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有價 - 但誰又真正在乎?



牠衝過來了。咻!公牛衝過來的時候曼威爾旋身揚起紅旗,讓公牛的角從下方掠過,紅旗拂過公牛寬闊的背,從頭到尾巴。……公牛札實的踏著地面,在舉起的紅旗下從他胸前竄過。曼威爾仰起頭避開互相撞擊的短刺槍,炙熱的黑色牛軀擦過他的胸口。

上述是海明威短篇小說<不敗的人>,敘述過氣鬥牛士曼威爾在場上與一隻兇猛非常的黑色公牛進行的生死搏鬥,或許在海明威的敘述當中,主要是在討論鬥牛士與公牛的戰鬥是公平的戰鬥,任何一方過於鬆懈或是體力流失都有可能直接導致生命的喪失,並且將雙方的戰鬥用更具備藝術性質的方式來呈現,但是在我心中在乎的只有這樣的鬥牛士在鬥牛場上死亡,可以擁有多少保險金?

我在咖啡廳閱讀這篇小說之後回到家中,第一件事情就是在網路上搜尋鬥牛士的影片,想要看看鬥牛士在場上奮戰的感覺,沒想到我原本想要看些帥氣的轉身動作,第一個出現在我眼簾的卻是一個鬥牛士在場上被活生生被牛角刺穿右胸,馬上就於場上直接死亡的畫面。在藝術的表現上是一幅十分美麗的作品,在牛死亡或是鬥牛士死亡的同時,這個作品被完美的呈現,但那畢竟不是大多數人關心的,所有人都期望看到鬥牛士可以獲得勝利,就算沒有獲得勝利至少也不要丟掉性命,但就是有這樣的時刻鬥牛士會死亡,並且死得意外和錯愕。

鬥牛士的保險是特殊保險,一般的保險公司當然不願意承擔這類高風險職業的賠償,對於保險公司這類的行業來說,所有人的所有價值都是可以換算成金錢的。對於從小所接受的道德教育和那些看多了的美國戰爭電影來說,我們都在其中被授予「生命無價」這個概念,但無價這兩個字其實有兩種意思。第一種意思就類似我們看羅浮宮的鎮館之寶蒙娜麗莎的微笑,沒有保險公司敢保,因為價位太高,所以被稱作「無法計量的價值」。另一種無價因為道德和憲法上的關係,我們不敢說出經濟學上真正的價值,所以被稱作「無法明說的價格」,至於生命之所以常常被說成無價,我想所有人都了解是後者。

事實上在保險公司內部,透過公司對於資料的蒐集,制度上都會製作出一個關於國內各項職業的風險評估,之後再利用風險機率換算成可能的意外機率,之後再詳加計算成保費比率,換句話說在同樣的保險金金額之下,不同的職業要保的費用可能就因此不同。就齋主的了解,從坐在辦公室的公務員、在外面跑生意的銀行保險業務、出國巡迴的音樂表演者甚至到咖啡廳老闆都有一個比率可以換算保費比率,而在齋主所知的高風險職業,像是焊接工人、伐木工人都在非常高風險的範圍之內,但令我意外的是比薩外送服務的人員也是屬於非常高危險的族群。但若以保險公司為例,我想多數人並不會因此覺得意外,甚至齋友們早就理解這件事情了,可能還會怪我今天為什麼要講這麼簡單的文章,但齋主我想討論的卻不只是單單生命換算成價格,我想討論的是價值。

在民主制度裡面除了經濟自由的金錢很重要以外,另一個讓社會平衡的機制就是政治自由,講這種名詞可能很多人根本就覺得又要開始掉書袋了,但其實所謂的政治自由就是風向,除了全民所在乎的觀感問題以外就是媒體如何報導,大眾最後是否會把這個意識形態轉化成投票行為?


其實這個社會每天都在死人,這一點也不奇怪,每天去趟殯儀館就可以知道今天到底又死了多少人送來這裡,在殯儀館的所有死人當中,唯一有媒體價值的就是名人,可能是大學者、黑道、藝術家、黑道、政治人物或是黑道轉行的政治人物等等才會有媒體報導的價值,在這些價值當中我們或許才有機會認真的去看待某一個人的死亡,再大咖一點的人物還會去檢視他們過往的一切,這些被關注的目光和時間無形中代表了這位死者的社會影響力。

但這其實並不是常態,多半殯儀館裡面的人都只是普通人,死了就是死了,來的多半就是家屬和親朋好友,甚至有些人死了以後那些生前的親朋好友也不來,公祭的時候聯想要講幾句這輩子所留下的歷史事蹟也沒有,是個徹頭徹尾可能過個幾年就會被別人遺忘的人物,這才是這世界99%人的真實。

有時候我們的目光其實也會放在那些特殊的死亡上面,像是去年女童斷頭案裡面的小燈泡,我們到今天都還是記在心上,鄭捷的殺人案也是如此,但回頭一想這些受害人我們又記得多少? 或許對於那個事件來說加害者為何會有這個舉動才是整體社會更為關心的事情,但這些受害者的死亡也對這個社會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或許沒有人記得受害者是誰,但受害者本身卻被記住了。

比受害者更慘的是那種大規模的死傷,像是天災或是大型車禍,死亡的價值再也不是一個生命的消逝,除了後續的保險金以外,死亡的價值變成數字當中的一個生命,可能是33條生命之一,或者是大地震當中死傷的數千人之一,但這數字背後代表的卻是一個家庭、一個生命,有自己的人生和歷史,有自己的愛人也有父母,但在這個時候死亡變成了一個重大事件當中的一個小縮影。

發現了嗎? 一樣是一則新聞,但隨著人數增加,版面和時間增加的幅度卻沒有因此變得更多,今天小燈泡的意外或許佔據了台灣兩個裡面的版面,但是遠方關於以色列的戰爭每天都死了非常非常多人,這世界上還是有些地區正處於戰亂和飢餓,似乎只要人數越多而且是個持續連續性的事情,遲早都會失去新聞價值,個別人命的價值就越隨著時間越來越低,甚至當人數超越一定程度或是時間持續了一陣子之後,這新聞就不再新奇或是神奇,再有死傷也不過就是日常的一天。

我們人太容易習慣變化了,對於那些平常就經常看得到的,我們幾乎不會覺得有甚麼好稀奇的,就像是每天都有人老死、病死、被車撞死、吸毒身亡….等等都變成不會吸引我們的目光,那些逐漸侵蝕我們的負面也因為習慣而慢慢變得不在乎,生命也是如此。

我們其實並不如我們自己想的那般愛好這個世界,我們其實只是想要自己覺得爽罷了。每當新聞撥出動保人士在抗議不要安樂死貓狗的時候,我總是看著還在外頭受著寒冷還可能凍死的街友,每當新聞撥出遊覽車翻覆死亡的時候,總是沒有人想到每天因為車禍而死亡的人。或許就是因為會叫的孩子或是有媒體照顧的孩子才有糖吃,死因太平常的人反而徹底的被我們忽略了,因為我們只想看到那些我們想看到的。


就像是鬥牛士在場上奮戰,穿著華麗的戰袍,艷紅的長布與閃爍的銀茫在空中亂舞交織鬥牛的死亡之曲,無論是否會死亡,那畫面深印在人心當中,這時的死亡才會被人記得,而且印象深刻。


同時保險公司也會銘記,因為每一個鬥牛士的保險金都是個案,個別因為技術不同所以死亡或是受傷的保險金和保額也是不同。保險業務是大眾平常不怎樣喜歡的事情,有人覺得觸霉頭也有人只是單純覺得自己沒有那麼衰,運氣不至於會這麼差,無論如何保險公司還是有他們該有的生意可以做,等到某天死亡降臨時,或許已經沒有任何人在乎了,保險公司該付的金額還是會來處理,用個難聽的話,保險公司對待死亡這件事情的態度似乎達到某種程度上的平等,無論是普通人或是死得至高至美的鬥牛士。
生命有價 - 但誰又真正在乎? 生命有價 - 但誰又真正在乎?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11:07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