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儒腐說 冬天



聖誕節的前一周,台灣終於來了一個像樣的寒流,讓原本非常微薄的寒意,增加了許多分,本來還嫌有點太熱的被窩頓時變成一個世外桃源,忘懷不了在冬天的早晨嘗試離開被窩那種有點不要不要的感覺,腳踏上地板的瞬間就明瞭,凜冬已至,雖然這溫度在一些國家根本只是日常的一天,但這畢竟是台灣麻,冬天到嚕。

有時候看伍迪艾倫的紐約電影,他有些時候喜歡描述紐約寒冷的樣貌,那是個需要好幾件大衣的環境,或許天空還飄著飛雪,大都會的早晨總是可以看到許多人出來掃著積雪,這對住在台灣的我來說實在不可想像。

台灣的冬天是相對於夏天的冷,台灣不會下雪也不會有甚麼太過誇張的溫度,真的要說可怕的應該是那帶有水氣的寒風,冬天這些寒風吹過身子的時候總是讓人受不了,每次當冬天的寒流來的時候,我就會想起「為你我受冷風吹」這首歌,能夠感受到那種椎心的寒意,只不過歌詞裏面是從心裡面散出來,而實際上的冬天卻是從外面冷到心理去。

總之呢,冬天到了,大概就是每年快到聖誕節的這段日子會開始變得冷一些,說冷一些其實也不過是加兩件衣服的程度,並沒有太冷,總覺得會感覺到冷是因為街上的商店開始裝飾一些聖誕樹或是聖誕燈飾,當街頭上面開始有著幾棵聖誕樹的時候,風似乎也變得冷一些了,看著路上的漂亮女生開始戴起圍巾,但其實好像沒有那麼冷的時候,我相信很多時候戴的不是溫暖而是一種氛圍,一種屬於冬天的浪漫。

比起溫度來的直接,看著女人的裝束緩慢的改變也是季節轉換有趣的地方,秋冬之際尤其有趣,台灣這種冬天其實不太需要甚麼太厚重的大衣+圍巾+毛衣,頂多一件毛衣加上平常的外套就十足了,但台灣的天氣是台灣浪漫的地方之一,有許多時候早上起床很冷,於是可以想像這些可愛的女生就穿起自己最漂亮的毛衣出門,到了中午的時候太陽出現,一口氣把溫度回升到那些春天夏天的水準,這時候走道街道上就可以看到許多人披著圍巾穿毛衣在路上走路,同時旁邊有幾個男生穿短褲短袖在旁邊聊天的奇妙景象,然後笑笑地走過,順便調侃一下今天的天公伯。真正感受到冬天的意象,除了聖誕樹以外就是某一天出門突然感受到好像不太對,溫度比以往冷,然後開始後悔為什麼今天出門沒有穿多一點衣服,至少多加一件外套有多好。那時才會意識到原來真的換季了,然後知道聖誕節和新年要到了。

我喜歡冬天,最直接的原因是因為秋冬的女人比較漂亮,比起夏天單純的露出肉色肌膚,秋冬之際需要用更多的品味水準來包裝自己,包含挑選的衣服是否合身,去年的衣服是否已經太小,是否是因為多吃了幾口麻辣鍋? 大衣的質感如何? 圍巾的讓整體看起來是否符合美感? 除了挑選單品的內涵之外,也包含了是否有撐起這些東西的氣質和能力,是個考驗女人整體質感的季節,比起夏天直接的大飽眼福,冬天那種淡淡的韻味才是我喜歡的。


雖說齋主喜歡冬天,但對於冷可是沒甚麼抵抗力,這篇文章是用大毛毯裹著身子慢慢打出來的,過程當中包含許多發抖的橋段和噴嚏,同時我的腳必須懸空,不然地板那種凜冽的透心寒也是讓我有點受不了。說到底,每年的冬天都是一種又愛又恨的感受,就像冬天早晨起床尿尿,有點想要又有點不想要,窩在被窩裡那種被擁懷的感覺,真好。
酸儒腐說 冬天 酸儒腐說 冬天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7:30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