是因為韓國流行戲劇而逐漸流行的橘色唇膏或是粉色眼影,都是流行的一部分。甚至是那些紅極一時的潮牌或那些路人穿在身上的大LOGO衣服都帶有流行成分。

流行是個奇怪的風潮,流行從不追求任何足以永遠保留的價值,反其道而行的是他只追求那一瞬間的光彩。無論是上述所列舉的任何事物,都能在幾個月到幾年之間造成烏合之眾的追逐和流行,然後隨著不同的流行開始興起,更迭成為一種必然,這種因為流行從來沒有因為時代的變更而短缺過,反而在這個資訊更快速發達的年代,流行成為一種絕對的必然。

所有在烏合之眾中能夠快速流行的事物,都帶有些相同的特質,例如這些東西必定是討喜的,價格不會低到烏合之眾隨意負擔得起,但絕對是烏合之眾若是想要花這筆錢會思考一下的程度,再者就是他們都擁有非常明顯的特徵供其他人足以分辨這就是當前流行的事物,以免當自己購買以後卻沒有人發現。


也因此凡是流行的事物最容易出現在社群網路上面,因為這些東西在這段時效性當中,是非常容易獲得他人的認同感的。例如一蘭拉麵剛開幕的時候若是能發一張照片,說明自己在當天就吃到了,除了能證明自己有跟上時代的潮流以外,更證明自己有時間和精力排除萬難去排隊,甚至是消費一定金額直接入場,都是能在這段時效性之內,能夠證明自己優越性的方法。

無論是哪個時代的烏合之眾,都希望自己能比別人優越,而這種比別人優越的方法就是靠著要如何顯示自己有閒(范伯倫的有閒階級論中使用的詞彙,意指人們炫耀自己,炫耀的方式無非就是彰顯自己比別人優秀)。所謂的有閒不過就是自己有比別人更多的消費力和時間,炫耀自己比別人能擁有更好的生活,炫耀自己比別人擁有更多的力量跟隨社會潮流,炫耀自己有著更好的文化素養等等,但這個問題就出在炫耀的對象。

對於烏合之眾來說,他們所希望的不過就是比自己生活圈的朋友過得更好,但他們生活圈當中的朋友無非也是烏合之眾,這就是為什麼流行會存在的原因,因為對於烏合之眾來說,他們想要取得認同的方式就是要先加入流行之後,在流行文化當中建立屬於自己的高度,那怕這種高度的保鮮期大概只有很短的幾個月甚至只有幾天,但這短短時間的感受,就足以讓烏合之眾們得到短暫的優越感和亢奮。

尋求認同感的烏合之眾善於模仿,他們會模仿自己願意認同的對象,從偶像明星到文人雅士,這些會被效仿對象的言行舉止都會成為流行的一部份,包含從電視節目上的流行語,他們某天特別的髮型,或是哪次一個意外的造型等等,都有可能營造出一種全新的流行。而正好對於崇拜偶像的烏合之眾來說,模仿偶像的行為是種對於偶像膜拜的儀式,而這種儀式就是流行的源頭之一。

烏合之眾不了解的事情是,他們會挑選來觀看的電視節目、戲劇、電影或是網路內容,都是特定為了他們而設計的內容,從工作人員到主持人都是理解烏合之眾品味的人,那怕有些人其實並不認同這些品味,在這個像是戲劇舞台的人生上面,為了生存也必須演得像是個符合烏合之眾品味的演藝人員。整套內容都是為了烏合之眾所打造,而所有舞台上的人也仰賴烏合之眾的喜歡而生存。烏合之眾以為偶像創造了流行,卻不明白是自己創造了偶像之後,偶像為了求生存而創造出了一波又一波的流行。

追求流行的原因主要是希望得到陌生人的認同和羨慕,但追根究柢是希望彰顯自己的優越感,但這種優越感終究與社會上真正有閒的文化有所落差,而每每在藝術文化當中的流行元素也會隨著由經濟收入高處流向低處,就像是經典電影穿著prada的惡魔當中米蘭達所討論到不修邊幅女主角所穿的藍色毛衣,不過是十數年前某個時裝秀開始的用的,隨著年代的推進從最高價的訂製品、高級時裝品牌的奢侈品,最後走到了大賣場花車上的藍色毛衣。


這種說法否定了烏合之眾創造了偶像,或者說在眾多可以崇拜的流行當中,烏合之眾們選了一個自己較為喜歡的,然後只留下自己喜歡的元素加以重新轉化,最後這種經過轉化過後的就成為了流行。但每個流行雖然大多數並沒有辦法解釋其原因,但其中或多或少帶有些人為刻意營造的成分在其中,這就是行銷專家所能掌握的部份,這部分到底有多少則是從來沒有人知道,因為一直以來行銷就是個以結果論來決定的專業。

但對於烏合之眾來說,他們沒有辦法料想到的是當他們嘗試追逐流行之時,卻因此而暴露了自己身為烏合之眾的事實。如同前文所說所有的流行因子都瞄準著烏合之眾作為目標,而缺乏自我認同而必須尋求外界認同的烏合之眾就會全盤接受這些文化做為自己應該要認同的目標。就在此時這些流行文化的認同反而成為了一種辨識烏合之眾的方法。

對流行文化需要有所了解才能順利的討好烏合之眾。一個充滿流行因子的人卻不一定是烏合之眾,因為他的身分或是工作有可能是為了討好烏合之眾而存在,或者說當我們嘗試與烏合之眾溝通之時,必須要先獲得對方的認同,而許多時候認同感就是建立在其他的社會流行產物上面。我們習慣使用流行的價值來博取他人的認同感,因為非烏合之眾也會使用烏合之眾所喜歡的流行因素,這樣可以獲得來自烏合之眾的關注。

要區分這兩者的差異就在於到底是刻意扮演還是無意識的追逐? 在高夫曼的日常生活的自我表演當中不斷強調的點,就是討論到我們不過是人生舞台上的一場戲,有意識到這點的人就會表現出他希望表現的樣子,並且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樣貌是真實的。到了最後到底是真是假? 到底是真的愛上流行還是假裝自己愛上流行都逐漸模糊不清,分不清楚自己的意向。

有人說歷史總是相近的,這是個在歷史上很容易理解的概念,就不過是人們沒有辦法看清前人的錯誤,導致相同局面下的相同決策再次出錯,於是歷史舞台上又再次重演了相同的戲碼。而流行完全可以佐證,許許多多流行文化的元素在經歷數十年後重新出現,這時候為了區別與過往的不同,我們賦予了新的名詞叫做『復古』來重新詮釋流行的風格和潮流。


人有褲子,無非就是高腰、中腰和低腰三種主要穿法和其他的怪異穿法,怪異穿法註定無法成為主流,因為擁有這類勇氣的人畢竟是少數,而當高腰中腰與低腰流行玩一輪之後總會再次回到高腰褲子,這沒有甚麼理由也沒有甚麼方式可以阻止,因為這就是流行文化。


烏合之眾塑造了歷史,而歷史中的風流人物無非就是激進、保守和其他怪異路線的,當人們希望社會有點改變的時候就會瘋狂的希望激進,這時激進擁立的人物就會一個比一個極端與狂熱,而當這類的激進人物過多的時候,人們又再次走向了保守思想,然後人物開始變得一個比一個還要保守,只不過通常這種思維的轉化都伴隨著許多人命和血腥,這就是歷史的流行文化演變。


 烏合之眾系列文主要參考書目

《烏合之眾
古斯塔夫·勒龐
Gustave Le Bon

《群眾運動聖經
艾瑞克·賀佛爾
Eric Hoffer

《君主論
馬基維利
Niccolo Machiavelli

《異常流行幻象與群眾瘋狂
查爾斯.麥凱
Charles Mackay

《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
高夫曼
Erving Goffman

《語言與人生
S.I.早川, 艾倫.R.早川

《神話的力量
坎伯
Joseph Campbell

《千面英雄
坎伯
Joseph Campbell

《人及其象徵:榮格思想精華
卡爾.榮格
Carl G. Jung

《自私的基因 
理查道金斯
Richard Dawkins

《英雄與英雄崇拜》
卡萊爾
Thomas Carlyle

《我的奮鬥
阿道夫 希特勒
Adolf Hitler
烏合之眾追逐流行 烏合之眾追逐流行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10:27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