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立法保護肥宅和龍妹吧!!



齋主總覺得這個社會經常在友善這件事情上給了我很大的啟發,總覺得台灣大多數民眾實在是相當的友善,並且相當願意為了弱勢而發聲,經常在網路上和實際行動上面幫助很多社會上需要幫忙的人,舉凡像是身心障礙者、婦女、同性戀甚至是可愛的動物等等都在其中,讓我感受到暖暖的文字,洋溢著滿滿的幸福,但就在我一眼望向整個社會的弱勢之時,我突然覺得我們長期以來都忽視了那些我們真正應該在乎的人,就是長得比較醜的人。

還記得小時候那個還在小學的自己,班上的同學總是會分門別類,其中最殘忍的就是那群長得比較醜的同學們,總是會招到班上其他人的歧視,從醜八怪、妖怪到指名道姓地罵父母很醜等等的話都出現過,想想這世界還真是醜惡,從小孩子開始這樣的文化就無可避免地出現在我們的生活當中,我們天生就歧視醜陋的人而且是相當的歧視。大概從國高中開始那些長得漂亮的人就獲得了很多很多的好處,帥哥會被所有女孩子所崇拜,至於崇拜的理由是甚麼好像也不重要,反正所有人都會有些優點,只是我們願不願意去發現,只是帥哥比較容易被別人發現自己的優點罷了,之後一連串的好事情就是發生在帥哥的身旁,帥哥已然如此更遑論那些正妹了。正妹從高中開始就會有莫名的早中晚三餐出現在她的桌上,同時課業上遇到問題的時候,那些班上最帥又功課最好的男生總是在旁邊伺候著。到了大學的時候正妹的力量已經超越了帥哥太多太多了,社會上有錢的男性會拚了命去追求這些女性,各式的奢侈品或是超越大學生等級的享受內容逐個出現在她們面前,反正就是過得很帥。

那醜人呢? 不好意思,不分男女,有朋友就不錯了,在這種情況下的醜人經常會被班上的核心份子所歧視,如果這個醜人剛好又沒有甚麼特別有用的才藝或是才華時就會遭受嚴厲的對待,像是如果班上有各種群體,但醜人就是加入不了,或是當醜人族群中的肥宅嘗試跟正妹示愛的時候就會被報警處理,再不然當恐龍妹去貼帥哥之時,帥哥會跟他的朋友們說自己很受困擾,然後朋友們就會笑稱被醜女纏住,然後一群人笑翻天。人醜就算了,如果剛好又是窮鬼,又剛好是沒甚麼其他特殊才華或是內涵的人,那只能說是慘到不能再慘,甚至連醜人族群自己都歧視醜人,今天就算一個醜到不行的宅男被一個龍妹倒追,那些出現在帥哥之間的對象也會發生在宅男們之間,也就是說不只是社會歧視醜八怪,連醜八怪自己都相互歧視。

因此本齋主特意提出一些友善的方式,希望提供社會更好的發展方向,我建議我們社會應該要對那些社會中長得比較醜陋的人多一點點友善的空間,像是看到醜人的時候就會主動給予善意,可能是一個擁抱或是問候,問問他們今天有沒有受到社會的善待。

捷運公車或是火車上面的博愛座應該也要標註要讓座給長得特別醜的人,畢竟肥宅和龍妹坐在哪裡都不被喜歡,經常也不會受到社會的熱清對待,不如就立法通過要讓位給醜人,同時我覺得同性戀族群也經常覺得社會對他們不好,不如這次就順便把同性戀也列入。以後博愛座上面除了老年、身心障礙、懷孕婦女、兒童也把醜陋族群和同性戀族群一起列上。

當我們看電視的時候總是會發現那些政治人物雖然不到甚麼絕色天仙,但總也算是個不會讓人一眼就覺得醜惡的人,但一旦如此我們要如何保護醜八怪呢? 好在我們有一堆法律來保障甚麼婦女名額、原住民族群,甚至原住民還分山地原住民跟平地原住民呢,我個人覺得站在這個立場上來說社會上需要幫忙的人太多了,我們通通應該要保障一下,同博愛座的道理,我們把同性戀跟醜八怪保障名額一起列進去好了,因為我認為這些人理應受到社會更好的對待。

這社會上最常聽到的就是平等的訴求,但始終許多人不了解在民主社會當中要追求的平等是立足點的平等而非齊頭式的平等,如果當我們要追求齊頭式的平等,甚至我們最後會變成還要管理這些比較醜的人,因為這些人有可能會找不到婚嫁的對象,站在婚姻平等的道理我們應該要徹底安排這些醜人的婚姻對象,這樣或許才會比較符合平等,但這絕對不是我們應該要追求的。

講到這裡可能最多人會質疑本齋主的就是我們應該要怎樣分辨哪些人是醜八怪呢? 畢竟美醜這個哲學問題幾乎無解,即便我們去找那些深具智慧的哲學家也無法討論出個甚麼關於美的道理,不過那是哲學上的東西,我們人類有人類自己的玩法,從最簡單的方式來說我們應該去看看通聯記錄,總是有某些特別醜的人沒朋友,通聯記錄裡面只有寥寥數人,之後再去看看他們的臉書或是部落格上面的照片,比較醜的人當然上面的按讚數會比較少,同時有可能根本連照片都沒有(因為太醜了),所以這時候還是面臨到一個該如何證實這個人很醜的法律問題,所以我認為政府應該要主動的提供一些方式讓這些醜八怪得以被法律承認,詳細的作法應該是要先通過一些門檻,像是臉書上面照片讚數比較少、朋友通聯記錄少、0搭訕經驗或是坐在捷運上面旁邊的人會主動換座位之類的經驗,通過這些篩選之後就可以證明自己是個醜人。

但是齋主的善意可能馬上就遭到了有心人的濫用,我們馬上會發現那些正妹把自己扮醜,然後呼籲群眾不要在底下按讚,甚至用別人的名字幫了手機給自己用以讓自己的通聯記錄變得很少,之後再自拍幾個搭訕別人被打槍的影片PO上網路,完完全全的符合法律上的醜人定義,然後再請文筆比較好的人來替這個正妹來寫一本「醜陋的我」來進行行銷證明自己真的受到社會的排擠。聽到這裡可能有人馬上就覺得這套制度根本就漏洞重重,有心人是可以很簡單的利用這套制度來替自己牟利的,或者說這法律根本就是一個「自由心證」的制度,根本沒有辦法真正的運作。

甚麼叫做自由心證? 就是沒有實際足以拿來證偽的證據,也就是我今天說我自己有這項特質,沒有人足以提供一些客觀的數據來證明我所說的不是事實,這並不是個古老的矛盾,事實上這類問題在精神病症當中就經常發生,有許多精神疾病患者根本無法透過科學上面的量表來證實自己的病症,如果這樣的情況是成立的,那我們又要怎樣證實那些科學上面的能夠證實自己的患者真的是患者? 畢竟那些科學上面的數據似乎跟有沒有病症好像並不是完全的關聯,如果我今天就是要假裝自己有憂鬱症,甚至我是個專業演員,那法律或是制度將如何看待我那些在科學上無法落實的數字? 又或者當今討論的同性戀問題也是個無法證實的事情,因為同性戀並不是任何可以用檢查而得知的性向,所以任何人都可以假裝自己是同性戀,假如這套制度或是文化當中有任何足以牟利的部分,就會有大量的人假裝自己是同性戀、精神病患者或是醜八怪,這是一種制度上面無法透過客觀來進行處理的困難。

這篇文章當然只是為了嘲諷那些善心比別人多但腦袋比別人少的左派無知青年,這些善心多到可以去開量販店的人從來的做法就是看到弱者就想盡辦法的去替他們說話,但其實也不是完全依靠自己的善良,而是當自己支持哪一種群眾會獲得其他善心人士矚目的時候才會去執行這類行為,並且這類的行動一定要可以打卡或是發文在臉書上才符合這群左派無知青年的效益。舉凡先前的布丁三姊妹、女權議題、華航空姐、同性戀議題等等都一樣,我也都能明白這些社會運動都有支持的理由和背後的法理政治哲學,但情況絕對不是說甚麼我「希望」怎樣,如果整體的制度可以用希望來訴求,那乾脆以後都不要有甚麼法律了。奇怪的事情是這些左派無知青年可以透過打卡購物去幫助布丁三姊妹卻從來不會幫助樓下的遊民,會去替華航空姐聲援卻也從來沒有替關廠工人說過話,會說要讓同性戀領養孤兒卻也沒有了解過孤兒院的環境和小孩的意願。

如果我們整個社會要以感情來運作制度,要用自己的同情心或是甚麼同理心來去改善制度,如果追求權力族群的幾篇抒情文就足以打動大多數人對於制度面的想法,那我們真的不應該去幫助甚麼弱勢女性、同性戀、原住民,而是應該要真正的去幫助那些天生長得比較醜和身心障礙者們,因為他們才是受到社會不公平對待的一群人,比起那些有資源出來喊自己過得多可憐的人來說,這些人連發聲都沒有人會認真對待,還有更慘的嗎?

這社會就是充滿著一群自以為善良的無知青年,但他們永遠也不會知道善良是需要很多力量去支撐的,不是單單靠著熱血和理想就足以維持整個制度的完善,講自己善良人人都會,甚至我自己還可以演得更好,問題是那對所有人都沒有好處,這社會需要的是真正的進步,那些進步來自於更多對於哲學的思辨。


對了,醜陋族群的事情,真的不考慮一下嗎?
來立法保護肥宅和龍妹吧!! 來立法保護肥宅和龍妹吧!!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9:15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