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主歷經三十寒暑的死亡啟發



走在大理石砌成的巨大長廊上,前方銀白色的石頭和石柱似乎永無盡頭,我看了看身上所攜帶的東西,思考著未來可能會面對的問題。起初雪白的大理石就像一面鏡子映照著我的身與心,在長廊中的一聲一聲步伐傾訴著離起點越來越遠的事實,直到我聽見一個不明所以的腳步聲在我身旁。像是高跟鞋踩在石頭上的聲響,但環望四周卻無所獲,直到我發現雪白變成了濁灰,而一道紅色的影子倒在我的腳下,前方的光已然消失,而我的腳步也早停下,取而代之的是來自後方那無可解釋的黑光和紅影,從那一刻起我明白了,這就是死亡的存在。

齋主這陣子過了足歲30的生日,雖然孔老夫子說甚麼三十而立,不過這已經是兩千年前的標準在今天就不要再特別提出來說了,畢竟現代人幾乎都快25歲才出社會,已經與過去的社會有許多的不同,繼續談論三十而立只是陷於一種迷思當中

30歲,等同於過了30年,而這30年當中大概只有20年是記憶特別清楚的,畢竟10歲以前的事情,現在能記得的也大概寥寥無幾了,大概真正有影響的日子算起來大概就是從小學四年級之後吧。人生富有創造力的年歲又是到幾歲呢? 有人工作到90歲,並且在工作崗位上死亡,也有人50歲就早早退休領金融利所得,但或許齋主可以用60歲來大概呈現一個人在創造力的年歲極限吧,雖然超過的年紀還擁有能量的人很多,但畢竟齋主自認才華有限,能奮力到這個年紀我已經是謝天謝地,但這樣一來就代表著我還能寫作和發聲的時間只剩下30年,而就齋主我自己的了解,一個人是否有能力成功,主要還是看在40歲左右的人生際遇,而我還剩下10年的機會可以努力。

讓我時刻都警覺著時間的重要性的就是死亡。

不同於20歲的生日,我記得在這十年間的某一年去了趟翡冷翠爬了爬觀光客要爬的百花聖殿,老式階梯讓那時的我有點喘不過氣,但旁邊的5歲小孩直奔而上,這時讓我驚呼原來自己也曾經有這樣的精力,想到了小時候的自己也有這樣的能量能夠衝上幾百階。然後在那一刻開始我意識到自己或許不再年輕,並且時間正從我身上悄悄的偷走我的青春年華,而慢慢浮現在身邊的就是死亡在背後冷冷地看著我。

時間是無形的,但老是有形的,在我寫出這篇文章的同時,我並不會特別感受到時間的流逝,但身體卻是一分一秒的衰退,可怕的是當我的思考能力也跟著退化時,我可能連感受衰退的能力都將失去。而老化的終點就是死亡。死亡是所有人都會面臨的人生關卡,無論你富有得像是洛克斐勒、權謀如曹操、才華如拉斐爾或是聰明如凱因斯都將面臨人生的終點,有些人功成名就、家庭圓滿的在無瑕的床上緩緩睡去不帶一絲苦痛,也有人家破人亡、身敗名裂在所有人的詛咒之下死去。但無論生前帶有怎樣的功勳、財富、名聲,在即將步入死亡的那一刻似乎掛心的都不再是這些東西,或許是意識到死亡的可怕,所以各式各樣的宗教當時是解釋死亡後的世界是甚麼。

基督信仰認為死亡以後的世界要憑藉生前的善與惡來決定上天堂或是下地獄,佛教則是認為生命是一種考驗的過程,重點在於自身能否看破整個世界的真質,進而打破這個痛苦的循環。無論是怎樣的宗教觀都告訴我們生前的資產與死後的關聯性很低,特別是那些物質上的金錢、土地和各類資本都會留在這個世界,或許能帶走的只剩下精神上的資產。

說起來甚麼是精神上的資產

若要我說我大概會說其中一種是感情面上的,許多臨走的人所掛念的是自己所愛惜的愛人、後代或是自身所留下的創作。而另一個或許能帶走的就是心靈上的經驗,這個經驗或許包含了知識和智慧。

雖然齋主我並無法證明知識真的能在死亡以後帶走,但是我只能相信誰也搶不走的東西存在於我的心中,因此當齋主我意識到自己有可能會死亡之時,擔心的則是自己的人生莫非有可能在無知、無成和無就的情況下度過,屆時讓我明瞭的是若是自己不努力生活,每一天都是無比特別和獨有的一天,能夠擁有的經歷與感受也是完全不同。

在認知到死亡存在之後每一天,我都清楚的告訴自己要認真生活每一天,不要讓每一天留下讓自己覺得後悔的事情,或許終究我們一定會後悔,但至少我希望每天睡覺前都能安心地睡著,然後迎接新的一天到來。我知道人生或多或少都有那種長期的壓力存在,這時候就發現今日事今日畢是個重要的概念了,讓自己努力過完每一天的關鍵就是今日事今日畢

說起來這應該是個非常聰明能過生活的辦法,因為一但面對的所有問題之後,應該沒有問題能夠讓自己過得更快樂、壓力能夠少一些,一開始我的確是如此深信的,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發現我的壓力越來越大,這讓我很是懷疑為什麼正視了死亡可能性之後的人生,雖然帶來更多的充實,但隨著時間越走越多,睡覺的品質卻是越來越低?

齋主接觸榮格的書籍已經許久,看了許多次仍然無法理解並且運用,但近一年來對於坎伯的神話閱讀數番,才在生日前有了一些感悟和了解。在許多的英雄神話當中,英雄都會面臨許多的考驗和危難,而最初所經歷的人生巨變將導致英雄的人生計畫完全翻轉,然後在這翻轉之後的人生中,英雄過著前所未有的經歷與生命,直到英雄面對到死亡的威脅,在這個過程當中英雄將認知到死亡的存在和本質意義,有些不會真正死亡,而有些會在死亡之後透過對死亡的認知而獲得重生,但無論死亡與否,重點在於英雄從精神上體會了死亡的真諦

爾後英雄從死亡的深淵中甦醒,沒有得到任何神兵利器,也沒有額外領悟甚麼內功心法,單純就是改變了一些根源的想法,改變對於人生的態度,而後英雄重新踏上先前挫折的難關,用不同角度的思考方式突破了先前的難關。並不是英雄從死亡中重生,而是英雄知道死亡的存在但是卻在心頭上放下了死亡的意義,那怕他其實明瞭死亡的意義,卻知道自己要在乎的不是死亡,而是重生。

齋主並不是把自己比做英雄。這類的英雄神話根據榮格的說法都是我們內心的一道投射,換作是我們某天回顧自己曾經的人生,都可以寫出類似於這類英雄神話的故事,只是在故事的轉折處,我們是否曾經重生過? 曾經因為某些觀念而頓悟成長? 而在那之後曾經陷入危境,在歷經危險之後重生?

重生才是死亡的意義,甚至在意義上超越了死亡本身,在於如何在體會或是認知到死亡之後重新拾回對生命的熱情和忽略死亡,對於齋主來說這就是一種新的體悟,這體悟告訴我要盡可能活出每一天的色彩,卻不是因為背後有死亡跟隨著,而是因為這個生命的價值在於他生命當下的意義,而不在於有一天這些都會逝去。

體會到這個道理之後,我發現活在死亡底下的恐懼非但沒有意義,反而讓自己深陷在一種未知的恐懼當中,我們每個人都會知道自己可能的死亡方式,但很多時候那怕我們做了再多的防範和準備,等到死亡來到的那一天依舊無法改變任何事情,但重生過後的我們已經認知並超越了死亡本身的意涵,用新的姿態活在這世間。齋主說得簡單,就算我知道了這條思路是昇華的方式,但在這累累世間總是無時無刻提醒著死亡的恐懼,或許在這件事情上面就是一種超脫生死的體悟過程,但我卻認為無論如何自己都是做不到的。

對於知識和智慧的累積,齋主則是有另一個想法,在這段時間累積的過程當中,我發現知識的累積可以透過大量的心力去快速吸收,但那終究是沒有昇華過的知識,仍然對其本質的意義不甚理解,如果要對一個知識深刻內化之後成為智慧,都會需要時間來淬鍊一些生活上的經驗,慢慢的會逐漸了解其智慧。但讓我驚訝的事情是哪怕我吸收了再多知識,只要沒有經過內化,這些東西都會逐漸流失在記憶當中,但只要我能夠內化完成,這些智慧怎樣都無法忘記。

這個無法忘記的概念深深讓我著迷,因為當死亡來臨時,若是能帶走的是內化後的智慧而不是吸收的知識,那代表我能帶走的東西遠比我想像的少,也代表著即便我用更快的方式讀書或是吸取新知,只要我沒有淬鍊內化就是完全無用的工具。這也另外一方面讓我驚覺或許我們那怕看破了死亡,都還是被時間所奴役著,一生中所能體會到的真理和智慧就是被時間所限制。

三十歲以前我一直認為人雖然被時間和空間所限制著,但我們的思想可以幾乎無限的擴張和近乎自由的飛翔,但直至內化知識這個概念之後我才理解到原來我們所經歷的每一秒都是如此獨特且珍貴,欠缺了人生的某些經驗,心中的某些已知將永遠無法昇華內化成智慧。理解到這層概念之後我將閱讀的速度放慢了下來,也將人生的態度由非常積極轉為舒懷,以前過度在意的細節也逐漸不再掛心,轉而在乎的是更加廣闊的視野。

三十歲,人生幾乎過了一半
而齋主我才正要開始

世界,等我
齋主歷經三十寒暑的死亡啟發 齋主歷經三十寒暑的死亡啟發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10:19 Rating: 5

1 則留言:

  1. 有此一說,時間和空間是假相/幻覺。這對我來說太深奧了。如果板主有研究,還煩請您用最淺顯易懂的方式,來跟板友們詳細解說。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