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靈識妖,超聖越魔,唯吾神棍,騙盡世財



曾經有個齋友與他的朋友提起蠹酸齋,然後那位朋友說起是不是那個看起來很像是邪教的粉絲專頁,之後這位齋友就不斷的戲稱齋主是邪教教主,這樣戲稱也就罷了,因為搞到最後幾乎所有朋友都這樣跟我開玩笑,一時之間我還真以為我也是甚麼邪教了。但或許也是因為這十多年來的神棍新聞看得太多,自己有一天竟然被其他人視為神棍,那或許就可以聊聊到底神棍是甚麼吧。

開宗明義地說信神棍的人不是可憐就是可恨,多半是被抓住了甚麼人性的弱點。當然這段話幾乎所有的人都會講,但也沒有人真正去討論過這是甚麼意思,本篇文章的意義就是要針對這句話去做一個簡單的探討。尤其最近看過通靈少女的朋友將會特別有感觸。

其實甚麼人性的弱點根本不是甚麼稀奇的事物,多半就是一些無法自己解決的事情,像是感情上的問題有時候即便自己多努力也不一定會有結果,財務上的事情有時候只能祈求不要發生意外,生老病死的事情更多是醫學無法處理的事情。這些東西都是所謂人性的弱點,更清楚的說就是「無可奈何的人事物」

無可奈何的人事物會發生在所有的人身上,但為什麼偏偏就是有人會被抓住這個弱點? 有個說法說得好「施主執念太深」,那些人因為太過在意這些無法改變的事情,以至於腦海當中都是這些事情,當然就會希望去找到這些事情的解決方式,但這些事情既然不是能夠輕易解決的事情,像是癌症在醫學上束手無策的時候,這些情緒就會需要去找一個宣洩的點,最後的方法就是一種不可理喻性質的「信仰」

市面上存在著很多販售「信仰」的組織,其中包含了各式各樣的大宗教,當然也包含了ㄧ些小型組織,其實若是從其本質意義上來看沒有甚麼太大的差別,不過總是有人會把一些宗教稱作正派,當然就會有一些被稱為邪教,這其實只是觀感上面的不同,有許多時候就是取決於外人對於該宗教的看法。只不過神棍卻與宗教卻存在一個巨大的不同,那就是神棍並沒有希望自己的所創立的宗教可以長久經營下去,而是希望能夠在有限傳播的情況下獲得最大的利益。

這定義其實非常的模糊,但那些大型宗教像是基督舊教(不談新教,因為新教有太多奇奇怪怪的組織)在現代還算是正派,不會逼人奉獻也沒有固定要繳納的費用,更不會強迫信眾去反對科學,並且認為科學與宗教並不相矛盾,也不會為了信眾的財富而一定要放棄科學上的意義。基本上這類宗教存在的價值就是信仰,希望將信仰和精神上的價值永遠傳承下去。

但是神棍的立場就完全不同,市面上我們看到的奇宗怪教妖神棍的共通特點就是組織很封閉,對外不會有太自由的風氣,就怕一個不小心來了一個看破關竅的人,把組織內部的秘密給說出去。

神棍都是通曉相人之術的人,這裡所指的神棍包含了那些靠著神奇占卜或是用神祕主義來斂財的人們,他們對齋主來說無一不是神棍。這些人都通曉那套福爾摩斯戲劇當中經常使用的「演譯法」,由一個人所透露出來的所有資訊來判斷對方的身分,知道了對方的身分就可以猜測對方遇到了甚麼樣的問題,最後就可以知道怎樣的應答可以讓對方感到驚奇。齋主寫文章從來不講求應用,不過這東西該舉個例子來說明一下。

假設在星期一的下午遇到一個20~30歲的女子單獨前來,面容及身材姣好,看起來對打扮頗有心得,穿的衣服品質良好卻不高調,氣質落落大方,看起來社會經驗不多。由以上這些資訊我們可以得到甚麼資訊? 穿的衣服品質良好卻步高調這點我們可以猜測其家庭經濟狀況良好,加上社會經驗不多可能代表家庭保護得非常好,而且可能已經不是簡單的快速致富,因為面容姣好這件事情可能代表著上一代已經是富有的狀態下成婚,所以才會擁有雙方都不錯的面貌生下這個標緻的女兒。而星期一下午出現代表這人可能不用工作或是今天休假,但如果是休假也比較有可能是藝文類產業固定休息的周一,這點可以由後續的未談當中發現蹤跡。但對於年輕女子來說無非就是為了愛情所苦,尤其如果是富貴人家的女子,有高達八成以上的機會是因為家庭的反對。這是個可以猜測的方向。

無論如何,齋主之所以打出一大段只是為了說明,由時間、地點和外觀等等訊息可以透露出來的資訊有著無可限量的可能,更何況從一開始的言談和神態等等訊息可以判斷的資訊了。照個這樣的資訊身為神棍可以回答的就是對方想要聽的回答,但經過剛剛的判斷也只是稍微了解對方大概的問題是甚麼,接下來就要讓對方有個對號入座的機會。

雖然前面我一直避免掉書袋,不過現在開始卻要賣弄一下知識。我們來討論一下甚麼叫做「抽象化語言」,所謂的語言其實是個非常不嚴謹的溝通工具,例如當齋主說出牛這個字的時候,我所指的牛是一種大眾對於牛的一種集體認知,但其實我們每個人對於牛的定義都不盡相同,當我們使用牛這個字的時候,與其說是定義反而比較趨近於像是一種共識,但是確實是有抽象化程度較低(較能詳細描述)的言語,這些東西就是科學用語,像是單位的定義等等。但是相較於牛有沒有比牛更抽象的字詞? 像是動物、生物這種字詞的抽象程度就越來越高,而那些人們經常提起的愛、自由、平等……等等就更為抽象。那高抽象化語言又有甚麼用呢?

高抽象的語言有著特別的好處,就是事情總是說不清楚,當事情說不清楚的時候就會有著許多可能的解釋方式,這點若是不明白可以看向那些政治人物在發言的時候總是含糊不清,這些做法是與神棍相同的,神棍或是利用人心弱點斂財的人們都會先講些高抽象語言,等回應給予風向之後,他才逐漸照個風向繼續猜下一個問題,遇到這種情況若是笨一點的人就會完全上鉤,有興趣的人可以用這套理論去套用在神棍和政客上面。

除了高度抽象化的語言之外,還有一種就是神祕主義,用無法理論、無法系統也無法被證明為假的理由來說明當前的情況,就像是每次有人最近的運氣不太好,你就可以說是因為水星逆行的關係所致。用一些神秘而他人不了解的術語來壓制理性的運作,讓人趨於一種不思索的放棄狀態,最後就可以掌握他人的心思和言行。

講到這邊可能很多人就會大肆的罵這些神棍說他們就是騙錢騙色,但齋主反而有著一些不同的看法,現在市面上存在那麼多的白痴產品,像是甚麼膠原蛋白吹風機、水分子變小水壺等等各種智障的產品,都還是有人要買不是嗎? 若是用這種理論思考下去就會發現蠢人就是很蠢,就算不去信神棍也會去買智障用品,甚至有可能神棍還是他們製造出來的,因為自己在無能為力之下需要找到一個讓自己更為舒暢的解藥,最後在市場的推波助瀾之下神棍就這樣出現,好像政治人物也是這樣出現的。

我們所相信的東西可是多的去了,有人相信這類的神秘力量可以解決問題,遇到做生意上面的困難時,不是去面對問題解決而是去找不知來歷的神來祈求幫助和希望,就不把眼前的東西看作是更真實的問題存在。說白了,我們不過就是希望有其他力量給自己一點溫暖和拍拍罷了,承認自己很脆弱,只是想要有心靈力量幫助自己更勇敢的活下去一點都不可恥。

說真的齋主並沒有權利和資格去批評任何一個人的信仰,但是拜託下次請在相信一件事情之前先用腦袋思考看看這東西有沒有哪裡不合理? 或是哪個方面沒有辦法論證? 再不然就是自己是不是陷入一個沒辦法解決的危機當中,而對方正打算從自己身上敲一筆錢?

有個神奇的名詞叫做安慰劑效用,意思是指很多時候我們認為有用的東西他就會實際有用,這東西最早是發現在醫學上。部分實驗者告訴病人吃的是咳嗽藥(但其實只是毫無作用的藥丸),而那些病人的咳嗽竟然奇蹟似的好轉了。這理論經過深思之後就能發現幾乎可以用在所有非理性的事情上面,包含買了膠原蛋白吹風機就覺得頭髮變好了,自己巷口的雞排不會有三公里外的好吃,當然也包含了選上一個自己喜歡的政治人物時,就覺得一切人事物好像都變好了,但其實聰明人正在恥笑你,而且正從你口袋當中拿走大把大把的財富。


通靈識妖,超聖越魔,唯吾神棍,騙盡世財 通靈識妖,超聖越魔,唯吾神棍,騙盡世財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6:04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