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合之眾的偶像崇拜



無論如何
烏合之眾首先需要一個神
然後他們會需要第二個、第三個和下一個……..

摩西在通過耶和華的試煉之後,得到了來自神的啟示,在這些神蹟的見證之下,他帶領了猶太人離開埃及,神力分了紅海,伴隨漫長的旅程,途中生離死別無數,到達了應許之地-迦南。

勞工在苦痛無數的工作歲月當中,聽聞了來自馬克思的共產理論,這是個能夠將眼前所有罪惡和不公,化作平和與聖潔的完美計畫,這令人崇尚的光明大道立刻引來了大量了追隨者,到達了應許之地-蘇聯。

應許之地是一個永遠無法真正抵達的目標,因為它總是被訴說的太過美好。完美到每個人都渴望擁有卻又未曾擁有,但偏偏就是這種強烈的慾望形成對於信仰的無限動力來源。在遠古的摩西可能是一個遠方根本不知所在的一處聖地,到了近代應許之地依然以各種形式存在於精神世界當中。

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看到歷史課本裡面談到的宗教戰爭,眼神總是帶著不屑,似乎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會為了你相信的神與我相信的神不同而兵戎相向,會有這樣的想法,只是因為對信仰本質上的不瞭解。

信仰的本質是非理性且不明來由的,對象可能是一個人、一顆石頭或是一段文字,假若不是人,則必然有人需要來解釋石頭或是文字的意義,無論怎樣演變,最後始終會變成對偶像的崇拜。

1.      偶像的地位遠遠高過任何信徒
2.      信徒總是盲目的服從偶像的命令
3.      信徒沒有能力也沒有意願去質疑偶像
4.      信徒有著極其強大的慾望,希望將偶像給發揚光大
5.      信徒對那些不認同偶像的非信徒,總是帶有巨大敵意



這幾個關於偶像崇拜的要點,我們可以很輕易的把這些特質套在我們所熟悉的宗教上面,尤其是伊斯蘭教的聖戰士上面。許多人總是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高知識份子懷抱著炸彈前往自爆,但就從這些特點上,加上他們所追求那死後的天堂世界,我們都可以知道這是宗教狂熱者,這些人與他們討論任何事情都將付諸枉然,完全無法溝通,也無法與他們討論他們所謂的真理。

但是若將目光放到女性主義的理想「消滅父權結構」這個目標上面,也可以完整的說明信仰。光是女性主義遇到無法解釋的事物時,就會用這是父權結構來貼上敵人標籤,像是用來解釋男女薪資不平等的經濟學,因為不符合女權的想法,所以被冠上經濟學和資本主義都是父權結構下的產物,也是應該要被毀滅的價值觀。或是當社會價值觀同時影響著男女兩性的情況下,這套價值觀本就是由男女雙方協調與博奕而形塑而成,卻被說成被父權所壓迫,但既是男女共識所形成的社會文化價值觀,又何來所謂父權壓迫? 這套論述若是理性來思考者,則與宗教信仰無異。








這種宗教信仰之狂熱同時也包含了民族主義。民族的意義是一種想像的共同體,想像一塊廣大土地上的人,找出了可以讓多數人同意的相同特徵,可能是所吃食物的習慣、語言、文化習俗、藝術作品或是血緣關係等等,於是一群人就認同了彼此是同一個民族,並且這種民族主義會視民族的存活比個人的生命來得重要,於是我們看到了大日本帝國、納粹以及到今天台灣都還存有的大中國主義者,想著就是如何光耀中國文化,或是乾脆與中國統一。

但幾乎所有的東西都與信仰有關,無論是先前所提到女性主義或是民族主義,馬克思主義、台獨份子等等,都可以說是一種信仰,但這種信仰幾乎主宰了我們全部的生活。

信仰或許是因為感性而產生,其中包含了很多任性的成分。就像是我們決定我們午餐要吃炒麵,這時候其他食物都變得毫無價值,會找出各種理由不想吃炒飯、水餃或是任何其他的食物,我們心中早就有了自己的方向和目標,無論是否有其他選擇都早已事不關己。聽起來很是任性,但認真拿這套任性去思考我們生活周遭的事物,有多少是已經有著先入為主的概念,或是先射箭再畫靶? 有多少研究生做實驗的時候,教授已經有了明定結論的實驗,最後整個過程只是為了將數字湊成合理的樣子? 又或者與人討論事情的時候,心中早已有了對事情的結論,最後剩下的早已不是討論,而是不斷告訴別人自己的信仰為何,並且認為別人的說法都是邪門歪道。

信仰無處無地無時無刻都存在,差別在於我們是否知道我們正處於信仰當中,是否有認知到自己正在為了虛無飄渺且不存在的「想像」而奮鬥著,知道自己是為了信仰的人終究能夠有能力控制自己內心的「狂熱」程度,知道何時信仰需要到狂熱的程度,何時又需要冷靜下來將自己的信仰拋卻一邊,用接近無信仰的狀態與他人討論。

但是沒有認知到自己處於信仰的人,自然就淪為領導人玩弄的對象。領導中心一直以來嘗試在做的,就是將信徒的信仰程度給再加深。實際操作的方法其實也不難,你我都看過也都可以經歷過,只是自己有沒有意識到罷了。我相信多少有人經歷直銷大會,大會裡會有因為直銷而致富的人上台大聲討論自己因為直銷而成功的經驗,而底下的烏合之眾聽得如癡如醉。


這簡直像是當年教堂裡面討論著彼此的神蹟經驗,而底下的信徒雖然沒有類似感受,卻又希望著有一天能夠體會到相同的歷程。而後台上那些討論著富有、正義、公平、希望、夢想或是正能量的高抽象名詞,像是一個永遠不可達到的應許之地,底下的聽眾或許聽得很開心也很有熱血,卻沒有意識到那只是個謊言,只不過有人選擇信信不疑罷了。

這類的信仰聚會也當然不止於甚麼直銷大會,若你睜開眼睛仔細看著媒體及所有的宣傳手法,就可以看見這世界上存在著各式各樣的信仰。從蘋果的發佈會、政黨的造勢晚會、左派的社運抗爭、軍公教的退休聯誼會、國小的升旗典禮、某個網美的直播露奶到甚至是新聞或是政論節目,幾乎無一不是信仰與信仰之間的鬥爭,既然如此又為什麼仍是需要信仰?

信仰是失意者的救贖,而競爭的社會當中,多半的人都是失意的,只因為勝利者永遠是少數,而失敗者卻又非常容易成為失意者。情場失意的妙齡女子、告白失敗的宅男、無趣婚姻的婦女、事業失利的男人、喪失靈感的創作者、工作能力不佳的上班族、陷入研究瓶頸的科學家或是各種覺得社會對自己不公平而產生怨念的人們,最後當自己無法處理問題的時候,就會將眼光看向了信仰,然後狂熱的失去自我。

失意者最初只是找到緩解自己內心負面的解藥,畢竟沒有人希望整天活在悵然若失的感受當中,而後從這過程當中,領導人告知了導致大家之所以會失意的原因,以及這世界背後操縱者的黑幕樣貌,似乎敵人活生生在眼前浮現,隨著同溫層的封閉世界,除了領導人煽起情緒之外,連同溫層彼此都替對方製造了更多的恐懼和憤怒。隨著一次次狂熱的不斷升溫,這種信仰也越趨深入自我的靈魂深處,到最後整個人似乎是為了狂熱而生,對他人來說十分陌生,但當事人照著鏡子卻覺得靈台清明,力量從內心深處源源不斷的湧現。某一天這股狂熱吞噬了他,成就了一股自焚、自爆或是自殺飛行員。


陷入狂熱的信仰者沒有辦法用任何的方式澆熄他的狂熱,因為信仰已經深入他的內心,控制著他思維的框架及邊界,真正能影響狂熱者信仰的,只剩下對於另一種信仰的狂熱,只要激起另一種非理性的信仰狂熱,才有辦法破除原本的狂熱。而烏合之眾的狂熱是很適合拿來操作的力量,於是信仰一次換過一次,原本的聖經成為下一個時代的邪說,原本的神成為下一個時代的惡魔,原本的先知在下一個時代從墳墓中挖出來鞭屍,原本的英雄在下一個時代成為了被打碎的雕像,而我們也只是等待再下一個時代的來臨。

信仰的產生和持續,只代表我們跟原始部落那些今天被我們視為未開化的人沒有甚麼太多的差別,他們相信兄妹亂倫會導致洪水和欠收,而我們今天相信事情,又有哪個是我們敢絕對保證的真實?


 烏合之眾系列文主要參考書目

《烏合之眾
古斯塔夫·勒龐
Gustave Le Bon

《群眾運動聖經
艾瑞克·賀佛爾
Eric Hoffer

《君主論
馬基維利
Niccolo Machiavelli

《異常流行幻象與群眾瘋狂
查爾斯.麥凱
Charles Mackay

《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
高夫曼
Erving Goffman

《語言與人生
S.I.早川, 艾倫.R.早川

《神話的力量
坎伯
Joseph Campbell

《千面英雄
坎伯
Joseph Campbell

《人及其象徵:榮格思想精華
卡爾.榮格
Carl G. Jung

《自私的基因 
理查道金斯
Richard Dawkins

《英雄與英雄崇拜》
卡萊爾
Thomas Carlyle

《我的奮鬥
阿道夫 希特勒
Adolf Hitler






烏合之眾的偶像崇拜 烏合之眾的偶像崇拜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8:20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