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理心所結構的政治正確保護傘



社會上總是充斥著一堆奇怪的人,明明是希望要博取自己的利益,卻說是為了更多的同理心、公平正義或是道德感,然後號召了一群群眾站在他身後,這群群眾非但沒有任何理性思考能力,說起來比較接近於暴民,因為他們平時的興趣就是當糾察隊去嚴格檢驗每一個他們所認識或是不認識的人,萬一發現情況不滿自己的意就招來大量暴民群起攻之,然後說這才是符合XXXXXXXXXXXX的作法,自此以後再也沒有人敢說出政治不正確的話。這幾年的政治正確實在是太多了,舉凡女權、同性戀、精神疾病、左派議題等等在社會上面實在是炒作得太誇張了。

就從最近非常沸沸揚揚的女權開始講起吧,現在的女權運動實在是有點過於激烈了,我看到幾乎所有女人都在自己的頁面或是餐間談話中說著自己是女權主義者,然後開始談起父權結構的壓迫,話鋒一轉就聊到女性要生小孩而自己很怕痛,之後又聊到嫁入夫家或是財產繼承權的問題等等,最後把這些全部的罪咎都歸類到男人身上,看著在餐桌對面的我們,問說你是不是個願意支持女權的男性? 在尚未講出自己的想法之前,女人又滔滔不絕講出父權結構對男性的迫害,開始講到甚麼男人要養家或是承受很大的社會壓力等等,經過一小時的滔滔不絕以後,為了讓這女權主義者安靜,只好同意他說的話

但是這位自稱是女權主義者的人根本沒有念過任何一本女性主義的書籍,更沒有認真思考過當前社會文化有其歷史背景的原因,更沒有想過當前的社會已經處於一種微妙的動態平衡當中,一味的挑動神經只會讓反作用力更盛,讓兩性之間的問題更加緊繃,作為言論自由的支持者,我非常支持女權主義者勇於發聲,但是相對的女權主義者說自己多元文化卻否定其他價值觀的存在,實在令人噁心又難以接受。並且有很多女權主義者會說自己是平權主義者,但其實這兩者有著非常微妙的不同,卻被莫名的攪和於一起。

除了女權以外經常被媒體所提到的就是同性戀議題,或許是因為有太多好萊塢明星都願意出來挺同志的平權婚姻,可以看到經常有哪個頒獎典禮、影展或是演唱會上面都有各類影星、歌星或是導演劇作家出來聲明自己是支持同志平權或是多元婚姻結構等等,最後就由這些在社會上有頭有臉的人帶著群眾繼續往前進。同志運動主要的論述基礎就是自由戀愛的根本,我個人也是非常贊同同志們爭取自己權力的運動。

但是很幸好的因為我至少能夠認同這些人的想法,我見過許多反對同志的朋友都被輿論霸凌,這些朋友們認為同志與愛滋的正相關過高,相關單位應該要想辦法去做一些基本的管制,想當然就會有一些特別反對同性戀的把兩個關聯性加大之後再大肆宣傳,之後就是掀起同志圈開始反彈攻擊男女關係也很亂的真實,雙方開始互相謾罵最後都忘了如果要支持同志婚姻要思考的事情應該是單身稅等等。總而言之這年頭也不適合對同志議題表達任何反對,除了政治不正確以外也會被其他人冠上恐同字眼,然後會用一堆數據證明其實多半恐同的人也是同性戀。

思前想後就明白為什麼這些運動都跟左派運動有關,有些時候並不是齋主自己討厭左派,而是左派運動的份子多半都不願意理性思考,只願意跟著那些口號和沒有思想理論基礎的簡單情感訴求往前走,但偏偏很多時候現實社會的運作並不是用單純的情感去推動的,當今社會是建立在制度和理性上面,更直接地說是建立在哲學、法律和經濟學上面並講求立足點的平等,而不是如多數左派運動者所希望的齊頭式平等,而齊頭式的平等多半已經被那些左派領導人給轉化成屬於他們的公平正義,最後這沒有任何理論基礎的公平正義就被所有嘗試想要社運的人給學起來,變成不支持他們就是不符合公平正義。

「政治正確」一詞就這樣出現了,包含不能歧視黑人、要支持女權、贊同同志婚姻……等等一堆的政治正確就這樣出現,並且運作模式都一樣,利用大量的社群壓力迫是更多人來支持,於是就成為沒有人敢在公眾場合反對的題目,我們經常可以看到媒體會公開詢問路人是否願意支持這類話題,幾乎沒有人敢出聲反對,或者說那些支持的根本也不是真心支持,不過是害怕因為表達了反對意見而被貼上標籤或是被群眾所攻擊,也因為這樣的態度所以導致有許多時候當匿名投票的時候會得到很大的落差,於是這群人就這樣越來越極端,壓迫其他言論自由的方式也越來越難以想像。

言論自由是個好價值,我們運用言論自由讓整個民主社會有著一定程度的動態平衡和穩定,我們許多時候面對面討論事情,總是避不開自己談論這些事務時的身分和角色,例如當父親教導兒子的時候,總是必須要以父親的身分說話,如果雙方是合理的討論事情,則兒子可以回頭反駁父親的角色是否合宜說出這些話,不只父子,包含師徒、情侶或是朋友都是這樣運作著。但是政治正確所形成的保護傘卻不是這樣,有許多的人用著這些保護傘將自己完整的保護起來,然後在這個保護傘外的人沒有辦法用任何方式攻擊他。

這類型的保護傘很多,例如當弱勢黑人站出來替黑人爭取權利的時候,無論他爭取的有沒有道理,似乎在這時候攻擊他就成為十惡不赦的事情,也像是會有女同性戀出來爭取女權和同性平權,這時候簡直成為無敵的保護傘,連攻擊的縫隙都沒有。有許多時候正常的民主討論必須顧慮到的就是雙方發言時的身分,我相信多數人發言的時候都會想到關於自身的利益,這些利益多半與身分有關,而當身分沒有辦法被拿來討論的時候,我們的言論自由就受到一定程度的損害,這就是所謂的政治正確保護傘。

馬上就會有人問我這保護傘要怎樣打破,很遺憾的齋主必須告訴各位這東西近乎於無敵,尤其在大量烏合之眾沒有思考就決定支持的情況下,要把這保護傘打破更是不可能的事情。前陣子齋主在酒吧喝酒遇到一個在當今很紅的政論節目做節目企劃的女孩子,聽到他說自己很左的情況下,我就直接拋出幾個關於右派論述攻擊他認為的居住正義和公平正義,之後這位女孩在沒有經過思考的情況下說出「台灣的法律都不保護窮人」這句沒有任何理論基礎的話,要知道法律的存在並不是為了保護窮人,而是制定遊戲規則,這句話只是單純的情感訴求,企圖讓自己得利的假正義說詞,可怕的事情是相信這句話的人們都沒有真正的去讀書或是思考,就只是不斷的跟著口號走,左派論述是這樣,女權或是同性戀議題也是,越多這些議題放在自己身上,自己的保護傘就越強。

上禮拜齋主去參加了一個新書發表會,這個新書是一個罹患憂鬱症的女孩寫的心路歷程,當然他不斷地說明自己憂鬱症的過程,同時說明希望群眾不要給憂鬱症貼標籤,不要認為憂鬱症患者都是活在陰暗的角落裏面,這位女孩本人非常漂亮,穿得也非常的亮麗,可能平時也會去買些漂亮的衣服和打扮等等,說起來好像跟一般人沒有甚麼兩樣,唯一的不同是他是個憂鬱症患者。由於他有憂鬱症,在心理狀態上跟別人的條件不一樣,對他來說就像有許多身體障礙者一樣,為了讓視障者獲得公平的考試機會所以會提供不同的試卷,他認為精神疾病理應要有一定的特殊待遇,但是在許多平常的時候又希望大眾不要用有色眼光看待他們,希望自己能夠被社會所接納並包容,但真正讓自己脫離於社會之外的卻是自己的心態,每當想要提起這類的論述的時候,卻覺得自己在那個場合沒有辦法說出這種政治不正確的話,尤其是面對這種近乎於無敵且不可證偽的精神疾病的時候,台下又坐著各式各樣的精神疾病患者,那令人討厭的「同理心」再次發作了,讓人只好作罷。


同理心這一名詞就是政治正確保護傘的運作機制,也是最惡質的一個名詞,現代社會的建立並不是用甚麼同理心來運作的,反而建立的方式是最無情的制度和法律,沒有甚麼原因只是為了讓平等這一辭彙更接近於字面上的意義,如果每個人都要用同理心來思考,那我建議我們乾脆廢除所有制度或是民主吧,文明也不再能運作,同理心不是不能有,而是應該擁有多少的問題,別讓政治正確主導了太多我們的理性就好。
同理心所結構的政治正確保護傘 同理心所結構的政治正確保護傘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11:15 Rating: 5

1 則留言:

  1. 感同身受,謝謝你如此有條理地整理出來,我也跟著整理了自己一次,謝謝。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